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雪中:人在北凉,以势压人 > 第558章 明主?雄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着宋洞明慷慨激昂的话语,徐凤年笑眯眯地看着,然后说了句‘继续’。


得到认可的宋洞明神色振奋地再度开口道:


“这民心说好聚也好聚,说好散也好散。


我听说流州三座军镇的城门口均有北凉摆放的免费粥摊,但这种假仁假义换来的只是虚假的民心。


一旦哪天粥铺没有了,或是粥铺里的粥少了点肉沫,这些民心瞬间就会反噬北凉自身。


但好在城头誓死不退的陈锡亮给北凉开了个好头,这才是实打实聚拢民心的举动。


如此流州百姓才不会认为北凉收服流州只为炮灰之用。


而这些在青苍城亲眼目睹此事的流民便会一传十,十传百的将这好口碑传出去,这样不出多日整个流州都将知晓北凉真正的诚意而非那些虚假的施舍。


这样,只需陈锡亮执掌流州,那么流州民心便不会散!


但虽然陈锡亮以此破局流州民心,此法却不适合现任陵州刺史的徐北枳。


想要聚拢安稳许久的陵州民心仅仅靠着徐北枳一人努力可不够。


恕在下直言,作为北凉最为富有的陵州,陵州官场一向都是最适合藏污纳垢之所。


若是想要收复民心,那便要先从陵州官场大刀阔斧的动手,这一点,即便徐北枳是陵州刺史也难做到。


若兄台真是世子殿下,那么恐怕这个恶人还得你来当才行。


恩威并施之下,陵州民心可期。”


听到这里的徐凤年已经可以确定宋洞明确实是个北凉尚缺的那个统率全局的辅佐良臣。


只不过有一件事宋洞明受限于视野、情报的关系并不知晓,那便是如今的陵州上下在徐凤年打压钟洪武派系之后早就上下一心了。


所以徐北枳收服陵州民心的最大障碍实际上已经被徐凤年扫平了。


但宋洞明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指出北凉的问题所在确实不凡。


略微沉吟的徐凤年随后笑道:


“公子能说出这番话来当得我一声‘先生’了。


那么先生既然在天下大考之际入凉游历,难道志不在仕途?


在我看来,先生胸中的丘壑做个六部尚书也是绰绰有余,便是当朝宰相也不是不行。”


听到徐凤年的赞誉,宋洞明身后的书童神色顿时振奋起来,骄傲地开口道:


“那是当然,我家公子若是为官,定然是一等一的大官!”


听到这话,宋洞明连忙用扇子挡住了书童的嘴。


“口无遮拦,回去面壁!”


书童愣了一下,立即用双手挡住了嘴表示自己再也不乱说了。


摇了摇头的宋洞明转过头来道:


“实不相瞒,京城也曾有人如此问我是否志在仕途。


老实说我辈读书人有哪个不想将腹中才华卖于帝王家呢?


只是太安城平静的表面之下暗流涌动,来来往往皆是利之所系,实在是非我所愿。


此番来北凉流州,本意便是看看有无机会能让我一展拳脚……”


没等宋洞明说话,忽然正色的徐凤年便打断道:


“你是元本溪的弟子?”


现在轮到宋洞明愣神了,随后他苦笑道:


“元先生确实指点过我一二,来北凉碰碰运气也是他最先提议的。”


徐凤年呵呵一笑道:


“你还真的什么话都说,那你知不知道我跟元本溪有仇,生死大仇。


另外不管你信不信我确实是徐凤年本人,千真万确。


所以元本溪既然是我的仇人,那他也便是北凉的仇人。


现在,你还想在北凉为官吗?”


宋洞明沉默许久,最终开口道:


“殿下与元先生之间的仇恨详由在下确实不知。


但仅以在下的目光看来,元先生确实是个好人,而殿下……


殿下愿意重用那北院大王之孙徐北枳,愿意信任江南道寒士陈锡亮在,愿意在这酒肆与我交谈而非叫来卫兵逐我出城,在我看来殿下心有天下,志当明主,那么自然明白我与元先生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此番在下来北凉也未曾背负任何秘密。


不管殿下信不信,在下来此只为了自己。”


说完之后,目光炯炯的宋洞明直视着徐凤年的眼睛,显得十分光明磊落。


他始终认为互相信任才是最好的沟通桥梁。


所以即便最终的结果可能并不如他愿,他也愿意坦诚相待。


若是徐凤年愿意信他,那么他只有十胜十败之策愿意拱手奉上。


当然他宋洞明不会以此来当筹码要挟徐凤年,他只会等徐凤年做出决定。


毕竟这次谈话并不仅仅是徐凤年在考察他,他同样也在思考徐凤年是否是他苦苦追寻的那位明主。


这从来都是一次双向选择,而不是单方面的挑选。


如果缘分未至,那么他宋洞明宁愿不入朝为官也不会强迫自己非要光宗耀祖。


只不过此时的等待属实是有些煎熬,短短片刻钟就像是过了好几年一般。


最后宋洞明才见到了徐凤年嘴角逐渐绽放开的笑意。


看见这笑容的瞬间,宋洞明心中的石头也总算落了地。


成了。


拥有如此容人的肚量,这徐凤年果真有那明主的轮廓。


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为真正的九州之主。


果然下一秒徐凤年便开口道:


“你宋洞明想要施展抱负,那我徐凤年便可你这个平台。


只不过不管是徐北枳还是陈锡亮,虽然在外人看来他们是一步登天,直接做到了高位,但我想你应该不会如此天真相信这些乡野谣言。


在徐北枳成为陵州刺史之前,他也在陵州下属郡城做过小官,陈锡亮同样也是如此。


所以你宋洞明如果希翼着一开始我徐凤年便给你一个城牧以上的位置,那你恐怕要失望了。


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但能否展现风采就看你宋洞明自己的了。


你说陈锡亮在青苍收买民心一事做得很不错,我同意这个观点。


那么我想看看你宋洞明又是如何收买幽州民心的。


去幽州找皇甫枰吧,他会给你安排一个合适的职位。


然后放开你的手脚让我看见你宋洞明真正的才华!


最后,你想看一看中原的锦绣河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