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我的师兄太强了 > 第2779章 星空之地,白色宫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仿佛从天上坠落,身体提不起半点仙力,似乎成为了凡人一样。


管妄心里惊骇,发生了什么?


他举目西望,周围漆黑一片,如坠深渊。


不远处便是萧漪一行,手舞足蹈,一起坠落。


片刻之后,眼前忽然光芒闪烁,刺眼的光芒令管妄等人不得不闭上眼睛。


过了一会儿,管妄才缓缓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依旧是一片星空,一轮明月悬挂高空,洒下银色光芒。


点点星光汇聚于天空,横跨天际,形成一条银色大河。


璀璨星光,如同奔腾河水,掀起波澜,向着远处滚滚而去。


“嘭!”


管妄结结实实的砸在地面,发出巨响。


“娘的!”


肉身强悍,摔不死,但是地面坚硬程度超乎想象。


管妄这个仙君也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疼得骂娘。


嘭嘭...


萧漪几个也陆续砸在地上,同样摔得不轻。


过了好一会儿,众人才爬起来。


头顶明月,银白色光芒倾泻在大地之上,将众人照耀得清清楚楚。


“爸爸!”


小黑猛的冲向不远处。


在这里,仙力被禁锢,无法调动。


人形小黑迈着小短腿冲向远处。


萧漪带着大白紧忙跟上,“小黑,等等我....”


“你们,娘的...”管妄那个气啊。


都没看清楚周围的奇情况,就急吼吼的跑向远处,不知道有危险吗?


管妄活了三千多万年,见识多广,但是这样的地方还是第一次见。


在外面探查不到,突然被掉进去,在这里一身实力境界被压制,连带仙识都用不了。


在这,他们就是一个身肉身有点坚硬的普通人。


这地方怎么看都诡异,诡异则代表着危险。


没准他们踏入了某位大佬的潜修之地。


大佬两个字代表着恐怖、危险。


招惹了大佬,一巴掌扇过来,渣都没得剩。


“师父...”殷鸣玉望向管妄。


管妄咬着牙,“跟上!”


“师父,你看!”没走两步,殷鸣玉忽然指着旁边喊起来。


管妄扭头一看,在旁边一个大坑出现在他眼里。


宽十来米,深数米,妥妥的一个大坑。


管妄再回头看看,他们几个人掉下来摔出的坑也就两三米宽,深一米左右。


管妄龇牙,“他的肉身这么强吗?”


殷鸣玉张大嘴巴,又一次被吕少卿的强大震撼到。


这个大坑不用问也是吕少卿摔出来。


肉身越强,摔出的坑就越大。


管妄摇摇头,自己这个小老乡深不可测啊。


八九不离十的天选之子。


管妄招呼殷鸣玉一声,小心翼翼的朝着萧漪她们的方向追去。


坚固的地面,地面长满了青草,偶尔还零散长着的树木,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别有一番景色。


但在管妄眼里,却是那么的诡异。


这样的画面,即便在现在的仙界也难以见得到。


仙界地面被污染许多,生命力如此旺盛的草木己经很少见。


走了许久,爬上了一个山坡,不远处的景象出现在管妄和殷鸣玉眼里。


一栋白色建筑出现在两人视线之中。


一条小河从建筑门前穿流而过,在建筑周围便是各色花朵,在微风之下轻轻摇曳。


月光照耀下来,仿佛是无数个小精灵在跳舞。


殷鸣玉低声的叫着,“这,这是什么地方?”


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建筑,花海,怎么看都显得不正常。


管妄更加肯定了,肯定是某位大佬的潜修之地。


他目光一扫,看到了吕少卿他们。


他急忙带着殷鸣玉冲过去。


“娘的,小子,这里是什么地方?”管妄小声的喊着。


吕少卿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看着他,“老乡,你得减肥啊,这么慢,等你老半天了。”


管妄想打人。


我减不减肥关你屁事。


“这里是什么地方?”管妄再次问道。


“我哪里知道,我还想问你呢。”吕少卿也是眉头紧皱,这里存在着什么呢?


眼前建筑是一座有点类似凡人宫殿的建筑,紧闭的大门印着一个月亮的图案,微微发光,似乎与天上的月亮相呼应。


通体白色,用了不知道的材料建造。


在银色月光之下,散发出一股沧桑古老的气息。


仿佛是从遥远的时空中迁徙出来。


“要去敲门吗?”萧漪低声的问着。


管妄马上就低喝起来,“敲门?你知道情况吗?”


“情况未明,就随便行动,很容易害死自己。”


“做事要三思而后行!”


随后管妄严肃的望着吕少卿,他与其是在教训萧漪,倒不如说是在提醒吕少卿。


吕少卿点头,“说的没错,危险之地,必须要小心行事。”


管妄闻言,心里欣慰。


混蛋老乡虽然可恶,但也不是鲁莽之人。


怕死的家伙,做事肯定不会像小丫头几个,急吼吼,没脑子横冲首撞。


这边刚欣慰,就看到吕少卿迈步向前。


管妄低喝,“干什么?”


吕少卿扭头,“去敲门啊,不然站在这里吹冷风吗?夜深天冷,容易感冒。”


“我乖女儿还小,我怕冷着她。”


管妄气死,喝道,“你知道情况吗?随便去敲门,你找死啊?”


刚在心里夸你两句,你就给我来这一出?


“也是!”吕少卿点头,停下了脚步。


管妄心里再次欣慰,还算听话。


下一刻,他就看到吕少卿望着他,“不如,你去?”


“娘的,你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