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末世从封王开始 > 第117章 官道林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延洵所料不差,在看到出城百姓寥寥无几时,都司的人也打算关闭城门。


所以王宗带着赵延洵令牌,来到都司说明情况后,陈安明直接就同意了。


永宁门,零零散散还有百姓出城。


当士卒们要关闭城门时,那些姗姗来迟的百姓们,反倒加速跑了过来。


“要出城门的快点儿,马上封闭城门了!”当值百户大声呵斥。


挑着担子,推着板车的百姓,蜂蛹一般朝大门挤了去。


一时间城门处变得极为拥挤,这是今日最后一波出城潮了。


士卒们被挤到一边,逼得他们操起刀鞘一通乱砸,现场又引起了一片嘈杂声。


见最后一波人走得差不多了,永宁门当值百户高呼道:“封锁内城门,不许任何人出入!”


轰隆隆……六名兵卒推动着沉重的城门。


关城门也是个麻烦事,从大开到完全关上,足足花了十几秒钟。


城门之内,几十名士兵拦住了还要出城的百姓,让这些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城门关上。


“大人,开门让我们出去吧!”


“大人,求求您了……”


百姓们哭哭啼啼,站在城楼上的百户却气不打一处来,自己不让他们走是救了他们。


“全都回去,回去!”百户大声呵斥。


此刻,内外城门之间瓮城内,所有百姓已经全部出城,外城门也在士兵的推动下徐徐关上。


砰的一声巨响,城门严丝合缝关上,士兵们从城门内两侧扛起沙袋,全部扔在了城门内,他们是在加固城门。


当沉闷内被堆满沙袋时,护城河上的三座吊桥也被拉了起来。


护城河有近五十米宽,但在吊桥处仅有二十米宽。


晚上关闭城门是基本操作,但吊桥却极少收起来过,收这玩意儿极为麻烦。


当吊桥也被拉起来时,也能吃与外界联系彻底断绝。


内城门处,老百姓苦求无果下,只能老老实实回家,等待下一次城门开启的机会。


陇右多丘陵,元阳城占了大片平底,其近郊小山丘陵多,不太适合耕种。


这也就导致,除了城外京郊人口不是太多,当然这些人全都逃亡或是变异了。


之前城外游离的丧尸,多半就是本地产生的,其他府县的大批尸潮,还没有祸害到元阳城来。


再说那些出了城的百姓,出城之后他们走了不同的,去投奔自己的亲戚朋友。


没有亲戚朋友的,则大多往东南方向去,这个方向的府县要富庶的多。


如果当下是天灾,他们这些操作是没错的,可惜城外还有更大的人祸。


出城百姓中,有一支队伍格外与众不同,因为队伍之中青壮很多,妇孺的比例只占了一半。


更加不同寻常的是,他们这支队伍里还有几匹马,可以轻松拉起几大车的行礼,让赶路的人可以轻松许多。


张子明是这伙人的头领,此人年龄约莫三十,看起来儒雅随和的样子。


但真正了解他的人,就绝不会认为他好相处。


十多年前,张子明还是一个书生。


可惜还未等他过了童生试,却被同乡士绅觊觎家财,逼死了他的父母,还给他安了一个杀父弑母的罪名。逼得张子明不得不天涯亡命。


因为脑袋好使,他还加入过马匪,可在大仇得报后便退了匪帮,改头换面隐居在元阳城内,招募了些弟兄干起了马贩子的生意。


“奇怪……怎么这么安静,出城的人怎么走着走着就都不见了?”


看着路边不时出现的行礼,以及不知什么原因撂下的鞋子,张子明就更加感到奇怪了。


城内有大疫,出现了吃人的怪物,难不成这城外也有?


张子明嘴角露出了笑容,这一切未免太过夸张。


为了城内的安全,这帮人才把百姓放出城,也是真够无耻的……张子明暗暗道。


既然知道官府的打算,张子明还选择出城,是因为他有更好的去处。


作为马贩子,他在原山府有一处马场,足够安置好手下的伙计们。


这时,一名壮汉加快脚步来到张子明身边,语气凝重道:“东家,情况不对……”


“出城三十多里,路上一个人都没看到!”


他们出城的时间较晚,毕竟家大业大,不像小老百姓简单打包就能走。


其实他们运气已经极好,出城之后还安稳走出了三十里,多数人没走出十里就被丧尸缠上了。


官府出人把城外丧尸引走,最多也就引出了三四十里,但官府的人离开后,这些丧尸又如返潮一般返回了。


最先出城的那一批百姓,当场就被撵得四散逃离,当然就有了路上空无一人的场景。


这个时候逃命,绝不能再官道上跑,那样一定跑不赢丧尸,所以百姓们都是往林子里跑。


在死了一批人后,勉强活下来的人就明白,只有先躲起来才能存活。


当然了,有些人摆脱了丧尸后,便沿着小路返回元阳城,但多数人还是往选择继续投奔亲友。


许多人即便经历了丧尸,也还是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再说张子明一行,他的的动静其实很大,很容易吸引了游荡在道路两侧林子里的丧尸。


林子里不光有丧尸,还有许多幸存下来的人,此刻他们全都躲在树上,张子明一行早就被他们发现。


但他们全部都没出声,因为丧尸就就在树下,啃噬着他们的亲人。


当张子明一行越发靠近,他们闹出响动的吸引力,盖过了丧尸们嘴里的血肉。


“嗷……”


一头丧尸站起身来,看向了官道上的张子明一行,其余二三十头也都撇开了血肉。


“嗷呜……”


随着一道尖厉的嘶吼声,全部丧尸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官道。


因为做过马匪,张子明的警惕性极高,听到动静立马高声道:“有动静,大家小心!”


他手下这些青壮汉子,一个个都操起了家伙,个个都拿着人高的木棒。


“林子里有东西……”有人惊呼道。


丧尸以飞快的速度冲来,活物比血肉更让他们兴奋。


“好像是人……”


听到这话,张子明突然想起元阳城中所传,如今有人吃人的怪物出现。


“什么人?”队伍中一名汉子出言呵斥,然后猛的一棍砸了出去。


冲过来的丧尸被砸倒下一个,但冲向这汉子的一共是两头丧尸,随即他就被第二头扑倒。


只是一口,这精壮汉子就被咬断了动脉,发出了刺耳的惨叫声。


同伴们根本来不及解救,因为下一个他们也面临了相同危机,整个队伍被林子里的丧尸冲得七零八落,混乱一片。


小孩啼哭声,妇女尖叫声,青壮惨叫声……此刻在这林间道路上汇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