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魏央 > 第七十三章 让子弹飞一会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府的清晨,自徐长亭从半龙村回来后,又再次恢复了往昔鸡飞狗跳的温馨热闹。


楚盈、徐长虹虽然会时常制止、呵斥徐温柔对徐长亭的欺负,但对于这种消失了近两月的姐弟打闹情形,却是喜欢跟踏实的很。


所以往往即便是呵斥徐温柔、安抚跟小媳妇似的受了委屈的徐长亭时,楚盈跟徐长虹都是脸上带着许久未见的欣慰笑意。


当然,时不时的楚盈也会说几句徐长亭,都这么大人了,长得比你二姐都高了,怎么就不知道还手呢。


徐长虹这个时候就会在旁边解释,那是未央懂事儿,不像有些人就会仗着姐姐的身份胡作非为。


徐温柔往往这个时候会得意加骄傲的挑衅徐长虹,我乐意我乐意,我自己的弟弟我不欺负谁欺负?难道让外人来欺负?


每每这个时候,徐长虹都会不再搭理徐温柔,要么是安慰徐长亭,要么是忙碌着手里的活计。


梁彩儿跟何叶儿在徐府其实并没有多少事情需要她们做,做为徐家两个女儿的丫鬟,其实除了受徐长虹跟徐温柔两姐妹的吩咐外,其余时间还是可以在府里命令其他下人跟丫鬟的,甚至是还能够跟管家梁伯平起平坐,商议着一些关于大小姐、二小姐的事情。


在母亲楚盈身边窝了一上午后的徐长亭,终于因为母亲支开徐温柔后,暂时获得了真正的清净,随着楚盈问了一句,今日不去外面转转了吗?


徐长亭哦了一声,而后起向着父亲徐仲礼的书房走去。


路上碰见梁彩儿,打了个招呼后,便让长得俏丽的梁彩儿去把霍奴儿等人叫到父亲的书房。


徐仲礼的书房对于徐长虹、徐温柔甚至他们的母亲楚盈或许是禁地,但对于徐长亭而言,那就只是一个可以任由他随意出入的地方而已。


霍奴儿、谢敬尧以及王彦章三人,路过中院前往书房时,厢房里的楚盈不经意的抬头看了看三人,而后扭头望了一眼旁边收拾针线的徐长虹:“未央还去半龙村吗?”


“去吧。”徐长虹也回头看了一眼窗外,只见到霍奴儿三人的背影正好消失在前往书房的拐角处。


“那他这次回来……就是看看我们?”楚盈好奇的问道。


徐长虹默默的点了点头,母女三人中,只有她这个大姐去过一次半龙村,也知晓了徐长亭在半龙村想要做的事情,但到现在也还没有完全形成一定的规模。


所以徐长虹便还没有跟母亲以及徐温柔说起,她觉得若是家人都知道的话,可能对未央而言,或许会是一种压力吧。


“对啊,上次我去的时候让她闲了回来看看爹更您。”徐长虹说道。


楚盈却是摇了摇头,微微叹口气,道:“你这当大姐的也真是心大,未央要是没事儿是不会回来的。当年在永宁寺时,何时无事儿回来过?”


“那不一样好不好?”徐长虹显得有些无奈:“那时候又没有痊愈,况且是跟永宁寺里说好了,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一趟。现在去半龙村,也差不多了。您就别多想了。”


“不是我多想,是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你跟温柔没事儿多留意着点儿,我生的儿子,我岂能不知道他有事儿没事儿?”楚盈反问道。


“知道了。一会儿我就跟徐温柔把你儿子绑起来严刑拷打,您这当娘的到时候别心疼,别偏心就行。”徐长虹也只有在她娘面前,或许才会偶尔露出这种人女的任性来。


而平日里,不论是在徐温柔还是徐长亭跟前,总是一副稳重温婉、事事操心的样子来。


楚盈没理会长女对她偏爱小女儿跟儿子的不满,摇摇头道:“娘是觉得……未央这次回来吧,可能跟你去半龙村找他的事情有关。”


徐长虹蹙眉,白皙好看的眉头即便是皱了起来,也丝毫不影响徐长虹那温婉端庄的气质:“那日跟他说了,八字还没一撇呢,我也不是非要嫁人,能不嫁人我还更愿意……。”


“你觉得未央只是单单舍不得你嫁人吗?”楚盈白了一眼徐长虹,而后笑着道:“昨日里未央还跟我说,要给你这个大姐,还有他那个二姐各自都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所以你觉得只是舍不得吗?”


