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红楼之谁也不能打扰我的退休生活 > 第五百五十章教育没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欧萌萌没管代儒的事,主要是觉得这与她的主线任务无关。感觉有点乱入,但是这又是贾家的事,还真的不能不管。所以好几天,都恹恹的。


莺歌这几天都觉得很对不起欧萌萌,这几日也对老太太尽心尽力,看到老太太提不起精神,真的内疚的都要哭了。


「好了,跟你没关系,纵是你不拉我,我也得去。一辈子的老妯里,不管怎么着,也得见见最后一面不是。」欧萌萌看她一副快哭的表情,忙摆了一下手,轻叹了一声。


「那莺歌也该拦着您才是,跟大老爷说的,这种事,就该躲远一点,怎么还能带着您往前凑。」莺歌的泪还是流了下来。


「对外,我倒是可以装死。只是这会子,老妯里要死了,没人听他说话,没人在意她的想法,人生该多么可悲。所以虽说我也不想去,但我知道,我必须去。」欧萌萌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这不是心软,而是做给人看的。」欧萌萌轻叹了一声。


「那六老太太为什么不睁眼?」莺歌那天就吓了,反应她其实是注意看了的。明明有反应,可是就是不睁眼,而六老太爷也不挨边,这太反常了。


「没脸!他们俩都是,他们俩一辈子心高气傲,一生都觉得,我们只是命好,能投个好胎,所以我们生下来,就比他们幸运。他们心里和我们较了一辈子的劲,之前人不求人一般齐,我们互不干扰,也算是和平共处。结果老了老了,出了这样的事,她比起六老太爷,更不想见的人其实是我。」欧萌萌轻叹了一声,有些人莫名其妙的就爱和不太相干的人比。而最麻烦的,就是还比输了,「六老太爷是没脸见六老太太,哪怕我说让六老太太独葬,六老太爷都不吭声,也就是默认。他是知道这就是六老太太真实的想法,我不是乱说的,所以他默认了。」


「觉得好没意思,一辈子夫妇,原本多大的福气。」莺歌叹息了一声,在小姑娘看来,能相伴到白头,就是幸福,就是大福气。结果最后这样!


「去,当怨偶一辈子,还不如像我这般,好好开心的当寡妇。」欧萌萌呵呵了,又想起一个长寿老太太的话,千万别指着男人来分担你生活的烦恼,你人生所有烦恼,大半都是他造成的。


「可之前他们不是怨偶啊,他们之前一直挺好的。就是最后了这样,才让人觉得遗憾。」莺歌也扶着老太太一块慢慢的散步着。


「那天我看到自己的手,突然意识到,自己也老了,离死也不远了。结果大老爷,二老爷跑过来,叫我母亲时,突然就觉得,其实我这一生,最大的福气,不是我是贾家的老太太,而是我是贾赦、贾政的母亲。所以这一刻我是认同了六老太爷想要一个孩子的心情了。」欧萌萌不想和莺歌聊了,这孩子没慧根。换了一个话题!


「孩儿不认同。」贾赦和贾政一块进来的,知道老太太心情不好,这几天他们每天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进来给母亲请安。刚刚听到老娘那么说,俩人一下子就觉得喜气洋洋来。果然母亲心里,最重要的还是他们。当然,听到老太太说代儒,就立即反对了。


「也是,他们夫妇都望子成龙,而我和你们父亲,对你们俩就随便了,开心就好。所以这么多年,我也想明白了,教育啊,真的没准。说哪种是对的?其实见仁见智。算了,一切随心吧!真的把你们逼死了,我靠谁去。」欧萌萌摆摆手,看到这俩刚刚的感动都没了。


说教育没准,这倒是她的良心话,她也算基础教育学家了,可是说哪种教育方法更好,真没准。真的一个孩子一个法。


为什么他们族学弄20-25人的小班,说白了,人数多了,老师顾不过来,而且学生心不容易齐。学生们之间有个碰撞率,人越多,碰撞的机会就越少。可能就在自己固定的区域里碰撞了。就是为了保证他


们人人有碰撞的机会,这才画了一个框,让他们能保证在六年内,每个人都有相互碰撞的机会。这样就能让他们有相互治愈、学习的机会。


所以说,贾家族学教得有多好,还真不一定,但是在社会实践中,让学生们不断的适应挑战,学会应变,这才是贾家学里最珍贵学习方法。他们来学里是交朋友的。而贾家族学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机会。


贾家的教育,其实是从挑学生时就开始了。而这些都是不足以为外人道之的方式!真的和一般私塾一样,一个先生,十几个孩子,大家程度不同,教起来都不够费劲的,还能想谁性情如何,谁的原生家庭如何,如何才能因才施教?那些先生真没时间也没那个精力。


所以教育是没准的,也许有人适合这种,有人就适合另一种。鬼才知道孩子们该如何教育!


「不逼儿子,就改逼孙子?」贾琏夫妇跟在后面进来的,听着就不是滋味了,这老太太把孙子扔军营的事忘记了吧?把儿子养得白白胖胖的,一辈子开开心心,然后就这么随意的养孙子?


「那跟我没关系,找你爹去。」老太太对着孙子做了一个鬼脸。那是大房的事,一代不管一代事。


「我还怕他?」贾赦开始挽袖子了,指着他,「我也有孙子了,我还怕你?」


贾琏想想也是,老头有孙子,真不怕自己。看向贾政,「二叔,您呢?」


「我也不怕,我们瑆儿多上进;珚儿也温和有礼;环哥儿跳脱些,不过还能掰过来;兰儿用功,聪慧,我没什么可担心的。」贾政抚须,立即就把大哥给卖了,看到没,这就是差距。好父亲的气质稳稳的拿捏住了。


不过他忘记了一件事,贾赦连儿子都不怕还怕弟弟?于是又上演了一出兄弟相残,不过院内大家也就笑做了一团。为欧萌萌驱散了不少心中的阴霾。


闹完了,回了荣庆堂,贾赦也就顺便汇报了一下情况,「六老太爷被葬到了祖坟的外围,离六老太太他们颇远。原是想放出去不过,族人们也觉得不太好,毕竟这回案子审完了,六老太爷还是受害一方。虽说私德有亏,却还是情有可原。再说,当堂被气死,免于责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