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玄学符妻算卦灵:猎户吃糠我吃肉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做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肖洛依也尴尬,指了指一旁的吕盈盈:“是这位妹子,这是我未来的三弟妹。”


“哎呀是我眼拙!这里的嫁衣做工都很是一般,不如我将我之前准备的嫁衣送给三弟妹吧?”


“我的嫁衣是云锦绣的,反正我最近也不议亲,正好三弟妹能用上。”


“三弟妹身段略矮一些,需要改一改,不知定了日子没有?若是时间不急,半个月功夫怎么都改好了……”


孙雪瑶立刻就道歉,这热络亲热的样子,哪里还是初见肖洛依时傲气凌人的模样?


肖洛依前世见多了这种突然热络的人:一开始见自己年纪小,爱答不理。等知道自己是玄学世家的继承人以后,立刻一百八十度变脸!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心中警铃大作,肖洛依面上笑得不动声色:“毕竟是我三弟妹要成亲,还是她说了算的。”


孙雪瑶又看向吕盈盈:“小妹妹,要不你跟我去一趟我家,看看我的嫁衣?若是看得上,只管拿走。”


吕盈盈虽然思维简单,却分得清自己人和外人,外人的东西怎么能要?


吕盈盈立刻摇头:“不必了,我就在这里买就好。”


孙雪瑶还是不死心:“小妹妹你不用害羞啊……”


肖洛依打断了她的热情:“孙小姐,这种事情,就由她去吧,你不必客气。”


孙雪瑶今日出来本就是奉父命,来选些绸缎明日带去给肖洛依做礼物的,正好碰上,这么好的机会哪里舍得撒手?


于是孙雪瑶退了一步:“既然如此,小妹子你尽管选,今日你看上的东西,我都送给你。这铺子是我家的。”


吕盈盈眨巴眨巴眼睛:“那我想要这间铺子,你也送我?”


掌柜吓了一大跳:这铺子确实是孙家的产业,可大小姐若真要将铺子拿来做人情,只怕是不行。


可孙雪瑶不过眨巴了一下眼睛,立刻就拍了板:“若是妹子看得上,我送给你又何妨?!”


这次轮到吕盈盈吓了一大跳:“我就是开个玩笑,我可不要铺子。”


吕盈盈求救的目光看向肖洛依:洛依姐姐你快救救我!我招架不住了!


肖洛依无奈:“孙小姐,不如我们借一步说话?”


孙雪瑶当然答应,立刻就示意伙计领着她和肖洛依夫妇去了后院一个安静的待客的屋子,留了吕盈盈和赵稚何吉贞一起继续挑东西。


在屋子里,孙雪瑶总算说了实话。


当肖洛依听说孙元旭自己不肯来,却想让孙雪瑶来求自己帮忙时,断然拒绝了。


“他并没有真心悔过,我不会帮他。”


孙雪瑶傻了眼,试图辩解:“他让我来找您,只是好面子,并非不真心……”


肖洛依摇头:“若他是真心,至少应该告诉你,除了黎家,他还对哪些人家出手过。并且他准备如何给人家补偿和赔礼道歉。而不是来找我。”


说到底,孙元旭让闺女找自己,是怕死,怕报应,并非真心悔过。


这话不难理解,孙雪瑶无话可说。


肖洛依摆摆手:“我三弟妹要买的东西,我们会照价付钱,你不必再去我家,去了也没用。”


孙雪瑶黯然离去,肖洛依和吕盈盈等人最终还是定下了那套绒圈锦的嫁衣。


付了钱,肖洛依带着吕盈盈一行人去看自己的铺子。


曾经的铺子如今拆成了白地,正在重新修建。


有些人觉得:一块地皮不值一千两银子,再重修要花不少银子。


可肖洛依却不这么算:好地段的地皮早就已经没了,若是不连着铺子买下,根本轮不上自己。


左庆顺一看到肖洛依,立刻就迎了上来:他和堂兄合作,堂兄负责泥水,左庆顺负责木工,配合得挺好。


肖洛依跟左庆顺打了个招呼,指了指吕盈盈:“我三弟和三弟妹准备成亲,要在你那里定做一些东西……”


家里的床和柜子都是刚打的,做一些小件就够了。


左庆顺有经验,立刻提了几样东西:女子常用的梳妆台、首饰匣子、放洗漱铜盆的架子……


肖洛依一边听左庆顺说,一边看向何吉贞和吕盈盈。


见何吉贞不住点头,吕盈盈一脸茫然,就知道吕盈盈完全不懂,且不大感兴趣。


肖洛依叹口气:算了,就看着办吧!


吕盈盈主打一个参与感。


最后还是何吉贞根据经验,定了几样东西,这才告别左庆顺,准备回家。


左庆顺却欲言又止:“肖娘子……”


肖洛依莫名其妙:“你有事就说,不说我就回家了。”


左庆顺一咬牙,说了起来。


原来彭佳玉跑去纠缠莫姨娘去了,想让莫姨娘原谅她,并且帮忙陪着一起超度了那个鬼婴。


莫姨娘如今成了左庆顺家的丫鬟,因此彭佳玉此举影响了左庆顺的正常生活。


“我就想问问,这件事您可有什么办法?”左庆顺说完,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


肖洛依想了想:“莫云秀自己怎么想?”


左庆顺:“她也拿不定主意,一方面想要让那丧门星得了报应,另一方面又心疼那孩子不能入土为安,这些日子心神不宁。”


“那就要她自己来权衡利弊,若是她决定不原谅,就不要跟彭佳玉来;若是想让鬼婴早日入土为安,那就来。”


肖洛依的话让左庆顺也不由得点头。


“那成,我回家就跟她说。”


临离开永州府城的时候,肖洛依买了好些零嘴。


吕盈盈瞬间高兴,拉着众人一边吃零嘴,一边小嘴叭叭:“这个红薯脆片甜!你看外头,裹着糖嘞!嘎嘣脆……”


何吉贞也是忍俊不禁:这小丫头是真有福气,怀瑜的心疾治好了,她嫁给怀瑜,有两个这样护着她们夫妻俩的兄长,日子差不了。


只是,两个弟弟都成亲了,大哥却还光棍,何吉贞忍不住问肖洛依:“洛依啊,现哥儿怎么想的?可有心仪的女子?三嫂帮你操操心。”


一说到这个,肖洛依就下意识看了旁边坐着的赵稚一眼。


赵稚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这事儿跟她没关系的模样。


肖洛依只好打马虎眼:“这事儿我也不知道啊……没见大哥跟谁家的闺女说过话。”


何吉贞立刻就“明白”了。


“那就是没有什么心仪的女子。回头我去问问他,若是他愿意,三嫂帮他牵个线,定是勤俭持家还相貌好、好生养的!”(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