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医妃宠冠天下 > 946狠狠地拿捏住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被苏云七威胁一通后,老大和老二总算是听话的配合了。


他们也不想,可他们怕……


虽然,他们没怎么,跟苏云七打过交道,可他们又不傻。


用眼睛看,就能看出苏云七和九皇叔,是不一样的。


九皇叔跟他们是自己人,就算下手教训他们,也不会太狠。


反正,他们死不了。


只要死不了,他们就是一条好汉。


可是!


苏云七不一样呀!


苏云七一看,就是那种小事不计较,看着好说话,一旦发火,就绝不会轻易被哄好的。


换言之,苏云七是个好人,但狠起来,绝对比九皇叔要狠。


当然,这些都不重点,重点是……


九皇叔是个耙耳朵,他居然听……不是,是很听他夫人的话。


就,离谱!


好好一个威武雄壮的汉子,他居然惧内!


恶人谷这些人,在发现这个秘密后,一度怀疑自己眼瞎,看错了,但是……


事实胜于雄辩!


九皇叔是耙耳朵,他惧内,这就是事实。


在恶人谷,九皇叔无疑是那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他们恶人谷这些人,就没有一个不怕九皇叔的。


九皇叔一发火,他们全都怂。


不过,他们知道九皇叔拿他们当自己人,拿他们当兄弟。


所以……


他们也狠狠地拿捏了九皇叔。


九皇叔发火,他们立刻怂,立刻跪下认错,不给九皇叔动手的机会。


等到九皇叔火气消了,他们就……


嘿嘿,套那些读书人的话,他们这叫固态萌发,叫记吃不记打,叫顺竿子爬……


反正不是什么好词。


可不重要呀!


男子汉大丈夫,该跪就要跪。


跪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尤其是跪在九皇叔面前。


只要他们能拿捏住九皇叔,让九皇叔没理由揍他们就行了,别说认怂、下跪认错了,叫他们磕头,他们都没有二话。


可惜的是,他们暗戳戳的拿捏住九皇叔,却有一个人……


光明正大的,拿捏住了九皇叔!


最可怕的是,九皇叔他知道,他还甘之如饴,他还……纵着、宠着。


就好气。


明明是他们,先认识九皇叔的。


九皇叔要宠、要纵,也应该也宠他们,先纵他们吧。


恶人谷的老大与老二,在苏云七给他们检查时,还不忘一脸幽怨地看着九皇叔。


那眼神,仿佛九皇叔是什么负心汉,骗身、骗心后,把人给抛弃了。


王子戎自认,不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但这一刻,他还是忍不住,看看老大、老二,又看看九皇叔……


人嘛,底线就是这么一点点打破的。


在没忍住好奇心,观察了这三人一阵后,王子戎又没有忍住好奇心,小声地问九皇叔:“你们这是有什么,爱恨情仇?”


不怪他多想,实在是……


老大跟老二那个眼神哦,那幽怨的神情,让人无法不多想。


“眼睛要是不想要了,本王不介意,替你挖了。”九皇叔从来都不知道,王子戎是这么一个,没脑子的人。


听听,这像是人说出来的话吗?


王子戎条件反射性的,双手捂眼,指着幽怨的老大、老二:“不是我的错,你看他们……”


九皇叔都不看,就自带杀气地道:“他们的眼睛,也不想要了。”


“倒也不必如此。”王子戎觉得,他的眼睛更疼了,他不着痕迹地远离九皇叔:“真的,罪不至此。”至少他,罪不至此呀。


“呵。”九皇叔冷哼一声,毫不掩饰,周身的杀气。


别说王子戎了,就是在被苏云七检查的老大与老二,也吓得瑟缩了一下,连忙闭上眼,不敢再看。


他们认怂,还不行。


就在这时,苏云七检查完了。


她摘下手套,一脸凝重地对九皇叔说:“分开的话,他们活下来的概率,只有四成。”


其实,战地医疗包给出的成功概率是六成。


但考虑到手术环境,以及她没有医疗团队帮忙,全程只能靠自己,苏云七把成功率,下降了两成。


若是可以的话,她不介意手术。


老大与老二,共用的是脑部,身体虽有部分粘合在一起,但不涉及血管、神经,不会给二人带来生命危险。


但是……


“分开,分开,我们分开!”不等苏云七说,四成的概率有多低,也不等苏云七说出,她作为医者的建议,老大和老二,就像疯了一样乱晃乱撞:“现在就动手,我们分开,分开!”


“别说四成了,只要你敢动手,我们就让你动。”


“对对对对,成了算你的,死了算我的。”


“赶紧的,安排上。”


“就是,别娘们唧唧的,不是要给我们治嘛,我们给你治。”


“四成就四成,你动手。”


“快呀!”


老大和老二,又开始唱起双簧来,你一句我一句的,语速飞快不说,嗓门还大,就真的……


苏云七的脑壳都被吵疼了。


“闭嘴!”


“我们就是……”


“想让你,给我们看病。”


“就是,就是……”


“我们让你看,是信任你。”


“就是,就是……”


老大与老二,继续唱起双簧,但这一次不管是语速还是音量,都弱了下来,一副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凄惨样,再配上他们迥异外人的长相,就让人……气不起来。


这两人,纯纯就是戏精。


苏云七也算是明白,为什么九皇叔,拿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没脸没皮,舍得下身段,说跪就跪……换谁谁扛得住了。


苏云七自认不是个容易心软的,但看两人可怜兮兮样,也不免有些心软,跟着放缓了语气,认真对二人道:“你们先安静下来听我说……你们这情况,不是说治就能治的,我们需要提前,做很多的安排与准备。”


“你说,我们来准备。”


“就是,少婆婆妈妈,娘们唧唧。”


……


心软只有一秒,苏云七再次破功。


就真的……太会蹬鼻子上脸了。


王子戎坐在一旁,忍不住偷笑。


苏云七可算是明白,他昨天带这些人出门,有多么地糟心与痛苦了。


他们不坏,但真的是……


很麻烦!


他王子戎长这么大,就没有遇到了,比他们还要难搞的人!


你跟他们讲道理,他们跟你博同情。


你发火,他们立刻跪下认错。


就滑不溜秋,让人无从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