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长生从御妖开始 > 第223章 巨灵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姬秋羽的传音符发出去没多久,姬长老便亲自来了。


程沄这才见到了一直在姬秋羽口中那位严肃又对她极为宠爱的姬长老。


「爹。」姬秋羽迎了上去,父女俩续话片刻,姬秋羽才说了程沄的请求。


姬长老望过来,程沄当下踱步上前,行了一礼:「弟子程沄见过姬长老。」


「你便是羽儿经常提及的程小友啊,果然是少年风采,风姿卓绝啊。」姬长老稍显慈爱的看向她。


程沄微笑:「姬长老谬赞了。」


姬秋羽亲昵的挽着姬长老胳膊:「爹爹,莫要说这些了。你快带我们去那艘巨灵船吧。我和阿沄想多多见识天楚那些高阶前辈风采。」


「那你可得答应爹莫要胡来。」


姬秋羽连连点头;「放心吧,我们就是去看看,是吧,阿沄?」


程沄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便见姬长老意味深长的瞥了她一眼,不过他却没说什么,只是道:「巨灵船之上,天雍门的极耀灵君也在,他的神识可覆盖整艘巨灵船,所有举动皆无所遁形,你们可莫要顽皮。」


说着他大手一挥,带着两人上了一朵空中浮云。


姬长老的告诫有言在耳,程沄却在想上了巨灵船之后就该找借口和姬秋羽分开。


她若是真做出点什么,也不能连累了姬秋羽和姬长老。


巨灵船的外观比寻常灵船大了数倍,内里空间更是宽敞无比。


姬长老带着两人落到巨灵船之上,立即就有天雍门的护卫前来查看。


姬长老解释道:「小女和她朋友对这巨灵船向往已久,本君便带着二人参观一二。」..net


天雍门的护卫也是元婴修为,对姬长老客气道:「既是姬道友之女,自然是可以。」


实则是这巨灵船之上大多都是元婴修士,安保问题不在话下,他也不过是例行公事前来查探。


两位金丹期的女修,他还不放在眼里,飞舟上向姬长老这般带小辈前来增长见闻的也不在少数。


程沄如愿上了巨灵船,一下就感觉到了飞舟上高阶修士的威压。不过她早已习惯,故而没什么反应。


反观姬秋羽,她从踏上巨灵船之后,整张脸瞬间煞白,却强忍着不适跟在姬长老身后。


姬长老察觉到了她的反应,赞许道:「看来,你这小友比我想象中还要了不得啊。」


程沄也并未否认,道:「晚辈有些机缘罢了。」


「既如此,你便自行参观吧。本君带羽儿去休息下。」姬长老说完也不等程沄反应,携着姬秋羽入了他的房间。


程沄对着他的背影行了一礼,她还没想好怎么找借口,姬长老便善解人意的让她自由活动了。


待程沄离去之后,房间里的姬秋羽有些担忧:「爹爹,这巨灵船之内可有危险?」


「羽儿,此处有如此多高阶修士,她若是个聪明人,便不会自寻麻烦。」姬长老说罢,随手在桌面上丢出三枚铜币。


清脆的铜钱声叮叮当当又归于平静,姬秋羽忙凑近一看,疑惑道:「爹爹,这卦象怎如此令人捉摸不透。你这算的是什么卦?」


姬长老面无表情,眼底极是复杂,他的手指微微捻动,良久才道:「哎,本君带她上这巨灵船,也不知是对是错啊……」


「爹爹难道说的是阿沄?她莫非会有危险?」


姬长老微叹一声,道:「你放心,危险倒不至于,只是……罢了。若是有危险,为父答应你不会袖手旁观,毕竟她是为父带上巨灵船的。」


有了姬长老保证,姬秋羽松了一口气:「多谢爹爹。」


二人所言,在巨灵船上


闲逛的程沄一无所知。


巨灵船很大,船上居然还有坊市这样的地方。因大多数摊主都是元婴修为,故而摊位上的东西件件都是难得的珍品。


距离重月夜不到两个时辰,程沄哪里还有心情看这些。


她快速穿过坊市,来到了灵船最前端的位置。


一路上她不算刻意的打听过,极耀灵君就在最前方的那个房间里。她没有贸然靠近,而是挨着船栏打量着不远处的焦璐岛。


从这里望过去,焦璐岛隐藏在一片浓浓的白雾之中,隐隐灼灼看不真切。


因要收留更多的妖族,焦璐岛最外围的护阵这几日都没有开启,所以在这个地方还能看到焦璐岛的影子。


「哎,你说南民真君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想当初他们与灵君作对,灵君大人有大量已经不与他们计较,可他们却一再与灵君为敌。如今落到这样的下场,真是——」


另一人接话道:「咎由自取。」


「对对对,就是咎由自取。」


程沄闻言转身,便见迎面而来的是两位中洲元婴修士,她不由上前一礼:「两位可是天雍门的前辈?」


「正是,不知小友有何要事?」二人停下脚步看向程沄。


程沄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惊喜道:「晚辈从西极来,自幼便听闻中洲天雍门底蕴深厚,门中修士各个不凡。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两位元婴修士面上柔和了些,其中一人笑道:「小友年纪轻轻,能从西极闯荡至此,也是不凡。」


「方才晚辈恰巧听到了南民前辈,莫非是中洲散修翘楚南民振真君?」程沄问道。


「不错,你竟也知晓?」面前的元婴修士却是叹息着摇头:「不过‘翘楚二字,如今却是不能用在他身上了。」


「哦?晚辈只听闻那位前辈从前也是果敢英勇,锄强扶弱之辈。却不知他现今如何?还望两位前辈解惑。」程沄努力眨着眼,让眼里透着好奇的光芒。


她眼里不止好奇,还盛着对两位高阶前辈的崇拜。二人对视一眼,皆有笑意。


其中一人道:「左右时辰还早,便给小友说说这南民振的事。」


程沄连连道谢。


这二人对南民振很是了解,将他的生平事迹娓娓道来,这位真君从小孤苦伶仃,一路摸爬滚打才在散修里成了名,但他受过苦,为人却没有半天阴暗,反倒是开朗乐观,很是善谈,遇到不平事也总是拔刀相助。面前两位也曾与之打过交道,对于这点还是敬佩的。


直说到南民振听闻好友齐月真君被他师傅大义灭亲,打落极天崖。


「他不相信好友已死,联合了好几位散修,恰巧这些散修都与那齐月真君有些交情。他们在极天崖下寻了数月,最终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数月之后,他们齐齐到了天雍门,要为好友讨个说法。


呵呵,极耀灵君是何等身份,他们这些人不自量力,自然讨不到半点好。也无需极耀灵君亲自出手,门中好些元婴修士就将这群人打了个落户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