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魏央 > 第六十三章 唠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魏央第六十三章唠叨一大清早,徐长亭终于是感受到了回家的温暖,二姐徐温柔,不出意外的在徐长亭睡的正香时,便出现在了徐长亭的房间。


房间内的各种陈设丝毫没有变化,依旧是各种艳丽颜色的被褥、偏女性化的风格,由此可见,有两个姐姐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随着徐温柔熟悉的隔着被子趴在徐长亭身上,一只手扒拉着徐长亭那让女人都嫉妒的长长睫毛时,徐长亭闭着眼睛嘟囔道:“二姐,你好像胖了……哎哟……。”


“小白眼狼真不会说话!亏的二姐这么早就来看你。”徐温柔反手揪住徐长亭的耳朵不满道。


吴江南已然成了徐长亭的丫鬟,昨日一番收拾之后,徐长亭房间里的书房自然而然的就被临时改造成了吴江南的房间。


在徐温柔的毒手加折磨下懒散起床,而后是吴江南伺候着洗漱。


而大姐徐长虹也早就在厨房忙活着,姐妹二人是无缝衔接,这边叫起床洗漱,那边就开始准备饭食。


徐公子这些年在徐长虹跟徐温柔的照料下,过的正是千万人求之不得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美好生活。


再一次用徐长虹递过来的锦帕擦了擦嘴,其父徐仲礼已经去了礼部衙署,自然不需要徐长亭去打招呼。


一上午的时间,要么是跟徐温柔打打闹闹,要么是徐长虹从中拉架,要么就是在大姐、二姐都忙着的时候,躺尸一般窝在楚盈旁边的椅子上。


大部分时间是楚盈在唠叨,一会儿想起来这个说说,一会儿想起来那个说说,絮絮叨叨之余,话题也会自然而然的转移到徐长虹的婚事上。


什么现在好像宫里的高贵妃已经过问了,前两日你父亲回家的途中,刚从礼部衙署出来,还碰巧见到了宣王元恪。


什么回来听你父亲说,宣王长得是一表人材、风流倜傥,而且一看就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徐长亭就窝在椅子里,闭着眼睛听母亲在耳边唠叨,时不时的嗯一声、哦一声回应着,免得一会儿母亲气急拿手里的绣花针吓唬他。


“对了,你跟你大姐、二姐不是见过那宣王吗?就前些日子在天王湖。”楚盈略带皱纹的眼角,依旧是充满了对徐长亭掩饰不住的慈爱。


“见过啊,也就那样,哪有爹说的那样一表人材、风流倜傥的,不过整个人还算是比较俊朗吧,但跟您儿子比起来就差点儿了。其实我也觉得挺好的,但就是不知道大姐愿意不。”徐长亭说道。


“你大姐愿不愿意,娘跟你爹……到头来还不是要看你这个小东西的态度?”楚盈溺爱的白了一眼儿子,便继续唠叨道:“你大姐也不小了,都双十了,若是过了今年,二十有一了,你也长点儿心吧。难道你就不希望你大姐跟二姐,将来都能够嫁个好人家啊。”


“当然希望,那天大姐去半龙村我都跟大姐说了,我还答应大姐了,到时候要给她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绝不能让皇室小瞧了大姐,更不能嫁过去后给大姐受气。”徐长亭睁开眼,坐直了身子说道。


楚盈低头忙着手里的针线活,听到徐长亭如此说,心里头瞬间掠过一丝欣慰与一股暖流。


“你大姐的嫁妆,你爹跟娘早就给她攒着了,还有你二姐的,这些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啊,还是哪天让那青衣姑娘来一趟丹凤城,让娘看看儿媳妇才是最紧要的。”楚盈嘴角含着笑说道。


本来以为两个女儿都这般年岁了,就算是能许配个人家,怕是门第等等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但如今徐长虹竟然被宣王喜欢上了,那么于她而言,算是终于去了一块儿沉甸甸的心病。


“娘跟爹的嫁妆是娘跟爹的嫁妆,我也要给大姐还有二姐都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反正就是不能亏了大姐跟二姐。”徐长亭固执的说道。


“你有那份心就够了,你大姐跟你二姐,还能真要你给她们准备的嫁妆不成?再说了,这是娘跟你爹要操心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楚盈一边忙活着手里的活计一边说道。


楚盈对于徐长亭去半龙村的事情几乎不过问,并不是因为她十分放心自己的儿子,而是她很相信自己的夫君教子有方。


何况这些年来,随着徐长亭的神智跟身体渐渐如同常人后,也没听说过他做过什么仗势欺人的事情。


而且徐长虹的丫鬟何叶儿,包括管家梁伯的女儿梁彩儿,甚至是现在他跟前那丫鬟吴江南,看起来都对自己儿子的印象很好。


所以这也就让楚盈很是放心自己的儿子,不管是在外面做什么,她都相信徐长亭绝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的。


不知何时,霍奴儿来到了门口,而此时的徐长亭则是又恢复了刚刚躺尸一般的姿势。


还是楚盈不经意的抬头时,才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霍奴儿。


“恶来,有事儿吗?”楚盈笑着问道,虽然在自己家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楚盈也还是真心实意的拿恶来当成自家晚辈看待。


尤其是听说了那天他们游天王湖时,恶来竟然破天荒的对着自己的两个女儿,顺其自然的含着大姐、二姐时,楚盈的心里便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满意与轻松。


窝在椅子上的徐长亭睁开眼睛,霍奴儿在喊了一声楚姨后,便对着徐长亭说道:“有人找你。”


“哦。”徐长亭起身,随即跟楚盈打了声招呼,便往前院走去。


楚盈手里的绣花针一边在乌黑的发间划了几下,一边思索着:奇怪啊,未央的反应……听到有人找,不应该都是先问是谁吗?


