夜间
笔趣阁 > 魏央 > 第五十一章 破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往往在午后天气最为炎热的时候,吴江南是不会跟着徐长亭来酒坊这边的,主要的原因还是身为一个女孩子不太方便。


酒坊里基本上都是汗流浃背、光着膀子的男子,而旁边的小溪在午后则是半龙村孩童的戏水时间,一个个光着腚的玩水,显然更不适合吴江南来这里。


如此一来,徐长亭在少了他大姐跟二姐的监督之外,便就有了机会跳进溪水中凉快一番。


中年男子好像并不失望徐长亭还没有酿出酒来,只是笑着对徐长亭问道:既然还没办法喝上你酿的烈酒,那么上贵府讨碗水喝总可以吧?


徐长亭当下也痛快的答应了下来,虽然没有人监督他,但他也因为身体的缘故,不宜在水里待的太久,而且这身上的衣衫已经完全湿透,不管怎么着,先回家都是最好的办法。


随便从水里抓了一个扎进水里刚冒出水面的孩童,指了指不远处的酒坊道:“告诉何先生,就说我先回去了,让他们忙的差不多了再来叫我。”


光着腚的孩童对于徐长亭也不陌生,毕竟这几日天天来溪边,早就跟徐长亭混熟了。


于是随着徐长亭说完后,便光着腚往酒坊那边跑去。


中年男子微笑看着上岸后的徐长亭拧着衣襟,一边示意他们两人跟着往村子里走去。


中年男子好像对他的仕途很在乎,在跟着徐长亭往村里走的路上,总是会问一些关于新耕犁以及新纺车的事情,偶尔也会不经意间的怀疑一小下,这两样东西,是真的从半龙村率先传出去的吗?


徐长亭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前两日老爹徐仲礼已经派梁伯跟他知会了一声,虽然如今陆睿那边还没有什么诚意跟动静,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情……若是半龙村的酒坊跟未来的书院没有什么人在背后鼓捣风浪的话,那么也就这么含糊着过去了,不会再有人追究提及了。


至于到底是不是陆睿主动推行的,这件事情也没有人再提及了,来来往往半龙村的那些达官贵人,主要还是想沾光而已,对于谁是主要推行人以及事情的真伪,反倒是放在了其次。


徐长亭领着中年男子刚一进院,就听见吴江南惊呼一声:“你又下水了是不是?你是不是忘了小姐交代的了?你身体本就……。”


“我就沾了点水而后就上来了,作坊里太热了,要不然我会被热的中暑的。”徐长亭拍了拍身上湿漉漉的衣裳,表情很无辜的道。


“哼,鬼才会信你说的话。以后你若是再敢下水,我就真的告诉小姐。”吴江南生气的跺脚威胁道。


中年男子与自己的随从,一时之间竟被两人晾在了一边。


不过中年男子还是很有涵养,在徐长亭跟吴江南主仆二人吵架时,要么是双手背后打量着不大的院子,要么就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吵架的主仆两人互相威胁彼此,而后在达成了他们彼此之间的平衡跟彼此都满意的承诺后,这轮的吵架才算是完美结束。


被吴江南生着闷气哼哼的拽向房间里换衣服时,徐长亭终于是想起了带来的两位客人。


随着吴江南端着盛满清水的铜盆走进徐长亭的房间,而后又从她的房间拿了一身青色衣衫扔进徐长亭的房间后,吴江南原本气鼓鼓的脸蛋儿,在转过头面对那中年男子时,已经是笑颜如画的乖巧模样。


饶是中年男子见多识广,也被吴江南的这幅变脸给吓了一跳。


毕竟,刚刚主仆二人吵架时,气氛可谓是极具紧张跟窒息,要不是中年男子见多识广、身经百战,恐怕都要在主仆二人忘我吵架时,默不作声的灰溜溜离开了。


“两位贵人稍等啊,我这就给你们倒水去。”吴江南甜甜的笑着道,而后扭头就冲着徐长亭的房间,声音严厉的提醒道:“你最好擦拭下身子再换衣衫,溪水再干净也是很脏的。”


“别那么多废话,赶紧给人家倒水去。”房间里传来徐长亭不耐烦的声音。


“哼。”吴江南冲着房间再次哼了一声,这才去给那中年男子跟随从倒水去。


透过窗户的缝隙,可以看到中年男子跟那随从对视一眼后,摇头苦笑的样子,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被她刚刚跟徐长亭的吵架阵势给吓到了。


不过吴江南并不在乎这些,毕竟,小姐的交代要比什么都重要,何况……徐长亭是真的不可以沾冷水的。


吴江南记得,当初在西宁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徐长亭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而后整个人就开始变的一阵冷一阵热,就像是感染了风寒一样。


但相比起那平常的风寒来,他这个风寒根本就没办法用药治好。


虽然她很不愿意回忆那天在小姐闺房发生的事情,但其实吴江南很清楚,那天徐长亭在浑身上下寒热交替的痛苦中,其实是小姐抱着他才渐渐好转的,至于被窝里面是什么样子,有没有穿衣服等等,即便是到如今,吴江南也不愿意去想,更不想去猜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吴江南能够确定的是,小姐依旧还是那个完美的小姐,并没有少了些什么少女的特质。


所以对于那件有关她们小姐清誉的事情,吴江南从未提及过,甚至都不愿意去回想。


两杯像是果浆一般的饮品,被吴江南用一对从南唐带过来的杯子端到了中年男子身边。


谢过吴江南后,中年男子接过杯子,神情之间显得有些惊诧:“为何还有些冰凉?”


