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末世从封王开始 > 第107章 离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章末有彩蛋,请注意查收!)


苦一苦百姓,这话让刚刚到场的赵延洵,听得极其刺耳。


这些官员,真的是连基本的底线都没有了,不救命反倒要害民。


田景同刚要点头,便听见了巷子拐角处传来一声冷笑:“苦一苦百姓,那你怎么不去受这苦?去死的人不是你……对吧?”


却见赵延洵已经下马,手按佩刀的徐徐走了过来,身后跟着近二十名着甲侍卫。


让众人感到怪异的是,此刻在赵延洵的身后,还有陈家家主陈瑞林在,他们怎会走到一处去。


众人没更多时间思索此事,因为赵延洵的这番话,听在权贵们耳中格外刺耳,撕破了他们的虚伪面孔,让他们深感羞愤恼怒。


“身为朝廷命官,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你怎么还有有脸站在这里……”


“你们也都是书香传家,圣人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赵延洵的话越说越难听,可在场众人都压制了愤怒。


权贵们有自己的道理,但赵延洵此刻看起来杀气腾腾,所有无人敢开口与之理论。


听到终于有人为自己说话,胡茂德当即大喜,也不管其他人的愤怒,一个人便迎向了赵延洵。


“王爷,您说得没错,绝不能让他们胡来,二柳坊的百姓不能放弃!”胡茂德边走便说道。


见胡茂德顺着赵延洵的话说,其余权贵们的脸顿时更黑了的,他们眼中胡茂德已经等于是叛徒。


“王爷,在下以为……”


可当凑近后话还没说完,只见赵延洵骤然抽出佩刀,然后一刀捅向了胡茂德胸口。


胡茂德年纪已大,反应自然有些迟钝,根本不可能躲过这一刀。


而最关键的是,他根本想不到自己怎会受这一刀,他明明是顺着赵延洵的心意在说话。


其余众人也处于呆滞中,但此刻赵延洵已从胡茂德身体中抽出刀,然后又顺势一刀扫向了对方脖子。


下一刻,胡茂德颈间便喷出血水,然后缓缓倒了在了地上。


胡茂德此刻还没死透,条件反射用手捂住脖子,喉咙间发出“呼呼”的声音。


整个杀人过程动作干净利落,以至于在场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胡茂德就已经断了气。


权贵们实在想不到,这样一位长于深宫的少年王爷,杀人为何会如此顺手。


当然了,此刻困扰众人的,还有赵延洵杀人的原因。


而在权贵之中,唯有陈瑞林猜到了其中缘由。


他也带着家丁赶过来支援,路上遇到赵延洵后,就被对方给截下了。


然后赵延洵就问了一些二柳坊的情况,主要是为了探究丧尸爆发的原因。


顶不住赵延洵带来的强大压力,陈瑞林只能老老实实交代,可能是胡家偷运粮食所导致。


也是询问之后赵延洵才知道,胡家在过去三天时间内,从城外庄子里的粮仓内运了二十几车粮,前后出去了七趟元阳城。


在感叹这帮人丧心病狂的同时,赵延洵也不得不佩服他们运气够好,前六次居然都没有出事。


当然了,只要出一次意外,事情就会变得难以收拾。


如今是危局完全是胡茂德导致,赵延洵自然不会对他客气,只有宰了这人他才消气。


当然了,致使他杀人的另一个重要因素,还在于赵延洵要威慑这帮权贵。


知道胡茂德做的事情,他才知道这帮人胆子比他想得要大。


杀几个奴仆他们不会有敬畏,只有威胁到他们自己的生命,这些人才会重视起来。


还是那句话,赵延洵要元阳城内的主导权,就必须让这帮人遵守他的规矩。


正当赵延洵想着事情,只听田景同开口道:“殿下,你为何随意杀人?”


这个问题问的话,赵延洵把刀扔给了身后侍卫,然后才开口道:“这你就得问胡茂德了……”


“这几天封城戒严,胡茂德无视禁令,私自派人出城运粮,置全城百姓安危于不顾……”


“二柳坊的祸事,便是由他而起,你们说他该不该死?”


从国法或军规来看,胡茂德肯定是该死的,可国法军规都是管泥腿子的,岂能套用在他们身上。


所谓刑不上大夫,姓赵的是脑子糊涂了?


在权贵们心底,他们觉得这种事最多罚酒三杯点到为止,而不是像赵延洵这般大开杀戒。


换句话说,此刻赵延洵所主导的规则,与权贵们的游戏规则发生了冲突。


权贵们此时泛起了担忧,今日赵延洵杀胡茂德如屠狗,谁知道明天他又会杀谁!


有这样一个横行无忌的人在,所有人都会感到极其不安,没人喜欢脖子上悬一把刀在。


这些人自私自利惯了,一切都优先考量自己的利益,所以他们无法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就谈不上理解赵延洵的苦心。


作为权贵们的代言人,此刻田景同不得不开口道:“殿下,你说的这些可有证据?”


赵延洵瞥了一眼身后的陈瑞林,冷声道:“你跟他们说!”


事实是怎样,在场众人心里都清楚,不过都在装糊涂罢了。


而赵延洵这番话,却把陈瑞林架在了火上烤,真要作了证他往后就不好做人了。


可当看到赵延洵目光中的杀意,陈瑞林根本没有选择余地,便听他开口道:“胡茂德来回多次出城运粮,这事儿瞒着大家着实不该!”


这话说得很有趣,陈瑞林又将矛头往胡茂德身上引,指责他瞒着大家吃独食。


陈瑞林这番话,可谓有一锤定音之效,众人再不好多说什么。


嘴上不说,意见却全都憋在了心里,反倒让这帮互相争吵的权贵们同仇敌忾起来。


见众人木然站在原地,赵延洵怒斥道:“二柳坊有五百多户,近三千人……你们就这样干看着?真要等里面全部变成怪物,把你们活撕了才要去管?”


真要产生了这么大规模的丧尸,即便赵延洵也无法镇压下来,至少现阶段的升级程度不行。


“我等无能为力,殿下有办法就请吧!”田景同冷着脸说道。


他这话就差明着对赵延洵说,你行你上吧!


冷哼一声后,赵延洵也不想多废话,带着侍卫们就往二柳坊大门走去。


二柳坊的情况关系到元阳城安危,权贵们不知死活也就罢了,但他却不能坐视。


这些人想的纵火焚烧的法子,根本就不可能行得通,丧尸难道就待在屋子里让你烧?


真是一群白痴……赵延洵骂道。


来到坊门处,侍卫们大声呵斥道:“开门!”


守门差役哪敢怠慢,于是立刻动作起来,将二柳坊大门缓缓推开。


也就在门开的下一刻,里面就窜出了一个人影,侍卫们举刀就劈了上去。


不出意外,这两人当场被斩杀,也不知究竟有没有感染病毒。


可为了保险起见,侍卫们还是把他们头割了下来,场面异常之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