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除我之外 > 第594章 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津南仿佛逐渐进入了雨季,下雨的时间越来越多。


秦初念每天就待在小院里,时不时逗一下笑笑,或者和卢惠打一下电话。


秦诚的身体比之前恢复的好了很多,秦初念和他通过一次视频,秦城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完全没了以往的威严。


秦松白一直没和她联系过,哪怕之前卢惠来劝和,秦初念自己主动联系了秦松白要和他道歉,他也没有回过消息。


商渺给秦初念送喜帖的那天,天气终于放晴。


商渺带着小桑果来找她,她将喜帖和喜糖一起放到桌上。


秦初念看着一来就蹲在树下和笑笑玩的小桑果,轻声问:“到时候小盛夏可以做花童了。”


商渺思虑片刻后,问秦初念,“之前林雅说想让你也一起做伴娘,你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吗?”


秦初念一愣,旋即笑了起来,眼睛亮晶晶的很是漂亮:“我有时间!但是真的可以吗,我还没有做过伴娘呢。”


商渺看向楼上的方向,“商厌呢?”


提到商厌,秦初念的笑容就淡了些许,“他最近好像很忙。”


“最近沪市那边是有些动静。”商渺说道,“正好你最近在津南,等休息好了再回去也可以的。”


秦初念的瞳孔微微闪烁着,她看着商渺欲言又止,似乎还想再问什么一样。


但正好这时候小桑果突然兴奋的叫了声:“啾啾!”


商渺抬头,刚好看到商厌从楼上下来。


商厌神情冷淡,他了眼商渺,随后目光扫到放在桌上的请帖上。


眉心一挑,“过来送请帖的?”


商渺:“嗯,顺便邀请小念做我的伴娘。”


商厌想也没想就拒绝,“她做不了。”


商渺皱眉,“为什么?”


秦初念也一下子就抬头看向商厌,商厌的语气是轻描淡写的:“她已经结婚了。”


秦初念轻轻咬唇,脸色瞬间微妙起来。


商厌还在继续说:“我们会去参加婚礼,但是伴娘就算了,伴娘最好找未婚的。”


“你在意这些?”商渺反问。


虽然大众观念里是伴娘需要找未婚的最好,但实际上也是要根据实际情况来看的。


只是商厌这么一个人,竟然还会在意这个?商渺有些怀疑。


下一秒,她就听到商厌说:“我并不在意,但是伴娘太辛苦,小念不适合劳累。”


他态度很坚决,秦初念看着他,知道他这是已经下定决心了。


商渺也不好再多待下去,只能和秦初念对了个眼神,起身准备带着小桑果离开。


离开前却被商厌叫住,他抬步往外走,直到稍远了些以后才说道:“提醒你一件事。”


“如果商昊生最近联系你,你不想被惹上麻烦就别搭理。”


商昊生。


商渺心里猛地一跳,这是她和商厌第一次正式的提到这个人,他们共同的父亲。


哪怕之前一直都知道她和商厌之间有那层无法磨灭的血缘关系,但是他们也从来没有谁去主动提起过这件事。


这好像已经成为了他们两人不动声色的默契,就连商渺自己也只是把商厌看作是一个合作方,更别说商厌自己了。


商渺走神片刻才问,“他为什么会联系我?”


“我只是猜测有这种可能而已。”商厌轻描淡写道:“毕竟他走投无路的时候能想到的人,也只有你。”


商渺神色一凛,“你还知道什么?”


商厌不可能无缘无故提醒她这些。


商厌垂目,眼眸里冷厉清明的可怕,他说:“就当送你的新婚礼物,毕竟我和盛总的合作还算愉快。”


他说完转身离开,然后就看到小桑果跟个炮弹似的直接从屋里冲了出来,不偏不倚的朝着商厌跑过来。


商厌精准预测,在小姑娘即将扑到他身上的时候,长腿一抬,就轻巧的转了方向。


小桑果立马不乐意了,撅着嘴委屈兮兮的看着他:“啾啾,抱抱。”


商厌面不改色:“不想抱你。”


小桑果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的看了商厌一会,然后像是看懂了他眼里的嫌弃后,突然一下子就委屈的掉了金豆豆。


她望着商厌,奶声奶气的哼唧,“啾啾,要抱抱。”


小桑果遗传了盛聿和商渺长相的优点,皮肤雪白,看着像个芭比娃娃似的,特别招人喜欢。


往前她只要这样撒娇,就没人能抵得住的。


商厌被小姑娘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明显也有些迟疑了,小桑果眨眨眼,想要乘胜追击,迈着小短腿就又要往商厌那边走过去。


她现在不过一岁多,其实也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也不懂大人之间的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


她只是觉得很想亲近这个小舅舅,因为小舅舅身上总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


只是她刚过去,商厌却又躲开了。


不一样的是,商厌这次往她手里塞了一颗大白兔奶糖。


小桑果拿着那颗奶糖发呆的瞬间,商厌就已经抬步回去了,还将院门给关上了。


商渺看着紧闭的大门,实属有些无奈。


幸好盛聿今日没来,他对小桑果黏商厌这事,还挺介意的。


“你怎么每次都忍心拒绝小桑果,她那么可爱,只是想让你抱一抱。”屋内,秦初念看着商厌回来,低声问他。


商厌将桌上的请帖拿起来看了看:“我还没抱过自己的女儿,为什么要抱别人的?”


秦初念噎了下:“这又不冲突,小桑果刚刚看着都要哭了。”


“她演的。”商厌随手将请帖扔回桌上,“她骗人的,估计是知道别人都吃她这套。”


“可是……”秦初念还想说什么,就被商厌拉了过去,他垂下眼睫,将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


“你生个女儿,我天天抱着都不撒手。”


秦初念表情一滞,她勉强的换了个话题:“商渺姐让我去做伴娘,你为什么不同意?”


商厌没松开她,说话之间呼出的热气都喷洒在她的脖子上,弄的秦初念很痒:“你想去吗?”


“想。”


“小时候听过一个说法,伴娘次数做多了,自己的福气就会被人借走。”


商厌抱着秦初念的手更紧了些:“所以我不想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