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长公主娇养了美强惨质子后 > 第396章:与虎谋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盛利隆似笑非笑:“皮罗耶可是对长公主志在必得,原本要在大理城布下了天罗地网,捉拿长公主,却万万没有想到,大理城突然提前戒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想来皮罗耶此时,应是十分恼怒。”


运送物资的精兵,是为了攻占大理城,埋下的人手,皮罗耶不会轻易动用,以免影响攻城计划。


皮罗耶算计好了一切,却没想到,后面有关捉拿长公主的安排,因大理城戒严,泡汤了。


姜扶光面不改色:“没想到皮罗耶在暗中,做了这么多的安排与布署,他不光有野心,还有谋算,之前确实小看他了。”


盛利隆讽刺一笑:“我本以为,皮罗耶此次要无功而返,却万万没有想到,长公主竟然悄无声息,潜进了越析城,长公主自以为行踪隐秘,却不知,波留多进城之后,暗中打探我的消息,无形之中也曝露了长公主的行踪,波留多打探到的消息,是我故意命人告诉他的。”


姜扶光微微一叹:“所以,你将计就将,配合莲娜夫人的夜宴,引我前来相见,目的就是为了将我捉拿,交给皮罗耶,向皮罗耶邀功。”


盛利隆冷笑一声:“我正愁没法向皮罗耶投诚,长公主这就自投罗网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他掌控越析诏二十余年,又岂是拥有汉人血统的赵氏可以比拟的?!


赵氏引狼入室,借助皮罗耶的力量,在他疏于防范之下,确实软禁了他,并以美色日复一日地腐蚀他的身体与精神,造成他沉溺美色,年老昏聩的假象,达到了控制越析城的目的。


可是,有云中国做后盾的赵氏,太自负了,根本没想到,他对越析诏的掌控很深,便是被软禁了,仍然能够与自己的亲信取得联系。


不过,越析诏被云中国渗透,他能动用的人手也不多,并不能支撑他,从赵氏手中夺回权柄,在私底下做些小动作,还是可以的。


得知长公主来了越析城,盛利隆就计划,在不惊动赵氏的前提下捉拿她,向皮罗耶邀功,摆赵氏一道。


为了引长公主自投罗网,他配合波留多,安排了大厅里的混乱,试图拖住莲娜及赵氏。


姜扶光淡淡道:“时至今日,孤还记得,当初三诏进京朝贺,逻炎阁下曾代表三诏向孤控诉,皮罗耶血腥残暴,将部民充为奴隶,肆意剥削、压榨、残杀,表明了三诏与南朝共进退的决心。”


盛利隆冷笑一声:“南朝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会管我们这些南蛮部夷的死活?”


“长公主出使云中国有什么用?皮罗耶根本不会放弃统一西南的霸业,南朝都自顾不暇了,还会为了三诏与云中国开战?”


“分兵西南,那点兵马顶什么用?你知道皮罗耶有多少兵马吗?”


“整整十万!”


“三诏加起来,撑死了也不过八九万人,根本比不过皮罗耶的兵骁勇善战,何必要做无谓的牺牲?”


“南朝也只是担心,三诏投靠了云中国,皮罗耶实力大增,趁虚而入,南上称雄,届时戚家军腹背受敌,南朝无力应付,想让三诏做炮灰,这才没有放弃三诏。”


姜扶光目光怜悯:“你就这么肯定,南朝败局将定?皮罗耶野心勃勃,妄图南上称雄,却不敢正面与南朝相抗,还不是因为皮罗耶畏惧南朝,所以只敢趁火打劫。”


“就算皮罗耶打败了戚家军,挥兵南侵,且不说沿途各大城池,重重守卫,重重关隘,待他损兵折将,抵达洛京,洛京还镇守了三十万护城军,到底是谁给他的自信,觉得自己能胜?”


“坎井之蛙,可笑至极。”


盛利隆看着她,目光有些惊疑不定:“以皮罗耶的实力,确实无法打败打南朝,但若是他和西番国合作呢?”


果然,姜扶光心中一惊,面上却一片平静:“那又如何?你背信弃义,临阵倒戈,背叛南朝,投靠皮罗耶,倘若皮罗耶霸业失败,越析诏将要承受南朝的怒火,要如何自保?皮罗耶暴虐自负,就算他胜了,又如何容得下越析诏?越析诏覆灭只在眨眼之间。”


盛利隆心中一窒。


“与虎谋皮,终被虎噬,”姜扶光淡淡地看着他,“想来盛利隆阁下也明白这个道理。”


“我若是阁下,便会悬崖勒马,今日就当没见过孤,待孤安然脱身,便会立即将越析诏的消息,送到逻炎阁下手中,暗中将皮罗耶在大理城中埋下的人手一一清除,坏了皮罗耶里应外合的计划。”


她目光直视盛利隆,不错过他一丝表情。


“云中国十万兵马,确实唬人得很,却并非不可抗,蒙舍与蒙西两诏加起来,也有五六万兵马,皆已经在大理城中布署,总体实力,虽然弱于云中国,但三诏有守城优势,城中还有大批物资,自古攻城需要三倍兵力,皮罗耶处于劣势,只需守上几日,皮罗耶兵力消耗,南朝援军抵达,胜算很大。”


盛利隆表情有些动摇,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姜扶光诚恳道:“阁下身为越析诏的首领,统领越析四十余万部众,雄踞一方,堪称一方枭雄,就真的甘心,宛如一只被人论斤称两后待宰的羔羊?”


皮罗耶一阵颓丧,这话说进了他的心坎上。


姜扶光目光怜悯:“你看看洱海周围,那些被皮罗耶征服的部夷,哪个不是被皮罗耶敲骨吸髓?老人被屠杀,男人被奴役,女人被凌辱后沦为奴隶,供男人取乐,或许在不久之后,这些人之中,也会有你的亲人后代。”


“住口!”


盛利隆双眼赤红,胸膛剧烈起伏,猛然端起案上的酒盏,仰脖一饮而尽,烈酒灼烧着喉咙,令他颓丧死寂一般的心,宛如火烧。


姜扶光露出一个胸有成竹的表情:“阁下当真以为,孤会一点准备也没有,就敢以身犯险?”


似乎为了印证她的说辞,一道人影,从房梁跃下,站在姜扶光的后侧。


我差点忘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