徐长虹默然,带着红线的一根绣花针在她手里被摇晃着,耳边楚盈小心扎着手的提醒,也让徐长虹置若罔闻。


“娘,我还是不想嫁人……。”徐长虹突然说道。


“真要伺候未央一辈子,你同意,人家以后娶妻后……人家同意吗?”楚盈低着头,忙活着手里的女红说道。


“那我不管。”徐长虹倔强道。


“你是见过那宣王的,若是满意,嫁给人家有什么不好?难道嫁人了,就不能照顾未央了?”楚盈放下手里的活,一把抢过徐长虹在甩来甩去的针线:“姻缘红线、别被你这么甩没了。”


“我嫁人了,温柔怎么办?”徐长虹撅着嘴,少了红线与针的手还在空中摇晃着。


“你嫁人了,娘跟你爹也就少了一块儿心病。温柔也得给她嫁出去,到时候自然是要给她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这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楚盈说道。


徐长虹叹口气,而后道:“那我去了?”


楚盈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何叶儿此时正提着一个篮子从厢房的窗前经过,而后要与徐温柔以及梁彩儿前往天王湖的天王庙。


随着徐长虹与何叶儿消失在厢房,楚盈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看了一眼大女儿的背影,而后又是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不知为何,她总是觉得有些心慌,好像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了似的,但……又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可又觉得这个家好像哪里不对似的。


而此时的书房里,王彦章匆匆跟徐长亭说了几句话后,便率先走出了书房,今日是他要陪同徐长亭的大姐、二姐去天王庙烧香的。


随着王彦章离开,谢敬尧再次把书房的门关上,而后说道:“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我估计不会有假,刚刚老王不也说了吗,那种情况下,陆希道决计不敢撒谎的。”


徐长亭坐在徐仲礼平日里坐的地方,桌面上一些徐仲礼与他人往来的书信,以及一些文书等等,都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一角。


徐长亭手里拿着一支毛笔,下意识的在一张空白纸上胡乱画着,耳边依旧是谢敬尧的声音:“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把这件事情捅出去?”


终于停下了手里的胡写乱画,徐长亭撇了撇嘴,说道:“就算是要把这件事情捅出去,也不该由我们来捅,何况只凭陆希道一面之词,没办法让人信服,还需要有证据不是?”


“那就偷偷去一趟定州……。”谢敬尧直脑筋道。


徐长亭摇了摇头,而后道:“陆希道的母亲跟当今皇后那可是亲戚,而与他父亲合谋的都是皇室王爷,你觉得哪个我们惹得起?暗地里背着人偷偷打陆希道一闷棍,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若是要跟陆希道彻底翻脸,我们现在没有那个实力。再者说了,乐陵侯那边怎么办?”


“那总不能我们就只是打他们一顿出口气就完事儿了吧?这样岂不是治标不治本?”谢敬尧不同意道。


“听过一句话没?”徐长亭嘴角勾着笑问道。


“什么话?”谢敬尧问道。


“让子弹飞一会儿。”徐长亭说道。


谢敬尧跟霍奴儿面面相觑,不过对于从徐长亭嘴里听到难以理解的词汇,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没理会两人不解的神情,徐长亭便继续说道:“眼下最重要的便是,不能让高亮、陆希道还有那个卢丰源败坏我大姐的声誉。其他事情,更何况还是那么高层面的事情,可不是我们能解决的。当然,若是陆睿跟我父亲反目的话……。”


“你以为你父亲跟陆睿之间真的有私交不成?”谢敬尧不屑的问道。


“最起码没有明面上撕破脸不是?难道你以为他们如今就不会继续争斗下去了?所以这件事情并不着急,有时间的话可以找找证据,以防万一就行了。”徐长亭深谋远虑道。


这一次谢敬尧倒是认同的点了点头,随即书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而后管家梁伯走了进来。


“公子,门外有人找你。说是……公子的元姨。”梁管家对徐长亭说道。


徐长亭有些惊讶的看了看谢敬尧跟霍奴儿,不由想起了昨日也是找到自己的王相和,随即也就释然了。


既然王相和知道了自己的家在这里,那么元姨今日过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徐长亭心头还是有些好奇,这个非富即贵的元姨,为什么要亲自登门来找自己呢?


“好,我这就去前院。”徐长亭微微思索了下说道。


梁管家则是笑了笑,而后道:“公子那元姨已经在府里了,跟夫人正在厅堂说话呢。”


“什么?”徐长亭被吓了一跳,差点儿跳了起来,完全没想到元姨已经进入他们家了啊,而且还在跟自己的娘在说话?


于是当下也顾不上再去分析元姨找他的目的跟用意,便急忙往厅堂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