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快穿:他在位面补黑锅 > 第两百一十二章 十号甘蔗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屈大想到年幼的女儿,自嫁过来就没过过一天轻松日子的妻子,若是自己死了,哪怕不用死,只是在牢里,妻子一定会被娘家逼着改嫁,三个闺女没了爹又没了亲娘,家里本来就嫌弃她们是女孩儿,还不知道要怎么搓磨。


总逃不了个被卖掉的下场。


家破人亡。


明明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低着头,“还望大人明察,小的不愿意。”


不愿意去死。


“逆子!狼心狗肺!你要眼睁睁看着你三弟去死呀!”


屈满田悲怆愤怒的吼。


屈大不敢去看,脊背更加佝偻,“那爹要看着我一家去死吗?”


三弟就那么重要?


这么多年来他为家里做过什么!


就凭他小,他就可以一直享受特权?


屈大心里升起不满。


这世界上永远只有最在意的人才能伤害到自己。


屈大嫂面无表情,“爹,这可是公堂,大人最是公平公正的,你要大人放过真正的杀人凶手随便找个人替罪,如此光明正大的找替罪羊,爹,你是想要大人在老百姓面前,众目睽睽之下当昏官吗,你想害了大人的前途吗?”


这分明是要害死一家人呀!


屈满田:“.”


懵了。


他哪里想到这么多,所求不过是把小孩子摘出来而已。


见大人脸色阴沉如墨,忙磕头,“大人恕罪,恕罪啊,小的乱说的,胡言乱语,关心即乱.”


屈大嫂冷笑着打断,“爹确实是太关心了,不把我们大房关心到妻离子散不罢休的。”


“闭嘴!”屈满田心里恨急了大儿媳妇,指着她骂道,“平时看你闷不吭声的以为是个老实人,结果内里竟是个藏奸的,我屈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娶了你这个媳妇进来,等回去了我一定要让老大休了你!”


又盯着屈大,“老大,你怎么说!”


屈大:.


承受着亲爹跟妻子两人的目光,他压力山大。


他不想休妻。


可妻子已经没有办法再生儿子了,他想要儿子。


老二没被爹放弃不就是因为生了儿子吗?


可见这有了儿子确实能得到实际的好处。


他没说话。


屈大嫂心都凉了。


县太爷看着底下的屈家人就像在看一群跳梁小丑。


如此明目张胆有恃无恐


看来,还是他这个县令在百姓心里不够威严啊。


更要从重处理了。


针对杀人犯最重的处罚还有比偿命更凶的吗。


更何况——


他一拍惊堂木,下方嘈杂的声音秒停。


“屈富,还不把事情从实招来,否则,休怪本官用刑了!”


屈富茫然。


所以,刚才的板子连刑都算不上咯?


不行!


他真的不刑!


这时候除了坦白就是磕头了,“大人,小的坦白,一定坦白!”


于是便把事情的发生以及事后的解决的说了。


原来,那天屈富一时冲动杀人后就慌里慌张的跑回了家,刚好大房一家去了地里除草,二房一家回娘家了,屈满田知道后问了好些细节情况,来来回回跺了半个时辰的步,才决定把这罪转移。


反正不能认就是了。


屈老根看到老妻背着背篓从外面回来,心思一动。


如果还能顺带得到一笔财产.


血赚啊!


没有人比屈哲更合适。


这项决议获得全家人的通过。


屈满田当即喊了大儿子二儿子回来,要他们一同去报案作证。


两人当然问了为什么。


可屈家是屈满田的一言堂,什么事他说了就定了。


再说,“不要再问,你们只要记得,这件事于家里有大好处就是了。”


这才有了之后的一切。


“大人,我都是听我爹的,是我爹说要这样做的,不关我的事啊!”屈二最先反应过来。


要是被大人认为是他们一家有意欺瞒.


屈二打了个寒颤。


“大人,饶命啊饶命!”


屈大嫂脸色一白,下意识看向男人,男人还很茫然。


气死!


以前觉得老实憨厚是优点,再让她选一次,宁肯要个狡诈的。


屈满田老目含泪,“大人,小老儿这都是一片爱子之心呐!”


县太爷面无表情。


你这爱子之心给劳资添了多少麻烦!


你咋不想想人家屈哲也是别人的儿子呢!


此事不必再议。


铁证如山,签字画押,明明白白的。


他当堂宣布。


屈富杀人偿命又恶意逃单,判斩立决。


屈满田、王氏、屈老根故意欺瞒造成严重后果,监二十年。


屈大屈二做假证混淆视听,监十年。


屈哲无罪,但打伤朝廷命官跟衙役,监三年。


情节恶劣,立马捉拿归案。


不提屈家如何哭天抢地好冤枉各种求情。


衙役骑马到长田坎村,在村里逮住一身狼狈的王氏,又去屈家捉拿屈老根,谁成想打开后屋的门,一股极其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


衙役捂住鼻子上前查看,却发现床板上两个老人都僵了。


早已死去多时。


他们又根据王氏提供的信息跑到山里,破败的木屋摇摇欲坠,里面空无一人。


屈哲早跑了。


搜村子,搜山,最后也没找到。


县太爷大怒,把屈哲家的家产充公,就此结案。


屈家发生的这一切很快传回村子,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屈富的新婚妻子江氏直接晕倒在地。


等醒来后就收拾行李回家再嫁了。


她本就是屈家吞了屈哲的东西花高价娶回来的,时间又短,又没孩子,走得很是干脆。


屈二哭嚎了几天,各种谩骂。


之后也回了娘家。


没多久就改嫁给了邻村一个鳏夫。


十年呐!


什么概念!


家里没男人,这十年她熬不下去的。


屈大嫂家也来了人,她没走,而是留了下来。


不然呢?


没个大人撑着,不消一年,几个孩子都要完。


说是十年,牢里十年,有几个能熬到活着出来啊!


改嫁日子也不好过。


伺候一家子老小,当后娘,还要被一大家当外人小偷防着。


留下来至少能自己做主。


是的。


自己当家作主。


家里的长辈男人要么死了要么进去了,也没人再插手女儿们的婚事,孩子们不会被随便卖掉。


这就很好。


当娘的,所求不过是孩子安好幸福。


至于屈家唯一的男丁天宝,她还是养着,但要想像以前那样什么好的都是他的,那不可能。


绝不可能。


甚至,怀着报复的心理,让他干得更多吃得更少。


没办法。


家里为了这个孙子实在亏待他们大房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