随即又摇了摇头,反正她也是十分放心自己这个儿子,也就不再去深思这个是否违背常理的疑点。


徐长亭跟霍奴儿来到前院,这才开口问道:“是谁啊?还是有什么紧要事儿吗?”


“确实有人找你,而且也确实有紧要事儿。”霍奴儿面无表情的说道。


早就已经习惯了霍奴儿这幅模样的徐长亭,微皱了下眉头:“什么紧要事儿?”


“今日一早开始,家里四周就开始有些鬼鬼祟祟的人出现,像是在监视咱们家。”霍奴儿面无表情的说道。


霍奴儿刀削斧刻、棱角分明的脸庞,永远给人一种野性,加上那一头粗硬的长发,也只是绑在脑后,就使得他身上那股像是未完全进化的味道更加浓烈。


若是陌生人碰见,总是会第一时间把霍奴儿当野人看待,而且就算是熟了,也会因为霍奴儿的外形,产生一种莫名的压力感。


“那是谁找我?”徐长亭继续问道。


“他好像是个太监。”霍奴儿突然站定脚步,看着也停下来的徐长亭说道。


“太监?你皇宫里还有熟人?”徐长亭反问道。


霍奴儿不觉得这是个笑话,酷酷道:“去过半龙村的,就是那个叫王相和的人,他好像是个太监。”


“真的假的?”徐长亭被吓了一跳。


“不知道真的假的,但我感觉像,虽然我也没有见过太监长啥样,但……面对他时总是感觉怪怪的。”霍奴儿面无表情的脸庞此刻终于是微微有了些表情,道:“感觉他身上的气味怪怪的,不像是正常人,那不就是太监?”


徐长亭很清楚,霍奴儿不光视线异于常人、看的远看的真切,嗅觉也是同样的异于常人。


在草原上时,通过嗅动物粪便或者是其他,霍奴儿就能找到一些野马群,或者是找到狼窝等。


所以他若是说那王相和身上的气味不同于常人的话,徐长亭是相信的。


“难不成真是太监?可他若是太监,那中年大叔会是谁?皇上?不可能,皇上会没事儿三天两头往城外跑?但也不一定。可……这怎么可能,完全不可能的。王爷、郡王身边会不会有太监呢?”徐长亭微微摇着头思索道。


霍奴儿在旁,极不负责任的道:“不知道。”


“没问你。”徐长亭没好气的说道,随即想了下道:“那你先查查看,那些监视我们的是什么人,还有,让伙夫跟车夫回来吧,看看是不是他们最近在丹凤城的仇家找上门来了。”


“嗯,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去,还是……等你这边……。”霍奴儿指了指不远处的府邸大门说道。


徐长亭深吸一口气,摇着头:“现在去吧,这王相和是那中年大叔跟前的人,若是有恶意,也不至于等到现在。虽然咱们不明白昨天刚回来,他们怎么就第一时间知道咱们回来了,而且还能准确的找到咱们家。但想来总归不会有恶意的,你现在就去吧。”


霍奴儿与徐长亭一同走到大门口,霍奴儿直接上了街往坊外走去,而徐长亭则是站在高高的台阶上,望着对面一脸笑容的王相和。


而就在徐长亭看见王相和的同一时间里,礼部尚书陆睿的府邸门前,同样刚刚走出大门的陆希道,远远看见门口的对面站着两个年纪相仿的年轻男子,此刻正微笑的望着他。


“敢问可是陆希道陆兄?在下高亮,这位兄台是卢丰源。”高亮自认为洒脱的微笑着介绍道。


“原来是高兄、卢兄,久仰久仰。”陆希道愣了下,随即便满面笑容的走近客套道。


不论是卢丰源还是高亮,这两个人的名字他都听说过,只是从来没有过什么交集。


“陆兄这是打算出门?”高亮看着一驾马车缓缓驶过来,微笑着问道。


陆希道扭头看了一眼自家府里的马车,点点头道:“应酬几个朋友,敢问高兄可是有什么事情找在下吗?”


“冒昧前来找陆兄,确实有事儿相商……。”高亮看着陆希道直接进入正题道:“这件事情对于陆兄而言,怕并不是一件小事情,弄不好的话,可能还会危及到令尊的仕途之路。”


“高……兄此话何意?”陆希道微皱眉头,稍显不悦道。


“陆兄可认识徐长亭?”卢丰源开口问道。


陆希道看了一眼第一次说话的卢丰源,而后默默的点了点头,脑海里同时响起他爹叮嘱他的话,最近这段时间莫要跟徐长亭为难,若是能够为善最好。


但即便是这样,陆希道也没有打算放低姿态去找徐长亭,所以也就一直没有去半龙村,更没有兴趣去了解下,徐长亭到底在半龙村鼓捣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