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夫君有个心上人 > 第256章 舅舅找外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方芩眯起了眼,“团聚?陆惟像个傻子一样跟在章毓卿后面,大业都不要了,你管这个叫团聚?”


说实话,方墨冷哼:“那是大人和夫人夫妻两个之间的事,跟你没关系!上次大人跟你决裂,可是放话出来了,再见你,只当不识!你要是再做坏事,别怪大人对你下手!”


陆惟和方芩割袍断义的那天,方墨也在,见证了方芩屈辱的时刻。


方芩脸上十分挂不住,拨转马头往城里的方向走,不想再搭理方墨。


方墨见他身影跑远了,这才方向,双腿一夹马腹,追章毓卿去了。


就在盛归心和章毓卿出城没多久,齐胜天带着麾下的精锐部队杀气腾腾的奔向了锦城,想趁盛归心刚打下锦城,人困马乏,士兵倦怠之际,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齐胜天的军队离锦州很近了,探子们很快把消息报给了在村子里查看民情的盛归心和章毓卿。


章毓卿的第一反应就是“伤养好了?”


“估计差不多了。”盛归心搓着下巴微笑。


早在拿下锦州时,为了防止锦州城的百姓害怕惶恐,盛归心麾下的军队就没进城,而是分批撤回了驻地,只留了少部分人维持治安。


章毓卿要钟鹤赶紧回去锦城通知还留在那里的陆惟,钟鹤刚出村子就被盛归心拦住了。


钟鹤急的不行,又打不过盛归心,巴巴的说着好话。


“连从齐胜天手里跑出来都做不到,要他何用?”盛归心懒洋洋的说道,心里巴不得齐胜天给力一点,先把陆惟捅死,也算做了件好事。


反正锦城如今从某种意义上说不过是个空城,齐胜天夺去又如何,大不了明日再抢回来。


盛归心吩咐属下把钟鹤扣下来,摘了背上的弓箭和腰间的匕首,让钟鹤老实在村子里呆着。


然而他刚回到村子里,就敏锐的发现少了个人。


“盛将军!”杜景仪热情的迎了过来,给盛归心端了一碗茶水,“乡下地方,没什么好东西,您将就用些。”


盛归心抬手挡住了杜景仪要递过来的茶盅,左右一看,并未看到自己想的那个人,微笑问道:“你们主子呢?”


杜景仪一个人顶着银枪将军那慑人的视线,压力不可谓不大,端着一副标准的接待大客户的笑脸,“圣女大人说了,这个地方得好好看看,她出门去了!”


盛归心笑容微微收敛,眸光中风雨欲来,“她到底去哪了?”


杜景仪叹口气,真诚的说道:“将军,您心里都明白,就别问我了。”


章毓卿知道盛归心不会派人去通知陆惟的,她太了解盛归心是什么样的人了。从小到大,盛归心对她都表现的像个独占欲极强的狼崽子一样。


盛归心不能容忍陆惟还活着,只要陆惟活着,就代表他的珍宝被陆惟霸占着。


所以,章毓卿假借派钟鹤去通知陆惟,吸引住了盛归心的视线,她则是悄悄跑回了锦城。刚跑出城,她就看到空中传来一声呼啸,一朵艳红的烟花在高处炸开,红色烟雾凝聚成的图形久久不散,方圆百里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这是凉州秘制的传讯烟花,意思是有敌来袭,速速撤离。


章毓卿心中一凛,是谁放的烟花,陆惟吗?


半路上,章毓卿又碰见了方芩,挡在路中间。


看到方芩,章毓卿心里都明白了。


这回没有外人在场,只有何琦和刘全护送着她往锦城狂奔。


章毓卿勒停了马,笑的一脸热情,语气却讥讽无比,“哟,这是谁啊?这不是小舅舅吗!外甥媳妇给您请安了!”


方芩险些被这一声“小舅舅”给噎的背过气儿去。


他上辈子造什么孽,要被章毓卿喊一声小舅舅。


“小舅舅在这干什么啊?”章毓卿又阴阳怪气的说道。


方芩憋着气,说道:“我们的人探到有大批红莲匪徒往锦城进发,想必不是你们的人。”


“哎呦,小舅舅是不是吓死了?”章毓卿继续输出,“可别怕!您躲您那好外甥怀里就行!”


方芩深吸一口气,咽下一口老血,“我已经发了烟花讯号通知陆惟,之前我看到凉州侍卫护送小郡王,像是往这里来……”


“那瘸子也来了?他来干什么?给这边的老百姓表演宗室子孙身残志坚?”章毓卿毫不留情的讥讽道,“那瘸子知不知道你是他失散多年的小叔叔啊?哎呦呦,你们叔侄是要在这里相认吗?相认的情景一定十分感人吧!将来小皇帝趴在你这个叔爷爷的膝头让你享受儿孙环绕天伦之乐的时候,你一定很幸福吧?”


小郡王是大夏宗室,陆惟官方认证的好友,他能不知道太后想嫁给陆惟?他绝对也是幕后推手!


