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诡异命纹:开局铭刻十大阎罗 > 740 批量角斗开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胖老头在一旁,听着虚空一族二长老的安排。


心想,这个虚空一族挺聪明的,好像有些人脑子。


胖老头也算是见多识广,在他见过的这么多人当中,也只有人才会这么算计。


虚空一族,从未曾有过这番算计的。


等到虚空一族二长老全部安排完毕之后,胖老头对他说道:“安排的很好,下次不要再安排了。”


“归墟角斗场当中,不存在强弱之分。”


“归墟角斗场,众生平等地,何为众生平等?”


“就是,不管你什么境界,进入归墟角斗场之后,都会被压制到同一水平。”


“这个水平,是以弱者为限的。”


对于胖老头的这番话,虚空一族二长老并不赞同。


“不!”


“境界相同,并不意味着实力相同。否则,还比什么?”


“胆气,战斗经验,技法,都是影响双方实力的因素。我这种安排,绝对是对我们来说,最有利的。”虚空一族二长老反驳道。


他安排的去对付那托,孔宣等人的族人,正是综合实力最弱的。


胖老头想了想,觉得虚空一族二长老的话,很有道理。


他点了点头,说道:“可以,规则不禁止,皆可。”


虚空一族二长老的安排,并不影响规则。


既然不影响规则,他自然也就没必要阻止。


做为归墟角斗场的庄家,角斗双方,谁输谁赢,对于胖老头来说,是无所谓的。


很快,在虚空一族二长老的监督下,众多虚空一族的族人,纷纷在石碑上写下自己和目标的名字。


角斗开始之前,虚空一族二长老来到那些视死如归,写下那托,孔宣,福生和尚名字的族人面前,叮嘱道:“过几招,立刻认输便是。”


“切记,留得有用之身,才能振兴我虚空一族。”


“若做无用的牺牲,纵是战死,也是我虚空一族的罪人,必要将尔等逐出虚空一族。”


根据归墟角斗场的规则,每个人只能进一次虚空角斗场。


虚空一族二长老,并非是派这些族人去送死的。


而是,让他们浪费掉拿托,孔宣等人进入虚空角斗场的机会。


不过,很明显,即便明知是应对那托,孔宣这种不可敌的对手,这些虚空族人宁愿战死,也没有认输的打算。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即便是互不相识,没打之前,谁也不愿意认输。


双方更是血海深仇,自然要拼个你死我活。


认输。


在他们看来,这是有辱虚空一族的事情。


不过,在虚空一族二长老一番威胁之下,他们总算是收起了视死如归的表情。


毕竟,即便战死,也会将他们逐出虚空一族,这个威胁还是挺有用的。


随着,所有角斗之人,把名字全部写完。


这一轮的角斗,就要开始了。


.......


.......


归墟角斗场。


一个个的区域当中,虚空一族的族人,已经准备好了。


与此同时。


娲皇,魔尊,佛陀他们的诸多弟子,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甚至,有些人,就是在佛陀和娲皇的面前消失的。


佛陀和娲皇,也是一脸的懵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弟子在眼前消失的时候,他们也尝试阻止,但是,却跟根本能为力。


与此同时,归墟角斗场内,角斗双方也都见面。


一处角斗场当中。


拿托眉头紧皱,看着眼前的虚空一族,冷冷的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想做什么?”


没等眼前的虚空一族说话,所有刚进入归墟角斗场中的娲皇,魔尊,佛陀弟子,他们的耳边响起了胖老头的声音。


作为阵灵,胖老头要将归墟角斗场的规则,告知角斗双方。


随着胖老头的声音落下,角斗正式开始。


这个时候,双方都可以动手了。


“角斗?”


“你要和我角斗,真是可笑!”拿托轻蔑的看着眼前的虚空一族。


眼前的虚空一族被拿托轻视,顿时怒火中烧,朝着那托杀来:“那托,你杀我无数族人,你给我拿命来。”


那托是个急脾气,看着这人主动杀向自己,他二话不说,祭出红绣球,砸了过去。


红绣球是娲皇的法宝,这些日子,一直由那托保管。


这不,那托已经用顺手了。


那托发现,这红绣球是真好用啊!


甭管是怎么样的对手,一记红绣球砸下去,保管能把人砸死。


红绣球进入归墟角斗场当中,威力也被弱化了。


然而,弱化是相对的。


红绣球就是再被弱化,也远比正常的宝物强。


一球下去,四周一片死寂。


这虚空一族被砸死了,砸成了肉泥。


纵然那托被压制到了同境界,虚空一族,依旧是被一击秒杀。


拿托各方面本就比他强,再加上红绣球,造成了这悬殊的战斗力。


“那托胜!”胖老头的声音响起,这也宣告着那托的胜利。


那托是所有参加角斗的弟子当中,最快结束战斗的。


当别人还在磨磨唧唧的时候,他都领完了这次的奖励了。


与此同时,孔宣,福生和尚他们,也很快结束了战斗。


至于其他的角斗场内,战斗没这么快结束不说,甚至,能不能赢都要打个问号。


娲皇,魔尊,佛陀的这些弟子,虽然身处不同的角斗场内,但是,却都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那就是,离开这里。


他们对于归墟这个鬼地方不了解,继续留下来,只怕会有更多的伤亡。


.......


......


娲皇宫。


佛陀和娲皇面面相觑,对于刚刚弟子突然消失,他们俩依旧是心有余悸。


这件事不弄明白,他们往后睡觉,都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刚刚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力量。”


“那托和孔宣消失的时候,我尝试阻拦,根本拦不住。”娲皇朝着佛陀询问道。


佛陀:“?????”


这个问题,还真就把佛陀给问住了。


刚刚那股力量,是什么力量,他还真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


“我座下弟子福生和尚,也被抓走了。”’佛陀无奈的说道。


紧接着,思量了半晌之后,佛陀试探性的回答道:“想弄明白这件事,只怕,得找当事人问清楚了。


“如果,我们消失的弟子都回来了,也就,真相大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