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疯批皇子登基后,我逃不掉了 > 177章,我不给人做妾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栗栗。”


白圩笑吟吟的看着她。


“有些事,要么别做。”


“做了,就干脆做绝。”


“不然为师便是那最好的报应。”


沈北苍无语拧眉。


刑烈从外面归来。


自红仙口中得知,应栗栗险些被药人拿捏。


当时便吓得后背泛起一层冷汗。


他死不打紧,应栗栗决不能出事。


便决定,在回到京都前,绝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反倒是本人,在饭桌上吃的美滋滋的。


丝毫没有被之前的变故影响到。


这心是真够大的。


“姑娘,您没事吧?”


刑烈找到她,“怪我,不该被白馆主遣走。”


应栗栗眨眨眼,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哥别担心,我这不是好好地嘛。”


“而且……”


她压根想不到自己会被七殿下看上。


毕竟她的相貌,真的只能算是清秀。


世家女里,相貌九分十分的女娘多得是。


她这相貌,便是张开了,顶了天只够的上个八分。


和十二分的七殿下,郎才女不貌。


再者,那位可是皇子。


她就只是个小婢女。


卖身契都在主子手里攥着呢,生死都无法自断。


说白了,自己就是七皇子的私产。


她和七殿下,怎么看都不可能。


应栗栗自然也就没有产生这方面的想法。


“哥,殿下让你跟着,是怕我跑了?”


不然没道理啊。


这位可是殿下的暗卫呢。


与暗七暗九不同。


是玉贵妃留给儿子的。


刑烈:“……”


他久久没反应过来。


没想到,姑娘居然是这般看待七殿下的。


她是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被七殿下护着吗?


“不然没道理啊。”


她托腮思索,“我的重要性肯定是不如你的……”


刑烈抿唇。


她也太小看自己了吧。


“许是殿下对姑娘有情!”


轮到应栗栗沉默、错愕了。


她猛地抬头看向刑烈。


“殿下说的?”


如果是这样,似乎就说得通了。


可是为什么呀?


怎么想都很奇怪,不是吗?


她与七殿下身份悬殊,一个天一个地。


就这地位,能在一起就很离谱。


她突然后退两步,“你告诉殿下,我不给人做妾的,我一辈子不嫁人,就留在殿下身边,绝不做妾。”


刑烈:“……”


她是真的很奇怪。


刑烈本以为她听到这话,会很开心的。


没想到第一反应,就超出了他的预料。


皇子妾,和其他的妾能一样吗?


若有朝一日,七殿下登基称帝。


帝王妾,已经超出了妾室的范畴。


他正色道:“殿下说的是主母。”


应栗栗麻了。


她蹙眉沉思,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


回忆从初见殿下一直到现在。


喃喃道:“我和殿下的相处,很正常啊。”


没什么值得说道的。


怎么就让殿下做了这样的决定呢?


“而且哥,我只是个宫婢。”


娶一宫婢做当家主母。


甚至未来有可能是一国之母。


这也太离谱了吧?


刑烈却也跟着纳闷,道:“有什么问题吗?”


应栗栗猛地反应过来。


是了。


她所处的时代,终究与后世的三纲五常存在着很大差异。


这是一个没有男女大防,寡妇不愁嫁的封建时代。


有些风气,甚至比现代都要开放。


平民出身的汉朝窦太后。


歌妓出身的汉朝皇后卫子夫。


刘彻生母王皇后,是历史上第一位二婚皇后。


同样是二婚出身的歌女被封后的,宋真宗皇后刘娥。


嗯……


不对。


她想这些做什么。


“有没有问题我不知道。”


应栗栗就是觉得不对劲儿。


她内里是个成年人啊。


七殿下是个真正的小孩子。


她得多禽兽,才能对七殿下下手。


心中默念二十四字真言。


“哥,今天这话,我就当没听到。”


刑烈:“……”


默默为殿下祈福。


看来,殿下想要得到姑娘的真情,任重而道远啊。


当然,他也不能理解。


这明明是好事儿。


姑娘在顾虑什么?


好不好事,应栗栗不管。


她却多多少少的产生了ptSd。


当然,她没有被感情伤过。


可那些因婚姻而制造出来的悲剧,看得多了,难免对婚姻本身产生抗拒。


现代社会有婚姻法加持,尚且如此。


更不要说古代了。


她可没那么大的自信,能让七殿下身边一辈子只有自己。


若是将来七殿下登基,必定是要充盈后宫的。


就算他不想,亦是要平衡前朝。


换个角度。


如果她当了女帝,也想后宫美男三千啊。


睡不睡另说。


至少养眼。


“哥,你什么情况?”


左右无事,应栗栗拉着刑烈闲聊。


刑烈微楞。


随后道:“我没情况。”


“不!”


应栗栗摇头,“我是问你怎么成为七殿下暗卫的?”


这话倒是勾起了刑烈的回忆。


这份回忆并不美好。


“小时候,家乡发大水,死了很多人。”


“我和刑焰一路乞讨来到京城。”


“后来被老国公带回了府。”


仔细想想,似乎也没什么可说道的。


比起其他的人,终究是幸运几分。


虽说进了国公府,需要咬牙习武,到底是有的吃有的喝。


玉贵妃失势那年,两人被安插在了七殿下身边。


一待就是数年。


“你们两人是亲兄弟?”


“是堂兄弟,不过也是亲兄弟。”


世上血缘亲人,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


药王谷,入口处。


两个年轻人瑟瑟发抖,全身拘谨的站在白圩面前。


白圩面容冷峻的打量着他们。


“擅闯药王谷,可是会死人的。”


两人忙不迭的跪下,连连告饶。


他们也没想到会这么危险。


当时看到那个眼睛诡异的男人,三人就吓得魂不附体了。


然后就看到自己的哥们,被那男人抓住,一口咬了下去。


再抬头,鲜血糊满了男人的嘴。


犹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而哥们凄厉的惨叫声,以及被啃得血肉模糊的脸,至今都历历在目。


他们俩也顾不得其他,撒腿往回疯狂逃窜。


回去后的几日,可谓噩梦连连。


每每都被噩梦惊醒,汗流浃背。


“说说看。”白圩道。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要说什么。


红仙开口了。


“馆主,这两位是附近山下镇子里的无赖。”


“每日里游手好闲,偷鸡摸狗,口碑极差。”


“被整个镇子中的人所不喜。”


“被吃掉的那位,是他们的头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