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仙子不想理你 > 第483章 遗留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什么?」凌步非纳闷,「铸剑之铁?」


商少阳见多识广,端详了一会儿,说道:「像是炼制过的天外玄铁,大约是材质特殊,才没有被黄泉水腐蚀。」


凌步非捏在手里掂量了一番,那种熟悉的感应又来了。他不由低头看自己的剑,喃喃道:「跟我的剑好像……」


白梦今听他这么说,伸手接过去。


她前世也是剑修出身,一摸就清楚了,商少阳的判断没错,这应该是一块多出来的炼剑材料,与凌步非的剑十分相似,多半出自一炉。


商少阳奇道:「凌少宗主手里的是止杀剑吧?」


当年灵修大会的赌约,因为凌步非的崛起传扬甚广。


这把止杀剑由丹霞宫老掌门七杀剑君所炼,岑慕梁本打算留给爱徒宁衍之,不料被元松乔打赌赢了去,成了凌少宗主的本命剑。


难道这块铁片是七杀剑君的遗物?怎么会遗落在这里?


「难道七杀剑君来过黄泉?」凌步非疑惑,「这材料十分贵重,在黄泉里泡了这么久都还有灵性,应当会好好保存起来才是。」


一炉所出的材料,用来修剑最好,万一止杀剑日后有了瑕疵,这块陨铁就能派上用场了。


这种东西,应该不会轻易丢弃才是。凌步非觉得,会出现这种事故,七杀剑君多半遇到了危急之事。


商少阳也是这么想的,看向白梦今:「白仙子,你以为呢?」


白梦今心里疑问重重。


前世她入门的时候,七杀剑君已经不在了,她未曾见过那位师祖,只从旁人口中听说过他的事迹。


七杀剑君早年嫉恶如仇,后来领悟了圣德心,便开始修身养性。但在危难时刻,他仍然挺身而出,斩杀了穿过封魔大阵的魔王,自己因此受了重伤。


后来,他将掌门之位传给岑慕梁,自己便坐化了。


他到没到过黄泉,她不知道,但按常理来说,这块陨铁应当被收藏在丹霞宫才是。


「七杀剑君生前最后一战就在溟河,有可能就是那时候来到黄泉的。」她缓缓道,「我想,他当时受创可能比外界所知的要重,甚至有可能已经濒死。」


商少阳回忆:「那次战事我有印象,七杀剑君从那以后就不再出现于人前。没过几年便过世了,有人说,他被魔气感染,无法根除,故而自行兵解了。」


所谓兵解,也就是他怕自己被魔气所控,所以自尽了。


白梦今也听说过这种说法,但前世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对她来说,七杀剑君是一个已经作古的人,是放在丹霞宫祖师殿里景仰的牌位,没有必要细究他的死因。


现在回想起来,似乎窥见了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


「七杀剑君不会入魔了吧?」凌步非突来一句。


商少阳激起一身冷汗,直觉回道:「不至于,怎么可能……」


说到后面,他逐渐消声。


白梦今默不作声。


真说起来,她对七杀剑君这位师祖知之甚少,也是岑慕梁极少提及的缘故。她在丹霞宫几十年,岑慕梁从未与她细说过七杀剑君的事迹,偶有几句,很快就扯开了话题。


还有长陵真人、叶寒雨等师叔长辈,也不曾讲起。


这不太符合常理,七杀剑君怎么说也是个传奇人物,外界都在流传他的事迹,怎么门内反而讳莫如深?


「就算真的入魔过,也无所谓了。」凌步非又道,「七杀剑君已然身死,可见他最后把持住了,无愧一世英名。」


商少阳点点头:「此事丹霞宫便是有所隐瞒,也情有可原。七杀剑君为修仙界付出良多,倘若因为临死入魔而损及声


誉,未免叫人唏嘘。」


三人又说了几句,便将此事按下了。


凌步非收起陨铁,待四魔清理完毕,飞舟继续前行。


-----------------


执事殿内,温如锦正跟游烟交代差事,外头来报:「许长老来了。」


许清如吗?他掌管问道宫,一向不怎么理外务,今日有空来执事殿,莫非有要事?


游烟很有眼色,当即说道:「师父,那我先去办事了。」


温如锦点头:「等了这么多年,少宗主也该继位了。这事你多用点心,缺人就叫上林白羽。」


「是。」游烟笑眯眯,「林师弟现在对少宗主心服口服,一定没有二话。」


温如锦也笑了。立这个少宗主的时候,只不过是权宜之策,当时没有人想过他会真的继位,谁料到一步步走到今天,他正位紫霄殿已是众望所归。


许清如进来时,看到她满脸笑意,不由问道:「什么事温师妹这么开心?」


「还能是什么?在说继位大典的事。」温如锦向他施过礼,「许师兄向来是个大忙人,今天拨空前来,可是有要事?」


许清如与她一同坐下,说道:「说不上要事,只是发现了一点东西,隐约有些不安,就来找温师妹说说。」


「哦?」温如锦一边斟茶一边问,「是什么东西?」


许清如从袖中拿出一本册子递给她。


温如锦展开,发现是宗门一位祖师的手札。


许清如已经做好标记,温如锦翻到那一页,慢慢看过去,脸上笑容渐收,神情逐渐凝重。


这位祖师说,早年在游历之时,曾经遇见一位身具淬玉之体的童子,资质十分出众,可惜已经被人相中,入了其他仙门。


多年以后,这童子果然成了修仙界顶尖的修士,无论能力修为都是上上之选,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是新一代的领袖人物。


然而世事难以预料,这位仙君在登临人界之巅时,突然入魔。好在彼时修仙界实力强横,事发之初就及时平息,免去了一场灾劫。


温如锦不解:「淬玉之体不是不受魔气困扰吗?此人怎么会入魔?还有这件事,怎的在宗门大事里没有记录?」


许清如道:「上次封魔大战过后,修仙界动荡了很长时间,时有魔物反扑,因此经历过几次劫难,宗门大事记录不全也是有的。」


温如锦慢慢点头:「那这个……」


「还有,魔宗的出现,证实无面人早就渗透进各大宗门,焉知不是他们故意抹去记录,放低我们的戒心……」


这句话指向太明了,温如锦猛然色变,喊道:「许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