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被偷听心声后我成了朝廷团宠 > 第087章:真上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药铺的后面是一条一百五十丈长、三丈宽的街道,街道的尽头没有出口,大家都是从各大店铺大门进出街道。


街道两旁是一辆辆的囚车,然,囚车上关的不是犯人,而是从全国各地拐来的人口,不仅有幼童,也有姑娘和美妇,还有身强力壮的男人。


阚潮岩看着瘦弱的幼童和无助的姑娘们,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气愤,恨不得带着都尉府所有锦衣卫灭了这些人贩子。


带着阚潮岩进来的人贩子笑着介绍:“我们这里只要你想要的人,没有我们没有的人。大爷,只要你看上谁,我们就给你带出来,至于价钱好商量。”


阚潮岩说:“你先带逛一遍。”


“好勒。”


人贩子带着他往走前。


阚潮岩注意观察周围的情况,每个进来的客的人身边都跟着一个牙人,名为是给他们介绍和带路,实则也算是监视客人,以免客人做出一些破坏买卖的规矩。


他们看了十多车的人后,阚潮岩问:“我看了这么多个的姑娘,不觉得哪位姑娘是特别美的,你之前说比青楼花魁还美的事不会是骗我的吧?”


人贩子喊冤:“我哪敢骗大爷,只不过这些美姑娘放在另一个地方。”


“在什么地方?”


人贩子笑眯眯道:“这个需要你交十两银子我才能说。”


“还要交十两银子?”


阚潮岩觉得人贩子还真会做生意,人还没有见到就开口要十两银子,那等于木楠锦五个月的月俸了。


“十两银子是入门费,这是我们的规矩。”


阚潮岩没有马上拿出十两银子:“万一里面的姑娘长得不漂亮,岂不是被你骗了?”


“我跟你保证绝对绝对绝对漂亮,要是不漂亮,十两银子退回给你。”人贩子就差向他发誓了。


阚潮岩犹豫一下,拿出十两银子:“你现在可以带我去了吧?”


“当然可以。”人贩子指向远处最高最大的房子:“漂亮的姑娘们就在里面,我带大爷过去。”


与此同时,在人贩子所指的房子里,木楠锦站在几名人贩子面前。


木楠锦咬口龙须糖打量四周的环境,屋里大概有五百丈宽大,没有家具,只有一排排的木笼子,每个笼子之上还叠加着两个大笼子,而每个笼子大概有一个张床的宽度,高为四尺,里面关着两个漂亮的年轻姑娘。


姑娘们不是愁着一张脸,就是哭红了眼睛,她们一声不吭地坐在笼中不说话。


有不听话的姑娘就会遭到人贩子的毒打,木楠锦看到角落被鞭打的姑娘,眸光冷了冷。


掳木楠锦来的人叫张松,他正一脸献媚地对着一个胖男人说道:“老大,她是我在闹市上相中的小姑娘,然后趁她家人不注意把她掳走的。”


江老大见木楠锦长得不错,满意地拍拍张松的肩膀:“干得不错。”


张松得到夸奖开心一笑:“能让老大满意就好。”


江老大摸着下巴打量木楠锦:“只是这个小姑娘不太对劲啊,被人掳走了竟不哭不闹,不会是个傻子吧?”


张松赶紧说:“老大,你看她眼睛如此水灵,怎么可能会是个傻子。”


江老大想想也是。


张松想想又道:“我猜她应该以为她家人能救她才不会害怕。”


江老大好奇:“她的家人?她家人是什么人?”


张松低吟一声:“看样子像个武者。”


江老大嗤声:“不过武者,不足为惧。”


“老大手里这么多武者保护你,又有朝廷当靠山自是不怕他们。”


这话让江老大听了很是开心,不由开怀一笑:“现在笼子都装满人,就暂时让她待在……”


他往第一个笼子指去,却看到木楠锦走向鞭打姑娘的护卫,然后一把捉住护卫的鞭子。


护卫怒道:“你是谁啊?”


