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魏央 > 第六十一章 试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长乐公主元音偷偷跑出宫,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回到自己宫殿的高照容甚至都不用去问询宫女,就知道元音肯定又是去了兄长乐陵侯高琨的府邸。


想到这些的高照容,不自觉的微微叹口气,微蹙眉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她虽然不反对元音经常往乐陵侯府里跑,但她又对兄长乐陵侯区别对待元恪跟元音的做法有些不满。


身为魏国最小的公主,元音不单是深受皇上元宏的宠爱,就是连皇太后都对元音疼爱有加,若不然的话,白纯也就不会在元音三岁时,就从隆福宫来到了元音身边侍奉着。


毕竟,白纯身为隆福宫的人,旁人是休想从那里带走任何一个人的,即便是皇上都很难做到,但元音却是轻易的做到了,而且还是皇太后极为喜欢的白纯。


所以这就足以证明,元音在皇宫里的地位,甚至比她这个贵妃生母还要尊贵一些。


人家都是母凭子贵,而高照容却是恰恰相反,是凭借着元音从而稳固了自己在宫里贵妃的地位,甚至是在某些时候都可以跟皇后冯清一较短长。


但正是因为元音深得皇上、皇太后的宠爱,使得高照容的兄长乐陵侯,对于长乐公主也是爱屋及乌的百般疼爱,其对元音的宠溺跟喜欢,远远超过了对宣王元恪的认同跟喜欢。


高照容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兄长宠溺、喜欢元音,并非完全因为元音是他外甥女的关系。


想到此处的高照容,又是微微叹口气,心道:若恪儿是太子的话,恐怕兄长对恪儿的态度会要比元音更好吧?


心头那股无法释放的无奈,让高照容不自觉的把目光放向了手边的两个小瓷瓶。


今日也只有这两个小瓷瓶,能够给她心头的沉重带来一丝小小的慰藉,能让她在想起这些烦心事情时,心头稍微轻松一些。


不自觉的伸手拿起一瓶拔开木塞,放在鼻尖轻嗅,而后又小心谨慎的盖上,打开另外一瓶轻嗅几次,再轻轻盖上。


望着眼前的两个小葫芦样式的小瓷瓶,高照容的心里不由一阵纠结:到底哪一个送给皇后好一些呢?自己又舍得哪一个香味儿呢?


两瓶都留着不送?高照容微微摇了摇头,今日皇上已经见到了这两瓶香水,若是不与皇后分享的话,怕是在皇上那边……也会破坏了她跟皇后表面上的和睦相处吧?


一阵无奈再次袭上心头,深吸一口气后,高照容最终还是决定,自己留下那瓶兰花香味儿的香水,把另外一瓶便送给皇后吧。


“把这个给皇后送过去,就说是本宫今日从……就说是皇上让本宫给皇后送过来的。”高照容在心里斟酌了下,对眼前的宫女淡淡说道。


随着宫女捧着那小瓷瓶离开,高照容又是一阵不舍的摇了摇头,而后不由得想起了徐长虹、徐长亭姐弟二人。


不管是温婉端庄、知书达理的徐长虹,还是那个古灵精怪,有着奸商一切本质的徐长亭,其实今日给高照容的印象都很不错。


尤其是徐长亭,对她一口一个元音叫着,以及在自己面前百般殷勤的谄媚样子,让高照容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会心的笑容。


“好精明的小子!不过两瓶香水就想收买我认下你这个外甥,怕是想的太简单了吧。”高照容嘴角微微上翘,倒是有些期待,一旦那小奸商知晓自己跟皇上的真实身份后,又会是怎样的一幅表情呢?


而此时乐陵侯府门前,那驾来自皇宫的豪奢马车,也已经行驶在了回皇宫的路上。


长乐公主元音小脸显得很严肃,旁边的白纯依旧是一幅神情冷漠的样子,仿佛什么事情都不会让她有任何表情的变化。


“纯姐……。”元音撅着嘴喊道。


“叫白纯。”白纯淡淡说道。


“这里又没有别人,不怕的。”元音人小鬼大的说道。


白纯便也不再纠正,只是把目光投向了元音。


元音则是小大人的叹口气,道:“你说那个叫徐长亭的,为什么要骂我呢?我跟他又不认识,他姐姐没办法嫁给皇兄,跟我有什么关系?只能说明他们家没福气对吧?”


白纯看着元音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依旧是神情冷漠的样子,最后只是不说话的摇了摇头。


“那到时候你一定要好好帮我教训教训那个徐长亭,行吗?纯姐。”元音渴望的看着白纯,神情之间甚至是带着一丝央求的味道。


白纯淡淡的点了点头,道:“好,要是碰到了,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就知道纯姐最好了,到时候一定要让那个徐长亭当着我的面给我下跪认错!对,还要对高亮下跪认错。那你说……高亮邀请他,他会来吗?我觉得这个家伙肯定不会来,因为他肯定害怕见我……。”元音自顾自的说道。


从乐陵侯府到皇宫,一路上都是元音在自说自话,而白纯一直则是坐在旁边静静听着。


元音一会儿担心徐长亭不敢来,一会儿又怕徐长亭见了她还骂她,那么到底要不要狠狠的教训他呢?


