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退圈后,我靠直播种田爆红了 > 第341章:福宝与草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此时黑曜石上呈现的就是对于福宝来说第一个重要的人生片段。


那就是他被拐的时候。


是的,画面播放在继续,还原了十五年前,福宝被拐的全部过程。


和当初郑国义和李素娟来报案时说的几乎没有出入。


不过倒是让萧然和周振等人看清了那个「乞丐」,也就是人贩子的脸,速写人员也快速在纸上用笔速写下这个人贩子的模样。


黑曜石有一个特点,它在呈现这些画面的时候,是没办法拍照和录像的。


之前他们尝试过,但看照片和视频的时候,发现是模糊一片,所以只能依照人力来描绘,而地址也需要及时记下来。


因为所有的寻亲,只有一次机会,需认真对待,从里面提取重要的信息。


很快第一个片段播放完。


黑曜石的屏幕黑了一瞬,随即又再次亮了。


而萧然和周振也提起了精神,尤其注意上面即将要出现的地址,因为那可能是目前福宝所在的地方。


很快,上面就缓缓出现一个具体的地址。


萧然立刻就记录了下来。


而画面也开始播放了。


这是偏僻的农村,到处可见低矮的房子,没有楼房,画面里出现了一个清瘦的约莫15岁左右的少年。


李素娟的目光紧紧落在少年的脸上,颤抖道:「这就是福宝吗?是我们的福宝长大后的样子吗?」


是的,肯定是。


从这个少年出现在画面的那一刻开始,她心底就莫名认定,这个少年就是他们的福宝。


「是,就是福宝,你看,他的眼睛,鼻子和嘴巴,和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郑国义附和道。


他们终于见到长大后的福宝的样子了。


可是他太瘦了,太瘦了,而且他在干什么啊?


15岁的少年,不是应该还在读书吗?为什么却在砌砖头?


是的,画面里的少年,正在砌砖头,眼前是没盖完的房子,周围满是砖头,泥土和油漆。


和他一起砌砖头的,都是年纪比他大的。


烈日炎炎下,他早就大汗淋漓,却没办法停下来休息一下或者喝口水。


这时,几个少年背着书包,骑着自行车从不远处的路经过。


有人捅了捅少年的胳膊,道:「你看,草根,那是你弟吧。」


少年,也就是草根回头,看到那几个身穿校服的少年,也看到其中一个正拿着冰淇淋分给同学的人,那人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他,顺着视线看了过来。


在看到草根的时候,眼底明显露出一抹嫌弃之色,随即当作没看到般,移开了视线,又和同学骑着自行车离开了。


草根默默回头,不再说话,整个人沉默了下来。


「那就是你弟吧,你说你爸妈怎么那么偏心,明明当初你成绩那么好,却不让你上学,就你弟那成绩,居然就这么供着,还让你未成年就早早工作挣钱。就算这心脏长的时候是偏在一边,但你这爸妈实在是偏心,偏得没边了……」


工友很是为草根不值。


这草根的爸妈都是什么人啊,什么好的都留给小儿子。


就连名字也是。


小儿子的大名叫子龙,小名叫福宝。


而草根呢,大名小名都叫草根。


还说什么贱名好养活,他看啊,纯粹就是借口,就算草根是贱名,哪能当大名用?


「你爸妈最关心的是你工资什么时候发,只要一到发工资的那天,他们准时到,直接给你把工资领走,就给你留下那两百块钱,怎么够一个月生活啊。



「可你弟呢,居然还有那么多零花钱给你弟买冰淇淋,请同学吃,他明明都看到你了,居然还当作没看到。」


「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他们家捡来的。这要是亲生的,能这样对待?」


草根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头低得更低了,手上的活继续默默做着。


他能不知道爸妈偏心吗?他是知道的。


可他又能如何?他现在也才十五岁,都还没成年。


其实有时候草根也会想,他会不会就是捡来的,他还专门去问了邻居,可邻居说了,他就是爸妈亲生的。


草根只能承认,哪怕是父母,也不是全部都爱每一个孩子的,总会有偏心的时候。


可草根也羡慕啊。


他羡慕弟弟有爸爸妈妈的疼爱,羡慕弟弟福宝的小名。


福宝,多好的小名啊,一听就知道寄予了父母多大的爱与祝福在里面。


可他不是福宝,他只是草根,那生长在地上的野草的根。


他也羡慕弟弟有书读,他在小学毕业的时候,考了全县第一,还考入了重点初中,可爸妈说家里没钱,没办法供他读。


所以在小学毕业后,也就是12岁后,他就开始被爸妈安排出来工作。


这几年,他做了好几份工了,眼前这份砌砖的工,已经干了一年多了。


草根看着自己的双手,仿佛能通过手套看到里面那双早就长茧的手。


草根喜欢读书,也喜欢画画。


可他回想起年幼时,他拿到笔的时候,画了一幅一家四口的全家福,给妈妈看。


表示自己喜欢妈妈。


可妈妈在看到画的时候,不知怎的,很是生气。


当场把他的画撕碎,放进了正在烧着的灶台里面。


又将他的笔给折断了,冷着脸说让他不许再画画了,别小小年纪就不务正业,连家务活都不干,弄这些有的没的。


当时,草根刚刚萌发的画画的梦就此破碎。


从此,他再也没有画过一副画。


爸爸妈妈和弟弟随时都在提醒着他,告诉着他。


他不配读书,不配画画,不配拥有爸爸妈妈的爱。


他就这么在不配得感和否定中一步步成长了,也越来越沉默了。


而此时,画面外,郑国义和李素娟看着这一幕,再也忍不住,泪水不断落了下来。


李素娟直接是泣不成声。


「他们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对待我的福宝,他是我的福宝,不是什么草根啊。」


「他们这是把我的福宝给毁了啊,既然夺走了我的福宝,为什么不好好对待他,既然你愿意好好对待他,那就把他还给我啊,福宝,妈妈的福宝啊。」李素娟的眼底满是控诉和心疼。


郑国义也很是心痛,尤其是在看到孩子12岁就被辍学,看到孩子画的画被撕碎烧掉,笔被折断的时候,夫妻俩是真的心疼啊。


孩子的画画天赋是随了他,成绩也那么好,如果在他们身边,他们夫妻俩一定会好好鼓励孩子,帮助他成长的,说不定还能成为一个画家。


可孩子的梦,却被打碎了。


若是孩子在他们身边,他们肯定会好好爱他的,那是他们的福宝,放在掌心里疼着的,如珠如宝的福宝啊,不是什么卑贱如尘埃的草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