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末世从封王开始 > 第554章 无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北地郡,阳灵府,大河岸边。


“快些,再快些……前面就有大船了!”


大约十几个人,此刻不要命一般往前冲着,再往前三百米就是大河。


在这些人身后,大批丧尸正猛追着,铺天盖地让人胆战心惊。


逃跑的方向只有一个,那就是进入大河之中,否则被尸群围住必死无疑。


在这个时候,人的潜能被激发,所有人都飞一般往前奔跑着。


“大人……咱们好不容易走到这里,今天莫非要死在这儿了?”


“从北安出发,咱走这一个多月来,一路上死了二十多号兄弟,今天咱怕是也要交代在这里了!”


“娘……小妹,我想你们……”


听着周围部下们的哭嚎,张光仕听得心烦无比,但他又必须保持镇定。


“都闭嘴,真要不想死……就跑得再快些!”


张光仕的呵斥声,让这几人立刻闭了嘴,一股脑儿的往前冲着。


嗷呜……


就在这时,一阵惨叫声传来,显然又有人遭了毒手。


所有人都没回头望一眼,这个时候只有继续往前跑,才不会跟着遭难。


看着前面浩荡无边的大河,张光仕声音陡然提高:“快到了……在快些!”


在这个时候,作为指挥官要激励人心。


众人脚步又加快了几分,此刻他们已经非常疲倦,心肺功能已运转到极致。


众人越发靠近时,张光仕接着提醒道:“不要往芦苇荡里跑,直接从空地里过……”


芦苇荡里很可能藏有丧尸,所以他才会有提醒。


众人都有一定经验,此刻听了张光仕的提醒,立马就调整了前行方向。


约靠近河边,积雪变得越来越深。


从最开始的十公分,二十公分……当接近河边一百米时,积雪深度已达到五十公分。


人走在上面很费力,没头没脑的丧尸更是如此。


而且因为深陷雪地里,丧尸们的行动速度被减缓,这给张光仕一行创造了更大的机会。


距离越拉越大,当他们来到河边时,丧尸已在身后五六十米处。


现在他们只能说暂时安全,丧尸始终会爬过来,他们还得寻找藏身之处。


可惜四下根本没地方藏着,而此刻游过岸去也不太现实,这让张光仕一行几人万分焦急。


好在此时,只听旁边有人喊道:“大人……那是一艘大船!”


往那人所指方向望去,果然见到。百米开外,有一条搁浅了的渔船。


“走……赶紧过去!”


众人丝毫不敢迟疑,撒开脚丫就往前冲去,但速度实在是有些慢。


本来他们就没得不行,刚才那么一歇着,让他们憋着的那股气散了,眼下要快跑确实不现实。


但很快,他们十来人还是赶到了渔船边。


“赶紧的,把船翻过来,赶紧把他推进河里去!”张光仕指挥众人道。


十几号青壮一起发力,很容易就将渔船翻了过来,然后一起使劲儿将其推进了河里。


接下来,众人立刻上了渔船。


也正是到了此刻,他们才真正安全下来,可以暂时放松一下。


众人相互挤着挨在一起,靠着船沿瘫软躺着,很大口喘着粗气,胸腹之间起伏不定。


有人忍不住庆幸道:“可……可吓死我了!”


“我……我还活着!”


劫后余生,众人皆是欣喜之色,唯有张光仕一言不发,蹲在船头看着大河东岸的情形。


这次,他奉命到陇右探查情况,从北安府到大河岸边,不过三百里的路程,他们走了快两个月。


一路上,他们死了不少人,眼下总算是看到成功的希望了。


这时张光仕提醒道:“赶紧歇息,然后划船!”


船上安静了几秒钟后,有人问道:“大人……我们能活着回北安吗?”


这话可不好回答。


回北安之前,他们还得把陇右的情况查清楚,这其中不知又有多少艰难险阻。


“诸位,至少我们现在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只说完这句,张光仕就转过了身去,继续观察起对岸的情形。


到了对岸,他们也得寻找合适的地方靠岸,所以必须提前观察好地形。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惊呼道:“他被咬了……”


听到这话,众人都被吓了一跳,纷纷远离那被咬的那人,一个个本能的操起了家伙。


这个时候,即使仍感到疲惫,他们也不敢再歇着。


张光仕也转过身来,此刻他脸色很难看。


“你被咬了,为何不报?”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害死大家?”


听着张光仕的质问,被咬这人无言以对,一时间忍不住竟哭出声来。


“大人……我想活着!”


看着他这幅凄惨模样,其他人虽拿着刀戒备,但眼中却泛着怜悯,颇有些兔死狐悲之意。


沉默一阵后,张光仕沉声道:“为了大家伙儿的安危,你自尽吧!”


经历末世一年多,北地郡的人大致摸清了丧尸的情况,知道被咬后随时都可能变异。


所以现在被咬这人,对船上所有人都有威胁。


张光仕这一句,提醒到了船上所有人,他们眼中的怜悯逐渐消失,转而被决绝所代替。


“诸位兄弟,我家住在……北安府李家胡同,家家门外有口井,若是诸位能回去,替我照顾一下家里人!”


这是在交代后事,虽然面前这些人不一定会帮忙,但说出来对自己是个安慰。


众人沉默之际,只听张光仕开口道:“若本官能回去,会去你家看看!”


被咬这汉子忍着疼痛露出笑容,他很感激张光仕的回应,真假对他来说不重要,他求的就是个心安。


只见他将身上能用的东西全部取下,包括水壶和干粮,还有他的佩刀和鞋子,这些都能留给或活着的人使用。


做完这些,这汉子在众人注视下,颤颤巍巍走到船头。


只见他回过头,对一众同伴咧出个笑脸后,一个跃身扎进了大河之中。


水流湍急,此人连个水花都没激起,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此一幕,张光仕心中更是难受。


离开时三十来号人,到现在只剩十一人,一路上他们都在经历死亡。


按道理说,对死亡他早就该麻木了,但此刻张光仕还是觉得难受。


人被咬死被分尸而死,确实已经让人麻木,可看到只被丧尸咬了一口的人,也只能选择去死……这种无力感才真正让张光仕难受。


面对丧尸这号大敌,北地郡的三大势力却在相互算计,从未想着合作抗击,这更让张光仕感到悲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