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末世从封王开始 > 第26章 调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院子里边,气氛一片肃穆。


赵延洵提着刀,刀尖儿上最后一滴血珠,无声无息掉在了地上。


“叮……斩杀二分之一丧尸,获得0.5技能点,当前技能点0.5。”


在连续捅了王昌信三刀,向众人证明此人“不死”的属性后,赵延洵最终斩下了此人的脑袋。


此刻的赵延洵,在众人眼中宛如杀神。


所有人都想不明白,一个长于深宫中的皇子,为什么就能做到杀人不眨眼。


但不管怎么说,经此一事,赵延洵在众人眼中威严深重了许多。


“0.5技能点,还差一个!”赵延洵心中默念。


把刀还给一旁的侍卫,赵延洵才转过去身去,对在场众人道:“你们都看见了,此人已被邪魅附体,已经算不得是人了!”


赵延洵所说虽然惊奇,但众人心里也能逐渐接受。


方才王昌信被砍了那么多刀,都还“活蹦乱跳”的,这些他们都看在眼里。


“记住了,以后再遇到这种邪魅鬼物,能逃就赶紧逃!”


“实在要是逃不了,那就抄家伙打他们头,头部是他们死穴!”


在场的人多是侍卫,以后都是抵御丧尸的主力军,所以赵延洵才会跟他们上课。


但他的这番心意,侍卫们却不能完全体会,毕竟他们还需要时间消化王昌信的这种怪病。


又是好一番嘱咐后,赵延洵才命其他人离开,只留下了许洪和二十名侍卫。


坐回椅子上,赵延洵命人将周成带到面前,随即问道:“你师父最近可有反常之处?去过什么怪异的地方没有?见过陨石没有?”


陨石带来的辐射,辐射再导致王昌信变异,这是赵延洵理出的思路。


此刻,周成已经接受了师父“早已”死去的事实,所以认认真真回答道:“没有!”


正当赵延洵要继续问下去,却听周成接着说道:“但是在六天前,师父接诊了一位得怪病的猎户!”


听到这话,赵延洵顿时来了精神,连忙问道:“详细说说!”


“六天前半夜,一个猎户被家人送了过来,大半边身子都在溃烂!”


“师父接诊后,才发现病情极为反常,既不是烧伤也无脓疮,一时间竟没能得出结果……”


见赵延洵正仔细听着,周成接着说道:“后来师父问家属,之前有无什么症状,猎户家人说当家的一直都康健,早上出门时还好好的,下午回来时才不对劲儿……”


听到这里,赵延洵点了点头,这时他可以确定,这名猎户与陨石有紧密联系。


简单整理了一下思路,赵延洵得出了两个目标。


第一是找到猎户,并清除这个祸患,以免此地爆发传染。


第二是找到陨石,这东西才是祸患的根源,不处理掉一样是要人命的。


正当赵延洵想到这里,只听周成接着说道:“当时师父对那猎户之病束手无策,便让猎户家人把人带回去准备后事,可谁能想到……”


见周成眼中流出泪水,赵延洵便问道:“发生了什么?”


“那原本都已经快断气的猎户,竟然又回光返照一般起了身,当场就把我师娘咬了一口!”


第一个被感染的,居然是与此事无关的师娘,这还真是让人想不到!


“师父师娘宅心仁厚,没有人要那猎户家赔偿,就让他们直接回去了!”


说到这里,周成直接哭出声道:“现在我明白了,师娘得的那怪病,想必也和那猎户有关!”


如此说来,王昌信被很可能是被自己老婆感染的。


“去看看王昌信身上,有没有咬伤的痕迹!”赵延洵当即就要验证。


两名侍卫立刻过去查验,几息之后就听有人禀告道:“王爷……他的手臂上有抓伤!”


点了点头后,赵延洵才低下头,对跪在面前的周成道:“这是恶症,如果你不想更多人死去,就带我们去找到那个猎户!”


赵延洵都能想得到,那猎户的一家人,此刻恐怕也都变异了。


愣了半晌后,周成才点了头。


“那就先去你师父家!”赵延洵站起身道。


周成想到什么,表情一时间有些痛苦,但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许洪,带上三十名侍卫,带上绳索和渔网,咱们这就出发!”


许洪面露苦色,说道:“王爷,您……您岂能亲自犯险?”


赵延洵目光森寒,盯着许洪道:“你在教本王做事?”


赵延洵才见了血,此刻煞气还在,外加上位者的威严,此刻竟让许洪心中大骇。


“臣不敢!”


许洪心中发誓,自己往后再也不多嘴了,这完全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走!”


…………


客栈的另一边,王府的两位长史,正坐在房间内处理一应事务。


关和泰自然忙得不可开交,仅今日赏赐下去的东西,就不知要核对多少账目。


左长史周承平事情相对要少一些,所以他还有闲心喝茶顺气。


“关兄,雍王殿下体恤臣民,如今看来倒也不算一无是处!”


关和泰停下了手里的笔,看了一眼对面的周承平,暗道这话也就只有你敢说。


见关和泰不说话,周承平递出面前手稿道:“这是我给殿下排的课程,你看有没有疏漏之处?”


关和泰没有接的意思,而是笑着说道:“这事儿周兄安排就是了,咱们之间各有分工,我又岂能越权!”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根本来讲还是因为关和泰不想掺和这事儿。


根据他的观察,这位雍王殿下怕不是喜欢读书的人,功课这种事必然会起冲突,这事儿还是让周承平去头疼吧。


就在这时,门外进来了一名官员,正是审理正廖启光。


“大人,方才可是不得了了,殿下请回的那位神医,居然……”


紧接着,廖启光就将发生在客栈内的事情讲了一遍,听得周承平二人瞪大了眼睛。


世上居然会有这种怪病,让人一下失去人性,变为野兽?


可当听到,赵延洵连续捅了王昌信几刀,最后更是把人家头给砍下时,周承平气得浑身发抖。


刚才自己还夸这位王爷仁义,这家伙居然就开始杀人,而且还是用极为残忍的手法。


“关兄,雍王未免太过惨然,这事儿你我绝不能坐视!”周承平义正辞严。


言罢,便见周承平拿起笔,语气坚决道:“我这就上奏皇上,你我二人一同签字,弹劾雍王品性恶劣,请皇上降旨惩处!”


作为王府长史,有监督亲王的权力。


“周兄,此事不急……咱们总得把事情搞清楚,此等大事总不能道听途说!”说完这话,关和泰目光森冷看向了廖启光。


被自己直属上司这样盯着,廖启光心里不免打颤,暗骂自己没事找事。


“好……咱们就去找殿下问个明白!”周承平起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