白纯功夫那么厉害,万一把徐长亭打死了,母妃跟父皇会不会责备自己呢?官府会不会抓自己啊?


“纯姐,你说要是你万一打死了那徐长亭,官府会不会抓我啊?”元音在马车进宫时,仰头问道。


“不会的,我会手下留情的,让他以后不敢再骂公主。”白纯摇头说道。


“哦,那就好,一定要好好教训他才成。”元音认同的点着头。


月明星稀、丹凤城外城已经是灯火稀疏,而内城尤其是南北两市这样繁华的地方,尤其是教坊司、青云楼、立雪亭等烟花之地,酒楼、赌场,如今还依旧是一派热闹的景象。


而深夜,也只是恰好给这些地方增添了几分纸醉金迷、酒池肉林般的意境,也更像是丹凤城那强有力的心脏在不断跳动着,证明着它正处于青壮时代。


如水般的月光与浅淡的夜色,静悄悄的流淌于城外的半龙村,熟睡中的徐长亭不自觉的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甚至是到了清晨被吴江南叫醒时,还在丹凤城皇宫内元音那: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骂我的呓语声中,又是接连不断的打了好几个喷嚏。


两瓶刚到手不久的香水被人拿走,吴江南自然是很不高兴,从徐长亭起来之后,便一直把嘴撅的高高的,无声的向徐长亭抗议与表达着不满。


又打了一个喷嚏的徐长亭,洗完脸后,看着不满的吴江南,道:“别着急,过些时日还会有更好的,这些不过是过度的,前几天你没看见其他的根本都没办法用吗?”


“但是那两瓶可以啊,很喜欢的啊。”吴江南一副生无可恋,昨天晚上因为心疼那两瓶香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今日一早起来都有黑眼圈了。


“出息。”徐长亭淡淡的给了吴江南两个字,随即在吴江南不服气的哼声中,跟何承天走出了家门。


柳大安早已经在门前等候,而一些工匠也早早就到了酒坊门前,等待着新的一天开始继续他们的酿酒大业。


泼李三一大清早就去了后山,据说后山有一个很大的山洞,但因为路不好走,半龙村的庄户也就很少去那边。


不过徐长亭对此倒是极为感兴趣,在他看来,若是那山洞理想的话,或许可以作为往后酒坊的一个天然酒窖。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徐长亭除了也要亲自去看看那后山的山洞,是否可以作为一个天然的酒窖外,便是继续他的化工大业。


香水等等暂时也需要搁置下来,因为从柳树根、董疙瘩那里收来的草药,如今也可以试着进行了,毕竟,对于六味地黄丸,他还是给予了厚望。


而且六味地黄丸若是真的能做成的话,那么可就是一个专门针对刑部员外郎冯家庐的敲门砖了。


并非是出自冯子都之口,毕竟,子不言父之过,但谢敬尧跟王彦章,还是在丹凤城得到了一些传言,那就是刑部员外郎,别看在外面是威风八面,但回到家后就立刻蔫了。


而徐长亭也曾经在冯子都面前旁敲侧击过,关于其父冯家庐的身体状况,最后虽然得到了冯家庐时常腰膝酸软的内幕消息,但也惹得冯子都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甚至是到了最后,还扬言要跟徐长亭绝交。


但不管如何,在徐长亭看来,眼下只要能把六味地黄丸做出来,那么对于冯子都的父亲而言,要比新耕犁那种小恩小惠更实际一些。


酒坊一直没有停止继续建盖,虽然就连柳大安、泼李三以及何承天,都还不知道徐长亭建盖这么多屋舍做什么。


不过随着徐长亭有意识的划分,接下来的几日时间里,何承天也渐渐看出了门道,原本看似杂乱无章的房屋建盖,如今依稀是被徐长亭分成了几片区域。


专门酿酒的一片区域,以及让吴江南最为感兴趣,像是做脂粉的一片区域,而今又有了跟柳树根、董疙瘩嘀嘀咕咕、神神秘秘忙碌好些时日的另外一片区域。


随着徐长亭跟着泼李三、带着柳大安以及何承天,去后山看了看那极具规模的山洞,只要稍微把脚下不平的地势修整一番,便是一个天然的最佳酒窖时,董疙瘩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一脸焦急的喊着:出事儿、出大事儿了……。


董疙瘩的惊慌失措跟结结巴巴,让徐长亭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的阴晴不定,急忙问道:“怎么了?”


“药,药出事儿了。”董疙瘩一脸慌乱道。


“药怎么了?说清楚一些!”徐长亭抓住董疙瘩手臂的手,不由的用上了几分力道。


“老柳自己非要试药,我拦都拦不住,这不,吃下去不到两个时辰,好像是中毒开始流鼻血了……。”董疙瘩急忙说道。


徐长亭连忙松开董疙瘩的手臂,留下一句让几人听不太懂的:“卧槽!这么猛吗?”


立刻就不由分说的率先往半龙村的方向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