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末世从封王开始 > 第103章 俩道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了何四道一番话,赵延洵对他产生了兴趣。


“你会做法事?”这句话,是赵延洵亲口问得。


从这一点何四道可以确定,自己混入王府的有机会了,得赶紧把这位王爷舔好。


“王爷说笑了,区区法师,贫道自然会做!”


“除此之外,山医命相卜,天文地理贫道亦有造诣……”


对何四道后面说的这些,赵延洵其实不大感兴趣,这厮只要能做法事忽悠人就好。


为什么赵延洵看中何四道这一点,那是因为他需要这么一个人,帮助他与上天沟通。


简单来说,赵延洵想要神话自己,需要何四道这样的专业人士,替他把事情办妥当。


“斋醮法事,你可精通?”赵延洵又问道。


道教的斋醮科仪是以人神相通、神仙信仰为基础的一种宗教仪式。


赵延洵为什么会知道?因为前世的某历史神剧里面,那位皇帝就喜欢修醮炼丹,恰好被他记了下来。


如今正好为他所用,若是有了这道士,那后面他就可以找人写清词了,关和泰这厮是个好人选。


何四道满嘴跑火车,但做法事他是真的会,所以此刻他很淡定道:“王爷,斋醮法事于贫道而言,轻而易举!”


点了点头,这人确实是有用。


此刻赵延洵灵机一动,随即又问道:“你可会炼丹?”


炼丹?说实话何四道不会,但如果赵延洵需要的话,他也是可以会的。


他现在饥肠辘辘,必须要找个能吃饭的地方,管他会不会先应下来再说。


“贫道会一些……”何四道回话道。


“多久练一次?有没有过爆炸?”赵延洵紧接着问道。


也不知为何,在当下这个时代,火药并没有被发明出来,这让赵延洵极其需要这方面的人才。


他隐约记得,前世历史上的火药,好像就是方士炼丹发现的,于是赵延洵才有此问。


对于火药,赵延洵只知一硫二硝三木炭这句话,可这句话变不成火药来。


木炭还好说,硝石哪里去找,硫又该如何获得,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而这些道士炼丹,材料都要自己去找,所以赵延洵看中的是他们寻找原材料的能力。


对于炼丹,赵延洵连续问了两个问题,这让何四道很是犯难。


如果赵延洵喜欢炼丹,和他专业不对口,那他想靠大树乘凉的想法不得落空。


张兄弟不就喜欢搞这些,直接把他给带上不就好了……何四道暗暗想道。


“回禀王爷,炼丹这事儿贫道虽会,但却不常做……倒是贫道师弟喜欢此道,平日里搞得鸡飞狗跳!”何四道答话道。


这下赵延洵兴趣更浓,追问道:“炼丹的材料,都是你们自己寻的?”


“这是自然!”


点了点头,今天出来赵延洵的收获不小。


“那好,既然你和你师弟有此本事,可愿一同如我王府?”赵延洵问道。


求之不得啊……何四道心中狂喜。


但他这人心思多,此刻保持了外表平静,更多了几分高人之感。


“王爷盛情,贫道不敢辞拒!”


说到这里,何四道紧接着说道:“但贫道有一师弟,手底下也有些本事,不知王爷能否让他随贫道一天入王府?”


在赵延洵的眼里,眼前这道人能够不忘自己师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但在何四道心中,没有那位喜欢炼丹的师弟,他这戏根本演不下去。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叫你师弟,一道入王府做个客卿吧!”赵延洵大度道。


这让何四道心里乐开了花,随即他答道:“多谢王爷!”


“那好……派几个人,跟他去一同去请他师弟!”赵延洵随口道。


然后他便不再多说,直接打马就离开了,而方胜点了几名侍卫留下,也带着人跟了过去。


对赵延洵来说,跟何四道亲自问答几句,就已经对其十分礼遇,没必要再做更多。


“道长,请吧!”留下的侍卫开口道。


何四道点了点头,然后才带着几名侍卫离开,路过刚刚追赶自己的差役时,何四道直接将对方无视了。


靠上雍王府这颗大树,往后的日子会轻松许多,他何四道再也用不着坑蒙拐骗,朝不保夕的活着了。


在王府侍卫的陪同下,何四道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来到了自己的住处。


南城本就是穷苦百姓聚集地,但他住的地方,却是百姓中最穷苦的地方。


以至于何四道此刻都很尴尬,直接让侍卫们在外等候,他一个人进了巷子去寻人。


巷子各种脏乱差,既然何四道说不用进,侍卫们自然不会自寻麻烦。


这让何四道安心了许多,毕竟他是去王府做高人的,怎么能被人看见当下的寒酸样。


何四道的师弟名叫张君如,其实更准确的说,人家张君如才是正儿八经的道士。


五年前张君如师父死后,就剩他本人守着破败道观,一个人搞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也正是在五年前,何四道饿晕在道观外被张君如救下,于是就留在了道观做了道士。


两人以兄弟相称,何四道脑子活泛,于是在道观里学了符箓占卜,靠给人做法占卜也能挣些小钱。


两人就这样过活着,甚至还打算过个几年经济好转,再收两个徒弟吧道观传下去,可那知天有不测风云。


在张君如的十次炼丹实验下,这座传承了近百年的道观,被爆炸导致的大火给烧了精光。


两人没了落脚的地方,甚至连半点儿家当都没有留下,于是只能进城谋生计了。


可城里样样都要钱,他俩身无长物,所以干脆在贫民窟内,搭了个棚子随便住下。


今日何四道不顾戒严令也要出去,完全是因为饿得受不了了,逼得他必须要出去找东西吃。


走进巷子深处,忍受着周遭传来的恶臭,何四道来到了一处窝棚前。


窝棚内的草席上,背对外面睡着一个青年,此刻一动不动躺着。


踹了一脚地上的石头,何四道探身问道:“君如?你没死吧?”


城里有吃人的怪物,何四道这样做也是保险起见,他可不愿不明不白死掉。


“你偷的东西,我就死饿死也不会吃!”


听到熟悉的话语和态度,何四道在庆幸的同时,又感到极其的不爽。


他娘的自己冒着危险出去找东西吃,这家伙坐享其成还扮清高,真要到了快饿死的时候,你看看自己吃还是不吃。


“你哥我是那种人?道门弟子岂能做这些偷鸡摸狗的营生!”何四道背起手道。


草席上的青年这才转过身,审:“那你回来做什么?”


听到这话,何四道就更生气了,这是人说的话吗?


但他也知道张君如心直口快,更关键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王府侍卫还在外面等着。


“君如,我在雍王府给咱们谋了差事,你我的好日子来了!”何四道笑着说道。


见张君如面露怀疑,何四道就把刚刚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往后,你就是我师弟了!”何四道着重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