木楠锦抢过鞭子对着抽了过去。


“啊——”


护卫被抽飞,落在江老大和张松的面前。


江老大和张松看到护卫被打得皮开肉颤的,不由地愣了愣,然后指着木楠锦急声道:“护卫,护卫,快捉住她。”


接着,护卫们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冲向木楠锦。


“啪——”


木楠锦朝地上甩了一个鞭子,地上竟打出一条深深的鞭痕。


一部份护卫被吓停了脚步,看着地上的鞭痕吞了吞口水。


另一部份的护卫冲得比较前面,他们想要退后已来不及。


啪——


鞭子狠狠地抽到他们身上。


“啊——”


五个护卫全被抽飞,在落地瞬间晕死过去。


江老大气急败坏道:“都是没用的东西,张松,你快去请李长老他们过来。”


他也看出木楠锦不是普通人,只能找到更厉害的武者对付她。


“是。”


张松匆匆地跑了出去。


木楠锦走向江老大。


“死丫头,敢反抗,等我逮住你,看我怎么弄死你。”


江老大也是一个武者,立刻抽出挂在长剑。


木楠锦对他挥出一鞭。


江老大砍向鞭子,谁知剑碰到鞭子的瞬间竟然断了。


他悲痛大叫:“我的剑。”


这是他花了三万两银子买的剑,据卖剑的人介绍,他的剑在名剑排行榜中排名第一百位,剑刃锋利无比,剑身比万年玄铁还要坚硬,再雄厚的内力也震不断它。


现在竟然断了。


卖剑的人欺他。


木楠锦再对江老大甩出鞭子。


“啊——”


鞭子还没有打在江老大声上,他就开口惨叫。


紧接着,鞭子在他脖子上缠绕一圈。


“女侠,又侠饶命啊。”


江老大求饶后,又对着其他护卫吼道:“你们还不快来救我。”


护卫们犹豫一下冲了过去。


木楠锦一脚踢向脚下的断剑。


断剑飞起,在护卫们面前飞过,吓得他们不敢再乱动。


木楠锦淡声道:“把姑娘们都放出来。”


护卫们对看一眼,不敢随意作主。


“嗯?”木楠锦拉动手里的鞭子。


江老大吓得差点尿裤子,他大声吼道:“你们没有听到她说的吗?她让你们把人放出来,你们还不快把人放出来?”


其中一位卫护说道:“我们没钥匙。”


木楠锦问:“钥匙在哪?”


“在我这,在我这。”江老大慌忙拿出钥匙扔给护卫,并给护卫们打个眼色,示意他们拖一拖时间。


护卫们会意。


木楠锦拉着江老大来到江老大平日坐的位置上。


“姑娘,你轻一点,轻一点。”


江老大觉得自己的脖子就要断了。


木楠锦淡声道:“你们打姑娘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轻一点。”


江老大察觉到她在生气,赶紧转开话题:“我给姑娘倒茶。”


木楠锦坐了下来,看着他给自己倒茶。


“姑娘,请喝茶。”


江老大把茶端到她面前。


木楠锦接过茶杯。


“姑娘,请吃点心。”


江老大插了一块点心送到她嘴里。


这时,外面的护卫来报:“老大,老鱼头带客人来看货。”


江老大不敢出声,他看出木楠锦。


门外的护卫看到江老大脖子上的鞭子愣了愣。


木楠锦撩了撩眼皮:“让他们进来。”


江老大骂道:“听到了吗?姑娘让他们进来。”


“是。”


护卫跑了出去,未过多时,老鱼头走进来。


“江老大,我带客人来……”


老鱼头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江老大给一个小姑娘又是喂点心,又是擦鞋的,不由一愣,再定眼一看,江老大脖子上栓着一根鞭子。


“江老大,你这是什么装扮?”


他指了指江老大的脖子。


江老大没好气道:“这是姑娘赏我的。”


老鱼头不由看向木楠锦。


江老大对老鱼头问:“你带来的客人呢?”


“他在问外,我叫他进来。”老鱼头转头对外面的人叫道:“大爷,你可以进来了。”


接着,老鱼头的客人走进来,他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来看货的阚潮岩。


他一眼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木楠锦,并看到江老大给木楠锦在喂糕点。


【这个江老大挺会伺候的人的。】


【也会看人脸色做事,真上道。】


【要不把他带笑倾楼招呼客人?】


【不过,那也太便宜他了,他做了这么多恶事,应该好好处罚她。】


阚潮岩:“……”


果然白担心的。


要不他现在回去好了?


