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末世从封王开始 > 第748章 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处置了这些官员,赵延洵的事还有很多。


第一件事,他得让城内军队陆续撤出。


如今城内军队十几万,全挤在里面只会生事,撤出大部分到城外休整,对回复秩序是有益处的。


各处仓禀他都得去看看,各处衙门也得去走一走,把所有条条框框都理顺了。


对赵延洵而言,仗在打胜之后,才到了他忙碌的时候。


随着官府陆续恢复运转,城内的秩序也在逐渐恢复,至少人心是安定了下来。


京城南城某坊内,一处非常普通的小院外,外围驻守着大批士兵,远些则有大批百姓围观。


破败的院子门口,摆放着一顶格外华丽的娇子,明黄色的外包锦缎上,刺绣着龙凤花纹。


院子里面,苏楚云和曹云辉二人,极为恭敬站在房门处,看着一个小屁孩儿来回跑动。


而此刻,端妃本人坐在屋内,从房门望着远处巷子口。


“姑姑,咱们还是先走吧,这小孩子侄儿会命人看管好,把他交到他奶奶手上!”


这个时候,也只有曹云辉才敢开口。


端妃叹了口气,明面上她是在栓子的奶奶刘氏,实际上她是在等自己亲儿子。


可惜到了现在,时间已近中午,端妃都没能等到人,她这份儿心也就淡了。


三年前,赵延洵主动请求就藩,便让端妃觉得母子关系出了问题。


通过她这段时间的分析,端妃觉得之所以与儿子关系变差,是因为她这位母亲太过强势,从没有在乎儿子的真正想法。


事实上,作为一个“古人”,在亲子关系中,端妃能想到这一层,着实是前无古人。


但她还是分析错了,所谓的关系差,不是因为她这个当妈的怎么样,而是因为儿子的灵魂变了。


此刻,听到曹云辉的劝解,端妃也没了再等下去的心思,于是她向栓子招了招手。


小孩子立马跑到端妃面前,清澈的眼睛盯着她看。


“栓子,看来是等不到你奶奶了!”端妃叹息道。


这两天城内大乱,刘氏半夜悄悄出去打探消息,直到现在还没回来,实在让端妃感到担心。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在这两个多月时间里,她竟和一个普通老妇有了交情。


端妃站起身,从身旁柜子里拿出一个包裹,将其递到了栓子手中。


“拿去吃吧!”


小孩子拿到零食,自然高兴得很,嘻嘻哈哈在房间里蹦跳起来。


端妃走出了门口,院子内外侍立的士兵们,在苏楚云和曹云辉的带领下,齐刷刷跪倒在地上。


眼前这位,是雍王赵延洵的生母,是未来神圣而崇高的皇太后。


他们这些雍王的死忠,又岂能不对端妃尊崇。


“姑姑,上轿吧!”曹云辉极为恭敬道。


回头望了一眼住处,端妃走进了轿子。


当她在轿子里坐定,整个人气势陡然一变,成了那位在后宫纵横捭阖的人物。


约摸过了半个小时,端妃被抬到了承天门内,前方就是皇宫正门大安门。


掀开帘子,只见左右侍立的士兵,见着轿子赶来全都跪下。


以至于让端妃想起,自己被赶出皇宫时的情形,同时也让她想到了一个人。


“李氏那贱人,可还活着?”


听到轿子里的问话,曹云辉丝毫不敢怠慢,随即答道:“姑姑,李氏还活着,现被软禁于延寿宫!”


听到这话,端妃发出了冷笑。


“你立刻派人传令,让皇宫所有妃嫔,全都到咸福门外跪着!”


“是!”


咸福宫,是端妃之前的住处。


当初那些人从那儿把她赶出去,今日她就要让这些人跪在咸福门,把她给迎回去。


后宫内所有人都被软禁,为了避嫌的缘故,是由太监看管所有人。


大内的太监很多,他们都忠于皇帝,前提是皇帝还活着。


如今皇帝没了,这些没了根的人,自然忠于赵延洵这位新“皇帝”。


连饱读圣贤书的文官,大多都没以死报国的想法,这些太监们归顺赵延洵,自然更是顺理成章之事。


端妃的命令,很快传达到林全处,后者立马放下手里其他事,亲自带人去安排。


于是本来安静的后宫,立马变得鸡飞狗跳起来。


太安帝和靖平帝的妃嫔,包括延寿宫内的李氏,陆续全都被赶往了咸福门外。


“跪下,全都跪下!”


“让你跪下!”


现场三十多号妃嫔,此刻陆续被呵斥着跪下,个个脸上都带着惶恐之色。


“让你跪下,没听到吗?”


一名太监指着李氏,这位曾经地位尊崇的太皇太后。


可被李氏瞪着,这太监此刻显得底气不足,被多瞪了一会儿竟呼吸急促起来。


“哀家是先帝的皇后,是太皇太后,你们算个什么东西,竟敢让我跪下?”


虽然知道,自己的呵斥根本无用,但李氏还是尽最大可能,在这些奴婢们面前保持威仪。


被李氏几句话呛住,这名太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向同伴扫去求助的眼神。


“太皇太后?狗屁的太皇太后!”人群中,有人对李氏毫不客气。


此人也姓李,乃是太安帝时的贵人,是光王赵延垣的生母。


儿子被强令就藩,生死悬于一线,李贵人恨死了皇帝赵维隆,也连带着对李氏恨意满满。


如今宫人让跪到咸福门外,李贵人脑袋瓜转得快些,大致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所以在李氏显骨气时,她就敢出来顶撞,并趁机给端妃纳个投名状。


“妹妹说得没错,我看她是瞌睡没睡醒,眼下怕是在睡梦话,还太皇太后……哈哈哈!”


第二个说话的人,是太安帝的静妃胡氏,她是衡王赵延菘的生母。


李氏不甘示弱,当即怒骂道:“你们这些贱人,眼下后宫还轮不到你们说话!”


“都别吵了,跪下……跪下!”


“把她给我按到地上!”


眼看着端妃的辇轿在靠近,靠近李氏的几名太监都慌了神,随即用蛮力把这位“太皇太后”按着跪下。


“放肆……反了你们!”李氏狂怒。


此刻的他恨自己胆怯,没有胆量在雍军入城时结束生命,才会有此时此刻的屈辱。


“别让她乱说话,堵住她的嘴!”


这些太监毫不犹豫,直接把李氏嘴给堵住了。


此刻端妃换上了辇轿,隔着老远就看到了咸福门外的情形。


李氏的无能狂怒,也都传进了她耳朵里,让她心中格外的畅快。


“恭迎娘娘!”


现场几十名太监,全都跪在了地上,面对端妃极为恭敬。


辇轿落下,一身布衣的端妃,此刻带自信的笑容。


迈着步子,端妃徐徐走到李氏面前。


李氏本想昂起头,可几名太监死死控制着她,让她只能盯着端妃的步鞋。


“哟……这不是咱们的太皇太后嘛!”


“啧啧啧……怎的变得这般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