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末世从封王开始 > 第121章 夜难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听说在古代,说书人给百姓讲故事,有钱的士商会打赏银子,拮据的百姓会给与铜板,难道现在不该是这样吗?)


出城的百姓,才半天时间就返回了,消息很快传到了都司衙门和巡抚衙门。


都司这边,所有兵都已经在城墙上,再要派人陈安明只能安排自己的家奴了。


甚至于此刻赶赴城墙,陈安明都不是有亲兵护送,而是自己家奴。


陈家世代做大晋朝的官儿,除了祖上开国时为了皇室卖过命,如今是他难得公忠体国的时候。


坐在轿子里,陈安明表情严肃,当下这种局面让他极为煎熬。


“老爷,雍王府那边内外隔绝,小的叫了门……无人应答!”


赶到轿子旁的,正陈安明派出去传递消息的家奴。


雍王府内外隔绝?这又是玩的什么把戏?


那位雍王不是很喜欢插手元阳事务?为何此时两耳不闻窗外事了?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再快些!”陈安明冷声道。


于是轿夫们更卖力了,脚下的速度又快了不少。


年轻的时候,作为武将陈安明喜欢骑马,但现在的他更喜欢坐轿子。


“也不知官府的人到了没有,他们如果不派援手,这元阳城根本没法儿守!”


心里念叨着这些,陈安明的轿子很快来到了城墙下,此地是北城安和门。


夜幕降临,此刻安和门灯火一片,最关键的是人很多。


官府大佬田景同本人,此刻就在城墙下,与到场的一众权贵们正聊着。


关乎着身家性命,权贵们没一个不上心的,能过来都尽量到了城墙处。


即便本人没来的,也派了族中子弟带着家奴,来这城墙上尽一份力。


“巡抚大人,当真患难见真情,如今元阳有难……咱们家家户户都派了人手,雍王府好像没啥动静!”


“别瞎说,被人听去了就不好了!”有人提醒道。


“听去了又怎样?难道我说的是假的?巡抚大人,你来评评理!”


这些话,听在田景同耳中让他深感不爽,这些家伙明着是在讥讽雍王,实际却是在挤兑他。


好在此刻,田景同看见了陈安明的轿子,这让他可以不用理会这帮权贵。


“陈同知,你可算来了!”田景同迎上前去。


听到这话,陈安明颇有些受宠若惊,巡抚迎接还是他头一次遇到。


“见过巡抚大人!”陈安明拱手道。


他与田景同之间,并没有太深的交情,相反因为雍王府那摊子事,他俩之间还有些龃龉。


“走吧,上城墙上去看看!”田景同沉声道。


陈安明自然不会有异议,于是他与田景同便径直上了城墙,留下了七八位权贵老爷在下面。


“走,咱们也上去!”


方才发生的一幕,全都落在了不远处阁楼上林全的眼中。


作为赵延洵派出的眼线,林全单独领了一支人手,分布于元阳城关键位置。


够得上他亲自过来监视的,也只有这些官员权贵们了。


刚才说话的两位权贵,都被林全记在了心里,回去他会报告给赵延洵。


这些权贵们,一直是王府眼中钉,赵延洵早就想收拾他们了。


看了身后下属一眼,林全冷声道:“回去禀告,就说城内各大户,都已派了家丁护院增援城墙,官府也派了人……城防可保周全!”


“是!”


再说城墙之上,陈安明与田景同来到了瓮城门楼上,这里的视野几位开阔。


南城那边已有丧尸聚集,北城这边也差不多,百姓们正在丧尸嘴下疲于奔命。


好在北城外有不少树,许多百姓都爬到了树上,暂时得到了喘息之机。


黑灯瞎火,此刻已经看不到城外情况,城墙上只能听到不时传来的惨叫声。


声音惨烈,听的人心颤,脑中不由自主幻想起外面惨状。


“田大人,有了官府人手补充,城墙上才勉强维持防备……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陈安明忍不住开口道。


不到危急时刻,陈安明是不可能说出这番话的。


“陈大人有话便直说!”田景同沉声道。


“在下以为,可从城内剩下的百姓中招募人手,编入军中戍守城墙!”


城内还有几万人,其中有不少青壮,把这些人组织起来防备怪物,总好过让他们闲着生事。


“这……你都司衙门,军粮还能支用多久?”


田景同转移了话题,他这是要提醒田景同,没有粮食就没法儿招人。


“军中存粮,若按现在计算,还能支用两月!”陈安明老实答道。


这绝不是好消息,两月个月后军中断粮,那城防也就岌岌可危了。


当然了,元阳城能不能撑到两个月后,这还是个未知数。


“这事儿,过两天再议吧!”田景同沉声道。


此刻他想到了上一批转运的军粮,足足有五万石之巨,存放在元阳城西北八十里处的天马堡。


如果能把这些粮食弄到,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供应城内撑个两三年不成问题。


就在这时,有兵卒惊呼道:“大人,护城河里有人要上岸了!”


于是城墙上立刻张弓搭箭,他们只能依据声音大致判断位置,所以只能做概率性射杀。


陈安明转过头去,冷声道:“段宏……让你的人把箭放下!”


段宏乃是北城门的驻守千户,也是如今都司衙门唯二的千户。


段宏约摸三十许,有陈安明下令后,他便招呼了下属停手。


“陈大人,让那些贱民越过护城河,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要让这些带了疫病的贱民,混进城内把全城的人害死?”


田景同还没说话,后面一帮看热闹的权贵便闹开了,一副要向陈安明兴师问罪的样子。


“诸位,城内所存箭矢不多,射一支就少一支,晚上啥都看不清,难道要白白浪费这些箭矢?”陈安明反问道。


他这话有理有节,却也让旁人说不出话来。


“何况,即便越过护城河,还有城墙为屏障……这些人如何能把疫病带入城中?”


这是陈安明的真实想法,全然是以利弊考虑问题,而不是体恤百姓。


护城河内,陆陆续续有人游上岸来。


河水冰凉,但上了岸的人却不觉得冷,一个个都喘着粗气。


听着外面连续不断的惨叫声,他们的心在颤抖,丧尸可怕的模样萦绕在他们脑海中。


夜色越发阴沉,外面的惨叫声开始慢慢减少,这让城楼上的人心安了不少。


那无时无刻不在的惨叫声,给城墙上众人带来了极大压力。


权贵中有人开口道:“今晚上,我们就待在城墙上,如何?”


“嗯,不但如此……今天暂且如此,以后每天,我们各家都派人驻守各门,以防不测!”


这些话说极有意思,以防不测是防谁呢?


在末世困局下,人与人的信任是极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