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长生从御妖开始 > 第225章 戏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龙高高在上,用俾睨天下的眼神打量着在场的所有修士,它冷哼道:「即便本尊降生不过五百年那有如何?不过五百年就破了你们在天楚的所有锁妖塔,引得你们如临大敌,若是再多个几年,你们岂不是要齐齐给本尊跪下!」


「好一个狂妄之辈!」极耀灵君微抬手,就听白龙传来大笑声:「怎么,堂堂化神灵君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本君是要给你这无耻小儿一个教训!」


白龙朝天翻了一个白眼:「本尊听闻天雍门化神灵君为人刚正不阿,素来有礼有节,这才特意现身一见,只不过今日一见倒是另本尊刮目相看,没想到极耀灵君也是个毫无城府,动辄就端架子的老匹夫!」


此言一出,极耀灵君眼底布满寒意。不过到了他们这等境界,自然听出了白龙言下之意是有事商量,于是重新负手而立。


「既然如此,那本君便给妖界少主一个面子。说吧,你现身于此所谓何事?」


白龙悠悠的在云层中晃悠,淡淡道:「极耀灵君来此所谓何事,本尊便是为了何事现身。」


极耀灵君身侧一天雍门长老扬声道:「倒是不想妖族行事果然耿直,妖少主可是来求和亦或是求饶?」


话音未落,一道冰刃疾射而来,在这位长老面门不到一寸之地停下。


身旁的极耀灵君大袖一挥,冰刃消弭于无形。


虽不过一瞬,但扑面而来的死亡气息还是让这位长老的心跳快了一拍,他面上不显:「这是说中了妖少主的心思?」


「可笑至极。」上首白龙只是冷笑一声,继续晃悠悠在云层间穿梭。


正当所有修士的目光都被天空中那条白龙吸引了目光时,巨灵船水底下有一道身影悄然浮出水面。


程沄借着灵福草的遮掩,来到了南民振一行人身侧。


也许是极耀灵君自负无人敢轻易救人,故而这些人身上只用了一根缚灵绳捆着,程沄悄然试探了一番,确定只要她大力实战灵力,就可以挣断这缚灵绳。


‘南民前辈?


一声微不可闻的声音传出,让苦苦支撑的南民振猛然睁大了眼睛,他下意识看向身旁还清醒着的同伴,便见对方眼中只剩一片麻木。


「谁!」南民振的声音很是沙哑。


程沄传音道:‘南民前辈,晚辈是奉了齐月真君之令前来搭救,还望前辈一会配合。


「齐月……夙兄弟!」南民振不敢置信。


‘正是。


「这不可能!他不是已经——说,你是何人,胆敢冒充奉了他的命令!你意欲何为?」南民振显得尤为愤怒,他不断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影。


无数个念头在他脑海里不断出现。


他的举动惊醒了身侧发呆的修士,那人有些惊恐:「南民道友,你怎么回事?可是那老匹夫来了,咦,那老匹夫在那!」


南民振朝巨灵船后方的天际望去,果真发现了极耀灵君的身影,他就凌空立在船尾处,而顺着他的目光,两人看到了云层中时而出没的一条白龙。


「二位前辈!」


这回,程沄直接出声打断了二人出神,她言简意赅道:「别管那些事了,当务之急还请二位前辈告知,你们身上可还有旁的术法,晚辈这就要断开这缚灵绳了。」


南民振闻言连忙阻止:「不可!」


他顾不得程沄是何人,连声道:「这缚灵绳上有一道极耀灵君的神识,一旦断开,他立马便会察觉。」


「那就是说只要不断开这缚灵绳,他便不会立即察觉?」


南民振


略一思索,道:「有这个可能,我们在这海底呆了许久,水面浮动晃荡过无数次……」


程沄略一沉思就做了决定。


她手一扬,肩膀上的灵福草瞬间大涨,一下包裹住了所有人。


程沄道:「委屈各位真君了,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再放开各位。」


她和灵福草带着南民振等人迅速沉入海底。


天空中的白龙行动越发的迟缓,就连说话也变得断断续续。


极耀灵君察觉不对劲,连忙飞身到了云端,在看到白龙的瞬间出了手,与他想的那般,这条白龙竟丝毫不敢接招,不断在云层中躲避。


极耀灵君大怒,看来这果然是障眼法!


底下的修士们议论纷纷。


「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妖界少主哪里会蠢到主动送上门来,要知道我们除了极耀灵君还有这么多高阶修士。」看書菈


「是啊是啊,妖界少主还这么多废话,你听他说了这么久,却始终不得要领。」


天雍门的长老冷哼一声:「他根本就是在拖延时间。」


话音刚落,天际传来了龙吟声,这声龙吟过后,极耀灵君冷着脸从云层中走来,却见他身后的云雾消散一空,根本不见白龙踪影,而他手中却捏着一条通体雪白的骨鞭。


极耀灵君闭了闭眼,强压下怒气,将鞭子甩下,人影一闪消失在天际。


天雍门长老接住了那条骨鞭,入手之时神魂一震,仿佛听到了一声声龙吟自骨鞭里传出。


他惊声道:「龙,龙骨鞭!」


周围的修士闻言纷纷围聚上去。


有敏锐的修士立即反应过来。


「方才那条白龙竟是这条龙骨鞭幻化而来?难怪一直不敢与灵君动手,它一旦动手就露馅了。」


「那妖界少主果然好生狡诈,竟然这般戏耍灵君。我要是灵君,这会该气疯了!」


「嘘,你还是别说话了,灵君说不定还在附近……」


一条龙骨鞭幻化成白龙,蒙骗了堂堂化神灵君,也戏耍了他们这些围观的修士,这显然不是件光荣的事。


修士们义愤填膺,巨灵船上的姬秋羽却是一脸担忧。


那条龙骨鞭,她一眼就认出来了,阿沄最称手的灵器,怎么会幻化成龙。


阿沄到底要做什么?


「爹,女儿想要那条龙骨鞭。」


「这恐怕——」对上姬秋羽恳切的目光,姬长老叹了一口气:「为父尽力一试。」


羽儿自从记事以来,就鲜有向他讨要东西,这回事情虽然麻烦了点,但谁让是女儿想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