“大热天的,若是只喝水的话岂不是更热,这是那徐公子做的桃汁,不过就是刚刚加了一些冰块儿。”吴江南平静的说道,脸上丝毫没有什么得意之情。


自来到院子里后,中年男子就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而跟随他而来的男子,则是一直都站在中年男子的身后,可真是尽职尽责的很。


此时与中年男子听到吴江南如此说,两人脸上都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惊讶之情。


这个时节冰并不常见,但也不能说就完全没有,但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冰块在这个时候很难保存下来,而且也没有普通百姓会费时费力,主要是费钱的保存这些其实没有多大用处的冰块儿。


但如今,他们竟然在天气炎热的季节,在普普通通的半龙村农户家里见到了冰。


“贵府还会保存冰块?”中年男子惊异的问道。


毕竟刚刚打量了下这个家,怎么看也不像是腰缠万贯的商贾之家啊,他们哪里会有闲情逸致保存冰块呢。


“不用刻意保存,想什么时候要,什么时候就可以做出来的。”吴江南在另外一个凳子上坐下来,在这个话题上明显是显得兴趣不高。


中年男子愣了愣,一时不理解眼前这个连主家都敢训斥的小丫头,怎么会这般说话?


而且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用刻意保存,想要就能有,难不成会……变戏法?


看着中年男子那好奇的神情,吴江南却是没有什么解释的心情,随手指了指旁边徐长亭的房间,道:“一会儿等他出来你问他吧。”


“敢问小姐……。”而就在这个时候,中年男子突然对吴江南问道。


“嗯?什么事情?”吴江南迷惑的抬头,看着一直站在中年男子身后的男子道。


“既然你说这是你家公子做出来的桃汁,那么……为何小姐却是给你家公子一杯清水,给我们的却是……。”男子的声音很温和,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声线好像偏细一些,所以压着嗓子说话时,乍一听好像是很温和一般。


吴江南皱了皱好看白皙的眉头,道:“他喝不了凉的,要不然又会感染风寒的,只能喝些热水。”


那问话的男子还是一脸的凝重跟严肃,仿佛是在辨别吴江南话语的真假,而中年男子已经是一副恍然的神情,如此一来,也就难怪刚刚主仆二人吵的是不可开交了。


“既然喝不了凉的,那为何还要存冰呢?”中年男子显然对冰很感兴趣。


吴江南不耐烦的翻了翻白眼,微微叹口气耐着性子道:“我们真没有存冰,不过就是某人心血来潮……然后就做出冰来了。”


看着吴江南懒得解释的神情,中年男子诧异的看了看旁边徐长亭的房间,脑海里一时之间猜不透这两个小家伙到底是一对怎样的欢喜冤家。


而吴江南之所以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只是很单纯的因为原本在夏季很珍贵的冰,被徐长亭的心血来潮给弄的快要泛滥了。


当然,更为主要的原因是,她到现在也没有明白,徐长亭这个家伙是怎么变出冰来的。


不过吴江南也不傻,她知道肯定跟农户柳树根,还有那个身为陆睿庄户的董疙瘩有关。


因为她依稀记得,自从来到半龙村不久后,在徐长亭对于如何酿酒有了进一步的掌握后,一次黄昏时分的聊天,让徐长亭从柳树皮的嘴里得知,他大哥柳树根以及那董疙瘩,对于草药是颇有研究,尤其是后山密林里,总是能够找到一些名贵的药材,而这些也是麦收之后,大部分半龙村农户赚取额外收入的来源。


因而从第二天起,徐长亭就让柳树根跟董疙瘩把家里剩的草药,还有一些他只知道名字,根本不知道长啥样的草药告诉两人后,徐长亭一夜之间就成了一个草药贩子。


而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突然有一天徐长亭就神神秘秘的跟喊着热死了的吴江南说,给我一两银子,我就给你一块儿冰,保证不食言不骗人。


“骗人是小狗。”吴江南一脸警惕,显然从前已经被骗怕了。


于是跟徐长亭拉钩之后,徐长亭就回到了他的房间神神秘秘的鼓捣了起来,而后没多久就施施然走了出来。


吴江南还眼巴巴的问道:“冰呢?”


“自己去房间里取。”徐长亭淡淡的说道。


随后吴江南就一头扎进了徐长亭的房间,随后霍奴儿、泼李三、何承天都听到了吴江南刺破夜空的尖叫声:“这怎么可能!你房间里怎么会有冰!我天天出来进去的怎么就没有发现!”


于是从那一日起,吴江南就因为一块冰被徐长亭给整自闭了。


因为大大小小算下来,她好像已经被徐长亭坑了近百两的银子,就只是因为这个破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