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退亲后,我携千亿物资穿古代荒年 > 第169章 大舅也为你取一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清见孤灯不太喜欢这名字的样子,不由失笑,又看向王升:“大舅,您就别逗他了,孤灯往后是要跟我一起做大商人的,这‘合’会不会小了点?您就给他取个富贵些的名,这样寓意才好嘛。”


孤灯闻言又希冀地看向王升。


王升笑了笑,说:“你还嫌‘合’小了?行,那取个富贵些的名。”


他沉吟了下,走到书案后,取来一张宣纸铺平在案上。


孤灯见王升要写字,忙上前帮忙研墨。


王升不急不缓写下二字,说:“要说富贵,莫过于帝王,帝王富有四海,海纳百川,不如你就叫沈百川吧。”


沈清看看王升,又看看他所写的‘百川’二字。


总觉得大舅这是在提醒她,商人再富,也不能富过帝王,之所以用‘百川’,估摸是希望日后她沈家富到一定程度时,能得到帝王的容忍吧。


孤灯则一喜。


‘沈百川’这名听起来还真有财大气粗的气势。


他喜欢。


于是笑着拱手作揖:“小的谢过舅老爷赐名。”


王升点点头,将纸递给孤灯,道:“你先去吧。”


孤灯接过,看看王升,又看看沈清,心知王升是有话要对沈清说,便行礼告退了。


待孤灯走后,王升又看向沈清:“前几日我给你二哥取了个字,为‘行简’,不如今儿大舅也为你取一个。”


沈清心中一个咯噔。


迟疑道:“大舅,我这么小,需要字吗?”


大舅不会给她也取个这么俗气的名字吧?


“你虽小,但大家世族的子女自小就需要交际,很早就有字了,你怎么能没有。”王升笑看着沈清,不顾沈清满脸抗拒,又取来一张纸,提笔蘸墨。


“知道当年我为何跟你母亲说,若是女孩用‘清’字吗?”王升声音沉缓问。


沈清不敢乱猜了,反问:“为何?”


王升低叹一声,说:“我是希望若是女孩,当活得清楚明白一些。”


可惜很多人活了一辈子也不能活明白。


他说着写下二字。


“穷幽极微,至纤无际。大舅望你能以微知著,往后凡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沈清探头看向书案上的纸。


只见上头写了‘明微’二字。


她又抬眸看向王升,眼神复杂。


王升的眼神也有些复杂。


半会,他问:“阿清,你如此拼命的赚钱,当真只是为了对付于家吗?”


沈清哂笑:“于家还不值得我如此劳心劳力,顺手为之罢了。”


“那你到底是为何?”王升问,顿了下,他又说:“别说你是为了太子,帝王富有四海,想要什么没有?”


沈清轻叹一声,声音低得如同呢喃:“是啊,你看看那皇宫,金砖琉璃瓦,穷奢极侈,什么叫富贵逼人,是那泼天的富贵才铸就了这般鼎盛的皇权。”


她声音虽极轻,但王升也听到了。


王升怔了下,旋即问:“阿清,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和陈阁老,支持徐阁老大兴土木建造新都,是桩坏事?”


“呵。”沈清失笑,说:“大舅,你知道吗,我论人论事,将他们分为两类。”


“?”王升挑眉。


“第一类人,我不听他们说什么,只看他们做什么。”


“那第二类呢?”


“第二类人,我不会听他们说什么,也不会看他们做什么,因为他们长算远略,目光从不局限在眼前,所以我只看他们的行径导致的结果是什么。”


沈清仰头直视着王升的眼睛:“大舅,徐阁老要讨好皇帝,想要将新宫建得比这应天皇宫还要好,上报的款项已经超出了您的预算,但您不仅支持他,还为了方便他运输海南及云南的珍贵木材,兴修水利,旁人或许会说您是阿谀逢迎,但我知道大舅只是为了办成自己想要办的事。人人都说大舅是为了私心,是为了揽权,才将徐阁老挤兑走,让他去督办迁都工程,可您就是故意这般作态,您就是要让徐阁老知道您在盯着他,想要伺机暗害他,他行事才会小心翼翼,否则这么大的工程,恐怕人人都想从中以权谋私。大舅虽不懂得生意经,但想来您也懂得货币只有流通才能产生价值,国库堆积了那么多银子,那可是贪官污吏从百姓身上搜刮去的,恐怕您已经看着不顺眼,巴不得将它们归还于民,普通人看到的是劳民伤财,可结果是那些银子又散还去了民间。”


王升震愕地看着沈清,指尖微颤。


旋即他闭起眼,遮挡住眸底想要涌出的水雾。


这条路他走得如此艰辛和孤独,他也为心中所图做好了准备担负千古骂名,从来不曾奢望过有人能懂他。


从来不曾……


半会,他才勉强平静下来,又睁眼看向沈清:“你将大舅看得如此清楚明白,那么你呢?你心中所图到底是什么?”


他今日才看明白,他被这小孩儿给骗了。


上次小孩儿说她是为了太子,此时再看,只怕她是话留了一半,故意误导了他。


沈清垂下眸,旋即背起小手在书房中来回踱步,半会,才顿下步子看王升:“帝王当真是富有四海吗?不是的,帝王想要坐稳龙椅,还要跟诸王侯权贵瓜分之。大舅,您如此智慧,怎会看不明白,百姓为何会这么苦?”


“人人都说,大燕衰败,是因为萧家出了个逆贼,是因为高宗那个昏君和郭太后,可这些只是浮于表面的东西。我听说当年太宗皇帝的四个嫡子中,除了早逝的先太子,老二性情正直,却极为严厉,眼里容不得肮脏龌龊,他若上位,必定会是个有雷霆手段的明君,而高宗,性情软弱,碌碌无为,那些世家权贵为何要不惜谋反,扶持高宗上位?是因为他们需要一个好掌控的帝王啊。”


王升蹙眉看着沈清:“所以你是为了对付世家权贵?”


沈清垂了垂眸,又背起小手在书房中来回踱步。


王升视线尾随着小孩儿:……


半会,沈清又顿下步子看王升:“大舅,你知道前朝为何会灭亡吗?”


王升无奈看着沈清,抿了下唇,才回:“是因为外族入侵,太祖皇帝才揭竿而起。”


沈清:“那为何外族会入侵?”


王升:“是因为前朝政治腐败,官僚互相勾结,排斥异己,贪污敛财,内耗严重,导致国内各个阶层矛盾加剧,农民起义频频发生,加上军队衰弱,自然给外族可乘之机。”


沈清:“那朝廷为何如此没用,政治无法明清,军队如此衰弱?”


王升:“腐败现象过于严重,世家势大,严重阻碍朝廷行政效率和军事能力,且前朝灭亡时,国库竟连几十万两银子都拿不出来了。”


旋即他眨眨眼,问:“所以你如此拼命挣钱,是为了朝廷,怕当朝重蹈覆辙?”


“噗……”沈清不由笑出声来。


王升:……


好想把这小孩儿拎起来揍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