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末世从封王开始 > 第725章 渡河之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724章末尾增加了两百多字,大家可以去看一下,需要刷新缓存!)


六月二十二,济水以东,一条大船停靠在岸边。


寥寥百十号人,此刻站在简陋的码头上,相互间正在道别。


已上任军团主将的卢立清,看着眼前须发皆白的老者,极为真诚道:“老先生,还是派一些护卫吧!”


有皇帝给予的“无限”权力,卢立清上任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左右金吾卫控制。


骁武卫和骁骑卫两支骑兵,是他带过的老部下,自然也愿意听从他的命令。


控制了这四支老禁军,卢立清的腰杆瞬间硬了,再加上他的资历和权力,经过三天时间安抚和调整,才总算将全军整合下来。


这算得上是好消息,但卢立清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根据探马来报,河对岸的雍军船只已快打造完毕,发动进攻就是这几天的事。


于是济水以西的朝廷军队,这几天一直处于战备状态,包括夜晚也加强了巡逻,以应对雍军突袭。


实际上,也是在到任之后,卢立清才知他的麻烦不只是雍军,还有已经动摇颓废的军心。


对于能不能打赢,不只临时抽调的卫所,就连老禁军的几个卫所,一样持消极怀疑态度。


更让人心忧的是,在京城内传播的谣言,如今军中也有人议论。


当朝皇帝弑君弑父,雍王才是天命所归之人……这样的论调,私底下有不少人议论。


为此,为提振军心稳定士气,卢立清杀了七八十号人,其中还有三名千户。


且说现在,卢立清面前的老者,便是太傅方弘基。


听到卢立清的好意,方弘基笑着说道:“大将军,那雍王统帅十万兵马,想来也有些气度,不会要我这条老命!”


“大将军的担忧,老朽多谢了!”


言罢,方弘基便转过身,对随行者说道:“其实你们也不必跟我去,能留下就留下吧!”


这次跟随方弘基渡河的,除了副使邱佑先,还有方弘基的几名学生,当然还有撑船的工人。


兵部侍郎邱佑先,之前自作主张出使过雍军,这件事并未被追究责任。


且因他收聚溃兵有功,朝廷还对他褒奖了一番。


如今他身体未完全康复,在得知方弘基要出使雍军,他便上奏朝廷与其随行。


此刻,方弘基让其他人留下,是不想让更多人犯险,直到现在他还在为朝廷保留人才。


可他的话音落下,现场却无一人回应。


最终,还是邱佑先开口道:“老先生,该上船了!”


方弘基点了点头,神色中失望偷着欣慰,可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上了船,在卢立清目送下,船只向远处徐徐使去。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卢立清想到了这一句。


方弘基虽已老迈,但其言行却是真正的壮士,值得所有人钦佩。


再说船上,虽然所有人都有渡河的勇气,但此刻还是觉得心情沉重,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当船只渡过河中央,卢立清忍不住问道:“邱大人,你对雍王是何观感?”


邱佑先一直在济水前线奔走,两人是今早才汇合,还没来得及深入交谈。


“惭愧,下官虽然去过雍军大营,却未有机会面见雍王!”


听到听到,卢立清不由感到疑惑,这算是怎么回事。


想起当日的时,邱佑先又感到心口疼,但还是解释道:“雍王只派了灵王见我!”


“此贼当真狂妄!”方弘基沉声道。


只骂了这一句,基本上没啥卵用,方弘基便接着问道:“你说这次去见雍王,议和成功有几成把握?”


“或许……有个三四成吧!”


这话邱佑先说得很勉强,实际上他觉得一成把握都没有。


在汉水大战之前,雍军都已经傲慢到,连谈判都机会都不给,如今其声势更大,又岂会再和朝廷议和。


方弘基不是傻子,从邱佑先的表情和语气,他便猜到了真实答案。


方弘基接着问道:“你在汉水没见到雍王,这次雍王可会见我?”


“这……下官实在不知!”邱佑先一脸苦涩。


从始至终,就没一件事可以确定,这让方弘基也不免担忧起来。


济水一百米多米宽,没一会儿他们的船就到了岸,同时也被巡逻的雍军士兵围住。


没等方弘基等人上岸,雍军士兵便呵斥道:“什么人?”


邱佑先当先走出,对前方雍军士兵说道:“朝廷钦差,奉皇命面见雍王!”


“此番交涉,关乎两军安危,烦请通禀!”


这一次,邱佑先的态度很谦和,只为了能够尽快见到雍王,而不是向上次那般整些幺蛾子。


带队的百户让众人报出详细身份,然后才让人赶去平远现场通报。


至于方弘基等人,并未得这位百户允许上岸,所以只能继续留在船上。


而在平远县城内,赵延洵正在召集官员议,主要是关于后勤方面的。


近十万大军吃喝拉撒,绝对是非常繁杂的工程,每天需要协调的事有很多。


当然了,相比于之前一帮武人忙活,如今的情况已经好了许多。


就在这时,传话的士兵来到了议事大厅外。


此刻里边儿正在议事,于是这士兵便向外面的太监禀告,这些太监都是林全带来的。


很快,消息传到了林全处,然后林全又告诉了赵延洵。


“朝廷又派使者来了?”


听到这话,大厅内一众官员都愣住了。


眼下大战一触即发,朝廷还派使者来了。


林全答道:“正是,钦差是当朝太傅,好像都七十多了……”


听到这话,赵延洵不由笑道:“七十多了还来两军阵前,那我不孝的侄子也忍心!”


“殿下,伪帝不仁,自然不会体恤老臣!”


“正是如此!”


一众官员议论纷纷,直接把赵维隆骂得体无完肤。


示意众人安静,赵延洵便说道:“之前朝廷派过使臣,差点儿被我那二侄子骂死……”


“这位老臣都七十多了,若这次再派人跟他斗嘴,只怕真会把他气死!”


说了这些废话,赵延洵接着问道:“你们说,本王要不要见他?”


众人沉默一阵后,便有人说道:“殿下堂堂正正,有何不敢见他!”


又有人说道:“殿下,这位方太傅在南方士林威望甚高,若是能劝得他弃暗投明,对殿下收复南方五郡大有好处!”


“正是如此!”


听到这话,一众官员纷纷附和,甚至有些摩拳擦掌起来。


毕竟,如果真能劝得方弘基归附,那无疑是大功一件。


“既如此,那孤就见他一见!”赵延洵沉声道。


他已派了人去南方,劝说这些人“弃暗投明”,既然这个方弘基有些名气,那也确实可以召来见见。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