老鱼头笑眯眯道:“大爷,我们漂亮的姑娘全在这里了,你要是瞧上哪位就跟我说,我们会给你一个令你满意的价钱的。”


阚潮岩指了指木楠锦。


“啊?你看上她了?”


老鱼头看向江老大。


江老大假装生气道:“她不是卖的,姑娘,你说对吧?”


他夹一块子糕点放到木楠锦的嘴里。


阚潮岩说:“我是来找她的。”


江老大、老鱼头:“……”


木楠锦淡声:“我过来给我按摩。”


【哈,老阚同志给我按摩是何等光荣,回去后能跟刘百户他们吹上一个月。】


阚潮岩气笑:“你讨打是吧?”


“那当我没说。”木楠锦看眼他身后:“刘百户呢?”


阚潮岩来到她面前:“他回去找人了。”


“哦。”


“是谁?是谁敢来我们这里的闹事,活得不耐烦了。”


两个老者气冲冲地从外面走进来。


江老大看到他们,眼睛大亮:“李长老,吴长老。”


吴长老看到木楠锦用鞭子缠着江老大的脖子:“臭丫头,就是你在这里闹事?”


“还没有人敢在我们地盘上撒野,就算是官府的人也要给我们几分薄面,臭丫头,你是第一个敢动我们的人,竟然有活路不走,那就把命留下来吧。”


李长老脾气比较冲,一跃而起打向木楠锦。


阚潮岩倏地沉下脸去接他一掌。


木楠锦懒声道:“他是三品宗师。”


阚潮岩闻言,迅速收掌躲到后面:“你怎么不早说?”


木楠锦收回鞭子甩向李长老。


李长老没有把木楠锦放在眼里,直接接下她的鞭子,准备借住鞭子把人拉了过来。


然,他还没有握住鞭子,他的手掌被鞭子带来的厉风切成两半。


“啊——啊——我的手——”


李长老惨叫。


木楠锦收回鞭子又缠到江老大的脖子上。


“……”


江长老脸色霎白。


竟然连李长老都不是她的对手。


“李长老,你没事吧?”吴长老迅速上前帮他点住穴道。


李长老忍着疼痛对他说道:“我们不是她的手对,你快叫帮里的人来帮忙。”


吴长老也看出木楠锦的实力在他们之上,赶紧放下李长老跑到外面,然后朝天空放出一个红色的信号弹。


木楠锦看眼打开牢笼的护卫,拉了拉鞭子:“让他们快点。”


江老大急声道:“听到没有,你们快点,都给我快点,立马给我快点。”


“是。”


护卫也看出江长老在害怕,他们也不敢再耽搁,加快了开门的动作把牢里的姑娘们赶了出来。


姑娘们也意识到木楠锦是救她们的人,在走出牢笼后连忙躲到木楠锦的身后。


有的人想要自己逃跑,但看到门口全是护卫,又缩了回来。


李长老一边扯下身上的衣布缠住自己手掌上的伤口,一边盯着木楠锦他们说:“我们的人就来了,你们是逃不走的。”


姑娘们被他恶狠狠的眼神吓到,纷纷向木楠锦求助:“姑娘,你一定要救救我们,我们不想被人卖了,求求你了。”


李长老冷哼:“她一个人不可能护得了你们这么多人。”


木楠锦没有说话。


阚潮岩点头:“你说得对,她一个人是护不了这么多人,但问题是她不是一个人。”


李长老看向他:“就算加上你,你们两个也不可能护着这里的两百多人。”


阚潮岩嗤声:“谁说我们只有两个人。”


这时,张松兴奋地跑进来:“江老大,来了,他们来了。”


李长老连忙问道:“是不是海星帮的人来了?”


“不是,是锦衣卫来了。”


李长老、吴长老和江长老愣了愣:“锦衣卫来了?”


他们又没有叫锦衣卫,怎么是锦衣卫来了?


知道内情的姑娘们脸色大变:“锦衣卫,怎么会是锦衣卫来了?他们也是人贩子的人,他们不会帮我们的,只会把我们捉回去。”


李长老放声一笑:“你们知道就好,臭丫头,你就乖乖的投降吧,否则就等着坐牢吧。”


这时,一大群锦衣卫冲了进来。


谢谢木月浅的打赏,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