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末世从封王开始 > 第849章 都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去年,正是孟海领兵,击退了叩关的匈奴人。


所以眼下,面对这些手下败将,孟海才会显得如此强势。


当然最关键的,是如今大晋有“圣天子”在朝,给了孟海无尽的底气。


若是太安帝时期, 即便打赢了匈奴人,面对这个数百年的劲敌,守关将士也做不到眼下这般。


事实上,孟海此刻的表现,也让丁零王于黎希很不适应。


怯弱的南人,如今和以往不同了。


在来之前,匈奴高层有一致共识,认为只要大军压境逼迫, 就能逼迫南朝议和。


如今看来,事情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捏了捏拳头,于黎希接着喊话:“你是什么人?如此猖狂?”(翻译后)


“本将武定卫指挥使孟海,去年……把你们打得屁滚尿流的就是我!”


翻译之后,折木神色间满是惊慌,生怕大王发怒把自己砍了。


此刻,于黎希确实很生气,但他还是勉力压制了怒火,毕竟此行他责任重大。


于黎希冷笑道:“小小一个指挥使,还不够格跟我谈,让你们官大的过来!”


他虽外表看起来粗犷,但能坐稳一个部族的王,于黎希自然心思深沉。


“告诉你,我大匈奴十万铁骑,如今已集结完毕……本次议和,是大单于给你们的恩赐!”


“你若胡搅蛮缠,搞砸了这次议和, 到时候引起两族大战, 只怕你担待不起!”


这些话,单纯只针对孟海。


于黎希算是看出来了,孟海这人就没想好好谈,所以他决定直接越过他。


一个小小的指挥使,没资格决定两族大事。


正当孟海权衡之时,只听于黎希又喊话道:“你能替你们皇帝做主吗?”


可以说,于黎希这话问得很好,此刻城墙上众人目光,全部都扫向了孟海。


孟海当然不能替皇帝做主,所以此刻他没着急说话,想着该如何巧妙还击对方。


然而,没等孟海说话,外面于黎希又说道:“我大匈奴与你们南朝,历来约为兄弟之邦,你把我们晾在外面,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他这话并非虚言,在百年前的历史上,大晋第五位皇帝宣宗执政时,与匈奴签订了兄弟合约。


虽然后面双方战争不断,这份合约却未正式废除,每当双方媾和都会拿出来当遮羞布,一如现在这般。


孟海当即怒斥:“兄弟?强闯入室?烧杀抢掠的兄弟?”


“你们要求和,我会向上司承报,你们老实等着!”


说完这话,孟海就要离开,底下于黎希怒吼道:“先让我们入关!”


于是孟海又走了回来,笑着说道:“没有上司的命令,我可不敢私自开关,你就老实在外面等着吧!”


这一次,孟海真的离开了,任凭外面叽里咕噜吼得再凶,他都没再理会这些人。


“放肆……我要宰了他!”于黎希怒吼。


折木此刻也铁青着脸,说道:“大王,这些南人如此羞辱我们,等我大匈奴准备就绪,到时候咱们杀入关内……”


“抢夺他们的财物和女人,杀了他们的儿女,占了他们的土地!”


于黎希攥紧了拳头,恶狠狠道:“杀光这些南人,才能化解我的怒吼!”


在狂怒一番后,于黎希只能往后撤了两里地,然后命令部下安营扎寨。


草原上原本就地广人稀,再加上匈奴人及时撤走,所以丧尸总量不大,撒在草原上分布密度就更低。


在匈奴人重返草原这段时间,又加大了对丧尸的清剿,所以于黎希一行直接安营扎寨,丧尸的威胁其实不大。


这几年时间过去,只要是存活下来的人,多少都摸索出了对付丧尸的办法。


事实上,丧尸威胁最大,受到损害最强的,是人口密度极高的晋朝。


也难怪,当丧尸爆发之时,匈奴人会往西边儿跑,而不是往南入关抢掠并安家。


再说孟海,当他离开城墙后,就往自己的“指挥所”走了去,这里设有一部能和总督署传讯的电话。


军营内,换防的士兵已在开始集结,他们一家吃过饭并休息好了。


返回指挥所,孟海拨通了总督署的“电话”。


“禀总督,匈奴派使求和!”


“好!”


一问一答,可谓极其简练,为的就是尽可能节省“开支”,毕竟每天传讯量是有限的。


北地郡北安府总督署内,值守的小吏抄下两份通讯距离,紧接着拿起一旁的印章盖好。


拿起其中一份,小吏对身旁一人说道:“立刻呈送总督大人!”


“我这就去!”


作为总督,罗伦不可能随时守着“电话”,所以专门派了人在这里值守。


抄写的两份通讯记录,剩下的一份将会存档,以便日后进行查验。


此刻,总督西北两郡军政事务的罗伦,正在府城仓库内检查。


军械粮草转运,以及百姓春耕,都需要他这位总督过问,千头万绪忙得不可开交。


私下里罗伦也曾戏言,自己虽然没入阁秉政,却比那几位阁臣还要操心。


当然了,这些也仅仅是戏言。


相比做事犯难的几位阁臣,他眼下事虽多却不得罪人,至少心理压力没那么大。


“老严,征调的民夫,如今大多遣散回去春耕,仓库里这些东西,你派人送去武定府!”


跟在罗伦身旁的,正是北地都指挥使闫建章。


“大人放心,等会儿回去我就安排!”


“你办事,我放心!”


这段时间以来,北地郡汇集的军队越来越多,虽然罗伦全都可以节制,但让让觉得省心的,还是北地陇右两个都司。


其中,又以北地都司如挥臂使,最难约束的,则是禁军那些骄兵悍将。


就在这时,仓库大门处有人飞速赶来。


“禀告总督大人,天御关传讯,胡人派使求和!”


接过传讯记录,罗伦扫了一眼,然后便示意这小吏退下。


将记录递给闫建章,罗伦不由问道:“胡人厉兵秣马,如今却又遣使求和,什么意思?”


闫建章略微思索后,答道:“反正是不怀好意,大人打算如何应对?”


短暂思索后,罗伦沉声道:“先向孟海问清楚情况,然后再向皇上禀告!”


闫建章笑着说道:“胡人已是强弩之末,一鼓作气拖死他们才是正理,只怕不会同意他们求和!”


罗伦瞥了他一眼,随即说道:“事情没那么简单,胡人有难处,朝廷也有难处!”


如今粮草物资有多紧缺,罗伦是最清楚不过的,朝廷为了供应西北军需,可以说也是拼了命的。


或许熬过今年,待新一年钱粮税赋收缴入库后,朝廷的压力会缓解许多。


“多事之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