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末世从封王开始 > 第708章 大牢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稳定人心,西线兵败的事,必然要尽可能的隐瞒。


可从傍晚时分,街道上不断调动的军队,还是让京城的百姓感觉到,朝廷肯定出大事了。


可偏偏在有心人的传播下,西线兵败的事情不但被传开了,而且还被添油加醋了一番。


到了第二天清晨,百姓之间不可避免议论起来。


“听说了吗?朝廷西线大败了!”


“嗨……这事儿谁不知道,我还不知道朝廷不但败了,而且还是惨败!”


“如何惨败?”


“几十万大军,被雍王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击溃,朝廷军队死的死逃的逃,我看要不了多久……雍王就要打到京城了!”


“那这雍王还真是厉害,莫非真如传言所说,这位才是真的天子?否则岂会这般容易就胜了!”


“就是,想必是老天爷都在帮雍王!”


“我说诸位,这些话可别乱说,小心官府问罪……”


京城各坊被严格管控,可坊市内却相对自由,所以才会有人员聚集,众人才会乱七八糟议论。


就在这时,街道两头出现了官差,并飞速朝着议论这些人冲来。


“全都别动,蹲下……”


“谁要是敢乱动,当场打死!”


官差们语气严厉,可把街上百姓吓得不轻,周围几百号人全都老实蹲下,不敢多说一句话。


最终,差役们将刚才议论的十几人围住。


“大……大人……你们这是要……”


没得这人把话问完,带队的捕头大声呵斥道:“擅议国事,妖言惑众……全都绑了!”


十几名差役立刻上前,先是用水火棍把中间这些人打了一顿,接着才用绳索开始绑人。


在一片哀嚎声中,差役们的动作很快,将刚才“瞎议论”的十几号人,全都绑起来并带走。


只等这些官差离开后,街道上蹲着的其他人,才陆续起身匆匆离开。


可还是有不明就里的人,询问同伴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人议论国事,你我可别乱说这些!”


“议论什么国事?出什么大事了?”


“闭嘴,都说了不让瞎议论,你也想挨一顿打被抓起?”


人群陆续散去,可刚才发生的一幕,还在京城其他地方上演。


明明对城内有严格管控,可各种谣言还是到处传播,这让辑事监总管刘正很是头疼,谁让他这事儿一直又他负责。


若是城里的谣言,传到了皇帝耳中去,刘正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位置能不能保住。


如今的皇帝,在经历接连大败后,性情已变得癫狂嗜血,昨夜就有七名太监因各种“小问题”,全被赵维隆下令杖毙。


刘正有压力,但他知道排解压力,所以此刻他把心腹手下都召集在了一起。


“照你们这样抓下去,别说咱们辑事监的牢房,就是应天府的大牢也装不下,差事不是你们这样办的!”


看着低头的一种手下,刘正心中更是生气,呵斥道:“一个个平日里耀武扬威,自诩办差如何迅速,如今这件事……怎没见你们迅速起来?”


“端妃失踪了,你们查不到行踪,这事儿咱家忍了,如今谣言都快挤进皇城了,你们还是没抓到雍王的间隙,你们让咱家如何跟皇上交代?”


刘正是越说越生气,说到最后他直接起身,用手拍打起了桌子。


“公公,我们……也不是没抓到人!”


听到手下有人狡辩,刘正怒斥道:“闭嘴!”


“抓到了人?你是不是还要跟咱家说,犯人已经签字画押认罪了?”


听到刘正这样说,方才说话那人岂敢多言,此人很自觉的低下了头,不敢与刘正对视。


“屈打成招拿来糊弄我,难道咱家还敢用这个去糊弄皇上?”骂完这话,刘正一把抓起桌上纸币,直接朝刚才说话那人砸了去。


此人不敢躲避,在挨了一记“砸”后,“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公公恕罪!”


见刘正发飙了,在场众人皆是心有戚然,一个个战战兢兢低下了头。


“咱家告诉你们,三日之内……若是你们查不出线索来,你们就自裁谢罪吧!”


“不要怕,到时候咱家会在黄泉路上,跟你们做伴儿!”


这一次,刘正确实被逼急了,以至于他向手下极限施压。


辑事监的牢房人满为患,在相隔不远处的刑部大牢,里面关押者不同寻常的一批人犯。


这些人犯衣着得体,行止之间自有威仪,一看便知是富贵之人。


事实上,这些人全都是官员,只不过是被革职的官员。


这些人都有统一的标签,他们当初是端妃的支持者,并在此前“倒端”行动中,被皇帝保下来为己所用。


这些人本以为,有皇帝罩着会很安稳,哪知遇上了雍王造反这种事。


借助清除雍王同党的名义,他们这些本打算忠于皇帝的官员,在南北两派的倾轧下,全部都被罢官下狱。


众人低声闲聊之际,牢房外的大门被打开,几名差役押着一人进来。


“万安兄,你怎么也……”


“真……真是万安兄!”


最后送进来的中年男子,让在场众人都有些惊讶。


此人去年就被罢官,早已不在朝堂上,按理说清算不到他头上。


来人满脸苦涩,说道:“莫非你们都忘了?我家小女是雍王侧妃!”


一听这话,众人恍然大悟,也就觉得黄万安丝毫不亏了。


便有人说道;“我们都是被牵连,万安兄……你这可真是和反贼有瓜葛了!”


“是啊……我是罪有应得!”黄万安叹息道。


当年若非皇帝赐婚,黄万安无论如何都不会把自己掌上明珠,嫁给赵延洵这种麻烦缠身的藩王。


可皇命一下,不遵就是抗旨,让黄万安不得不遵旨而行。


谁能想到,原本所有人都以为死了的雍王,如今竟会带兵打回来,而且还威胁到了朝廷安危。


此刻,黄万安已经没功夫去想,自己女儿是否还活着,眼下他更担心一家几十口的安危。


众人叙旧之时,只听后方差役呵斥道:“别废话了,赶紧进去!”


往日高高在上的官员,如今不过是阶下囚而已,差役们自然没有好脸色。


黄万安是最后一个来的,他被单独关押在一间牢房,此刻独自一人蹲下,思考者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待差役离开后,里面有人说道:“早晨我听差役说,雍王在汉水大大胜,朝廷十几万大军被打没了,万安兄……你在外面可曾听说了!”


“是啊,到底怎么回事?”


这一问题,立马引起众人好奇心。


但此刻,黄万安那有心思讨论这些。


于是他提醒众人道:“诸位,只怕雍王兵临城之际,便是我们人头落地之时!”


一句话,让现场众人如临深渊,一时间再无人开口说话。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