章毓卿想起这些人就牙根痒痒,一个都不想放过。


方芩忍无可忍,叫道:“章毓卿!你别仗着陆惟稀罕你你就这么嚣张放肆!”


“你才嚣张放肆!”何琦怒吼道,举起刀就要跟方芩打起来。


方芩从马背的刀剑匣子里抽出一把长刀,怒道:“我好声好气跟你们说话,你们能不能不要如此咄咄逼人!”


刘全嘿嘿一笑,猛的从马背上站了起来,身形如鬼魅一般跳到了方芩马上,把方芩吓了一大跳,飞身从马上跃下,正要一刀砍向刘全,刘全手里提着的一个精巧木箱突然打开,一张大网铺天盖地的从箱子中激射而出,把方芩从头到脚罩了起来。


方芩大惊,挥舞着手里的刀想砍断大网,刘全猛的一拉绳子,大网收缩绊倒了方芩。短短一瞬间的功夫,方芩就成了网里的鳖,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放我出去!”方芩又惊又怒。


章毓卿翻身下马,从地上捡起一根小树枝,隔着大网缝隙戳了戳方芩的脸蛋,揶揄道:“皇孙殿下好大的威风,哎呦,我不放,你能把我怎么样?来打我呀!”


方芩对章毓卿怒目而视。


在章毓卿的示意下,何琦把网兜连方芩一起吊在了路边的树杈上。


方芩气的面红耳赤,“我来是想跟你们好好谈谈的,你们,你们……”


章毓卿等人翻身上马,方芩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他越来越远,服软认怂了,叫道:“夫人,你快放了我!我跟你一起去救大人!”


远处的章毓卿停下了马,转头又跑了回来。


方芩心中大喜,“快放我……”


话未说完,他眼睁睁的看着章毓卿从地上捡起了他的佩刀,扔给了刘全。


“我就说好像忘了一个什么东西!”章毓卿感慨道,当一旁网兜里张牙舞爪嘶吼着放他下来的方芩是空气。


反正陆惟肯定看到了方芩发出的信号,一定会往她这边赶的,她不着急。


离锦城还有三十里的地方,章毓卿正面碰上了策马往她这边狂奔的陆惟。


看到对方的一刹那,夫妻两个都松了口气。


“怎么就你一个人?小郡王呢?”章毓卿问道。


陆惟有些诧异章毓卿怎么知道小郡王也来了,简单说道:“他有人护送,我们不用管,你怎么知道他来了?”


章毓卿柳眉一挑,笑容讥讽,“小舅舅来跟我说的呢!人家现在身份大白,是正儿八经的皇室子孙,不过话说回来,你居然想让小舅舅娶太后,那他到底是小皇帝的后爹还是叔爷爷呢?你都没想过这点吗?还是说你们都不在乎?啧啧,贵圈真乱!”


陆惟冷不防被阴阳怪气了一脸,深吸一口气,快刀斩乱麻,“我已与他割袍断义,以后相见,只当不识。他们乱他们的,跟我们没关系,方墨应该跟你说过了吧?”


他不趁早把自己撇清楚,不知道章毓卿还会继续输出些什么。


傍晚夕阳西下,众人沿着小路跑到了盛归心地盘上的一个县城。


还未进入城门,章毓卿就感受到了一股肃杀的气场,盛归心正在点兵点将,准备开拔出去,跟齐胜天短兵相接,打一场,挫挫先头部队的锐气。


看到章毓卿平安回来,盛归心一颗提着的心才放回肚子里,生气的瞪了她一眼,便转头去整顿军队,至于陆惟,他连个眼风都不屑于给。


越来越多的百姓得知了齐胜天要打锦城的消息,都跑进城里来避难了。


章毓卿眼尖的发现一辆马车也混在避难的人群中,装饰华丽,有二三十个凉州侍卫护送,在一众穷苦老百姓的平板车和担子中格外显眼。


风吹过马车车帘,露出了小郡王苍白消瘦的侧脸。


章毓卿拉过陆惟,指了指那辆马车。


陆惟摆手,示意自己不方便出面,退后一步,躲到了人群后面。


章毓卿便带着手下几个人走了过去,走到了小郡王跟前。


小郡王看到章毓卿,脸色称不上友好,“陆夫人,又见面了。”


章毓卿笑颜如花,“我听你小叔叔说你来了,还不信,以为你小叔叔诳我呢!”


“什么小叔叔?”小郡王茫然。


章毓卿一脸吃惊,“你不知道?你忘了?方芩啊!怀帝的嫡孙,端淑郡主的亲弟弟,你的小叔叔啊!”


小郡王一张脸青青白白,被“小叔叔”三个字恶心的不轻,“他也来了?在哪?”


“他啊……”章毓卿拿帕子装模作样的在眼角点了点,表情十分夸张的叫道,“他死啦!”


心上人小剧场:


方芩:章毓卿,你居然咒我死这么惨,我!%&%$*&*%^#!


陆惟:我老婆是个重口味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