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疯批皇子登基后,我逃不掉了 > 176章,啃脸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应栗栗听到了一个很凄美的爱情故事。


或许,悲剧结局的故事,总能更令人印象深刻。


只是应栗栗不喜欢。


她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


天际泛起曦光。


师徒俩走出山洞。


站在半山腰山洞前,俯瞰眼前这座药王谷。


最初的仙境般的地方。


此时莫名显得阴森可怖。


大概是这里曾经出了一对,丧失了理智的师徒吧。


一位杀害妻子,试图把弟子甚至亲生女儿炼制成药人的药王谷谷主。


一位继承了其师父衣钵,并将药人彻底炼成的天才疯子。


本该是救死扶伤的神仙之地。


已然被仇恨与血腥所笼罩。


“师父!”


她微微眯着眼,躲避那刺目曦光。


白圩扭脸看她。


“这里不适合养老。”她收回之前的话。


白圩哼笑,“现在知道还不晚。”


正常人,岂会选择这污秽之地养老。


**


回到主殿。


应栗栗一夜没睡,困得眼睛发涩。


简单吃了点早膳,便回房歇下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隐约间闻到了一股很特别的味道。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的一幕,险些将她吓得魂魄离体。


却见一身穿青山的药人,此时正张大嘴巴,口中滴落着涎水,附身盯着她。


这药人的双瞳一片白茫茫的,只能看到绿豆大的瞳孔。


再加上那足以容得下成年男子拳头的幽黑大口。


不意外,他想咬人。


口涎带着不自然的灰,没有呼吸,却冷意铺面。


情急之下,她抬脚用力揣在对方胸口。


非但没有把人踹开,她却因反作用力,想床里滚了一圈。


正如入谷时,师父提醒过他的。


谷中的药人,力大无穷。


此时,那药人冲着她伸出双臂,似是要擒拿她。


应栗栗也顾不得其他。


扯开嗓子大呼救命。


“师父、红姐……救命呐。”


刚呼救完,那药人直接将她按住。


双手犹如铁掌,攥住瘦弱的双肩。


应栗栗只觉得肩膀的骨头,似乎都要被捏碎了。


痛到她额头瞬间沁出冷汗。


犹如黑洞般的大嘴,顷刻间便落下,悬于她的面部。


应栗栗暗道一声吾命休矣。


这特么的狗东西,啃人先啃脸的吗?


“师父救命……”


应栗栗的确不怕死。


可是她怕疼啊。


而且被字面意义的生吞活剥,这死法未免太造孽了吧?


好歹给她来个黑虎掏心什么的吧。


死后再啃,行不行啊。


“孽障!”


一道厉喝响起,犹如天籁。


刹那间,禁锢的肩膀得到解脱。


这怪物全身瘫软,重重压在应栗栗身上。


“哦吼——”


她被压的,肺部的空气挤压的一干二净。


待到身上的压力消失,她才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大口呼吸。


“栗栗,你怎样?”


红仙上前,一把将她抱住。


随后上下打量着。


出手的是白圩。


当时三人在主殿附近摘菜捡柴。


听到动静,白圩第一时间施展轻功而来。


没想到,入目便是这等让他暴怒的场景。


应栗栗缓了口气,“红姐别担心,我没事。”


安抚的拍拍他颤抖的肩膀。


“师父和红姐来的很及时。”


“这怪物,差点就把我的脸给啃了。”


红仙蹙眉。


看向白圩,道:“馆主,栗栗身上还有味道。”


白圩上前,轻嗅两下。


然后回到被仍在一旁的药人身边。


撩袍弯腰,仔细检查了一遍。


“昨夜可有人夜闯药王谷?”他问。


红仙想了想,摇头。


“我并未听到任何动静。”


白圩觉得事有反常。


他拍拍手道:“去谷中四处查探一下,看看有无吃人的迹象。”


红仙瞬间了然。


“馆主的意思是,有人擅闯药王谷?”


白圩点头,“定是如此,这具药人,吃过生人。”


若非他们入谷前服用了解药。


应栗栗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红仙看着眼前的药人,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


“馆主,这位是……”


白圩神色冷峻,“我曾经的大师兄,在我入谷前,他是天赋最好的弟子,众望所归的继承人。”


红仙:“……”


那也该再剐一次。


冤有头债有主,有本事去找馆主啊。


扭头看了眼应栗栗。


白圩发现这小丫头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镇定。


“她没事,你去吧。”


红仙不放心的看着应栗栗。


见她真的没事,这才起身离开。


沈北苍站在门口的位置,严肃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些药人太危险了。”


这是他的真实想法。


居然吃人。


白圩没理他。


沈北苍继续道:“他们不止力气超群,行动更是迅速,而且不吃不喝,几乎没有弱点。”


“如今白馆主尚在,可以制约。可若是有朝一日你不在了,这些药人又该如何处理?”


谁能制得住?


他可是亲眼见到过。


一个少年药人,双手各拎着一只装满水的水缸,动作敏捷的行走在药田地垄间。


二百多。


一旦放出去,将会引起怎样的后果。


白馆主心知肚明。


沈北苍的建议是,将这些药人全部处理掉。


“所以呢?”


白圩笑了,“毁掉?”


沈北苍蹙眉:“有何不可?”


“药田谁来打理?”白圩问。


“放眼药王谷,大半都是市面难见的奇珍异草,有些更是万金难求,百年难遇。”


“谁能打理?不通药理的,只会给我养死。”


“而且,无数珍稀药材,若是有人偷掘倒卖呢?”


沈北苍:“……”


难道就这样放着不管了?


这怪物可是吃人的。


白圩拎着药人,转身走了出去。


应栗栗这边赶忙跟上。


来到殿前。


白圩将这药人随手扔在一边。


随即取来一簇火苗,扔了过去。


火势逐渐变大。


最终这药人被烈火笼罩。


本以为彻底死掉了。


可就在此刻,一道嘶喊声响起。


“白圩,你,你不得好死……你这个药王谷的罪……人。”


应栗栗蹙眉。


“师父?”


白圩面色冷漠,不为所动。


“他是个很好的师兄,对我也颇为照顾。”


“可惜啊,他非要护着那人,与我作对。”


只能送他去死了。


“错也不全在我。”


“怪只怪那人杀我父母,却留我一命。”


“还要把我带回来。”


“在这日光之下,哪里有永远的秘密呢。”


早晚都是要暴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