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被赶出豪门后,假千金她惊艳全球 > 289.他们在瞒着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林雾的话,凯特目光微沉。


他道:“如果我非要请林小姐离开这里呢?”


“你可以试试。”林雾语气淡淡,“我倒也想看看,谁能做到。”


凯特皱起眉来。


就在这时,突然有道声音响起:“你不想走,看来就是要留这儿送死了。”


林雾循声看去,是贾申从帐篷里出来,朝他们过来。


贾申停在凯特身边,微讽道:“我还以为你们是聪明人,经过昨晚的尝试,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不自量力,结果你们还要继续?”


凯特看着贾申,眉头皱的更紧,往前走了一步,插在他和林雾之间,眼神微微警告对方。


贾申视若无睹。


然而忽听林雾道:“我们没办法,难道你们就有办法了?”


两人一顿,看向她。


林雾扯了扯嘴角,“看来是真的,你们禁域的人知道矿洞下什么情况,也知道那黑雾和底下的危险东西是什么,又是怎么来的。你们有办法下去?”


她语气顿冷,“那你们知不知道,如果我的朋友真折在了里面,就算此刻你们真的帮我请走了,禁域的人也别想善了。”


此话一出,三人间的气氛顿时变的剑拔弩张。


凯特定定的看着林雾,道:“林小姐何必如此动怒。这里是上个世纪的老矿场了,我们禁域也是近年来才拿到手。相信外界的人也知道,我禁域可不做亏本买卖,自然得想办法让它运转起来赚钱。要用它,自然也得先了解清楚它底下是个什么样子,这才寻人鉴定它底下的情况。”


“只不过呢,很少有像郑先生那般对石料非常了解的人,我们先前便一直没寻到合适的专家,最近才开始的。”


“这矿洞底下会有危险,我们确实也不清楚。但我们禁域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不管多危险,都得派人下去探探清楚,总不能费了许久工夫,最后成泡沫了吧。”


他说完,指指身边的贾申,道:“这位贾先生,就是我们禁域内少有的好手,面对此类危险情况经验不少,他本人也颇厉害。相信他下去的话,应该能弄清楚底下的情况。就算不能——我们也会重金聘请其他人来。”


林雾打量着贾申。


贾申身子微僵,瞪了眼凯特,像是没想到凯特竟然会说他。


凯特没有理贾申,只对林雾道:“我们敬重林小姐,自然也不敢得罪林小姐。林小姐的朋友遇险,我们保证会采取一切手段救回来,生死都见人。如此,林小姐可以放心离开了吗?”


林雾目光回到凯特身上,“不放心。”


凯特唇角才弯起的礼貌弧度滞住。


林雾直接道:“我的人,只有我自己救,才放心。”


“你!”


凯特居然有些急了,想说什么,但被身边的贾申一把拉住。


凯特稍稍回神,深吸了口气,道:“最迟晚上,我们的人就会亲自下去。林小姐,你有一天的时间考虑离不离开。到晚上还不离开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话落,他转身看了眼贾申,往贾申的帐篷里走。


贾申似乎无语的有些头疼,看了眼林雾,快步跟上。


林雾看着他们,心下奇怪。


这个凯特怎么好像非要她走,听郑明羡说,对其他人的时候他也没见这么坚持。


是怕她在这儿出了事,禁域会摊上麻烦吗?还是他们另有见不得人的目的,怕她在这儿会坏了他们的事?


“黑狐!”


身后忽然有人叫她。


林雾转头,看到一大堆人过来。


为首的就是关臣、郑明羡,他们带着薄六,后面是玄门和十七团的人,两方彼此看对方不顺眼。最惹眼的应该是安娜,她胳膊打了石膏,脑袋上缠了厚厚的好几圈。


看到她,郑明羡快步走近,“我在电话里听你说,你知道凯特了?怎么回事?你见到他了?”


林雾扫了眼他们,“进来说。”


郑明羡当即跟进去。


薄六已经恢复,身上的伤也不碍事,屁颠屁颠的跟着进去。


关臣也要进去时,想到什么,转身对安娜一众人道:“你们在外面等着,不要进来。”


“为什么?!”


安娜瞪关臣,“你背叛十七团,老娘暂时性的不跟你计较了,你现在还要跟一个害老娘成这样的女人相处,不让我们靠近?关臣,你现在真是变的……”


“哐当!”


一个东西飞出来,将安娜砸了个踉跄。


安娜猛地转身一看,砸她的是个搪瓷的杯子!


这熟悉的一幕,一看就知道是谁干的!


安娜气的想进去,被关臣抓住肩膀往后一扯,又被他单手掰过身子去,推向十七团的人。


“我昨天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和你们再没有关系。矿场危险,你们大可以直接走,我不需要你们管。但你们要留下来的还,就守点规矩,别惹不该惹的。”


关臣看了眼玄门的人,叫他们守好门口,便进去了。


玄门的人立马将门口的路堵上。


安娜气狠狠的跺了跺脚。


身边的人踌躇的问:“娜姐,我们走不走?他已经不是我们的人了,也不顾念旧情,跟欺负我们的人一边,我们没必要留下犯险吧?”


后面的人不满的小声附和:“是啊是啊,他都不管我们了,那我们还对他留希望做什么?咱们的兄弟还被他抓进去了呢!往后见面,那不只有做对头的份!”


“闭嘴!”安娜呵斥他们,脸色难看的说:“你们不懂。我要留下,你们想走的走就行了,我不拦你们。”


里面。


林雾等关臣进来了,便说了说方才遇到凯特的事。


听完,薄六嚯了一声,“这不明摆着,他们知道些咱们不知道的事嘛。他们要是事先真不清楚底下有危险的话,那更可疑了。毕竟冒生命危险也要下去,得是为了多重要的东西!”


郑明羡一贯温温和和的,此刻也不禁拍桌而起,“我要去找他们问清楚!他们要真有安全下去的把握,就早点下去啊!程漫在底下多待片刻,就多片刻险!只要他们下去能救出人,要我现在离开也行!”


林雾看了眼关臣。


关臣微微旋身,挡住了郑明羡的路。


郑明羡急声道:“道生!”


林雾道:“你确定他们一定能救出程漫?万一救不出来,还趁机狮子大开口提条件,你怎么办?”


“只要有希望,我都不会放弃!”郑明羡毫不犹豫。


“那你也不能犯傻。越要这种时候,越要冷静。”林雾道,“他们既然说晚上才下去,说不定有只能那时候下去的理由,等等看。而且薄屿庭还没有回来,我们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不清楚的情况下同他人交易,最容易栽。”


林雾转向薄六问:“你知道薄屿庭什么时候回来吗?”


薄六摇头,顿了顿又道:“林小姐放心,主子应该快回来了。”


林雾皱眉,看向行军床下的那两大包,忽然有了个主意。


这一等,直等到下午,薄屿庭才终于回了矿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