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06章 文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着汪大贵这一些话,三言两语的,就想要把事情的责任都推给他们陶家,陶家人都很愤怒。


至于陶筱芫,倒是不意外。


汪大贵,本来就有本事,更加的奸诈虚伪,比汪振骐难对付多了。


但很可惜的是,已经看透了汪家人的真面目,看透了汪大贵的自私虚伪,陶筱芫是不会再受到汪大贵的蒙蔽,更不会被带着节奏走!


笑着朝汪大贵这里点了点头,陶筱芫也是笑着回道:“汪员外,汪公子的喜事,我们家就不去参加了。”


“毕竟,像汪公子所说的那般,我们高攀不起的。”


“事情已经都说清楚了,那,大家今后都当陌路就可以了。”


顿了一下,陶筱芫不理会汪大贵那黑沉的脸色,继续笑着说道:“至于那一些账目,大家算清楚了就好,不用过后还来纠结这一些事情,那可没有什么意思了。”


“汪员外可是大善人大好人,肯定是不会赖掉我们家那点儿账的。”


“当然了,我在这里,提前祝汪公子跟温小姐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百年流放,好合却困顿!


一夜白头,偕老但互恨!


白头?别变成青青草原就好了!


没有了开挂的炮灰各样的帮忙送东西,汪振骐跟温清蘅他们这一对,今后的路要怎么走下去,怎么在流放的路上活下去,那可都不会太容易的。


温清蘅,以为那个玉佩就是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大宝物空间,能够有恃无恐了?


到底怎么样,温清蘅就自己去琢磨,去承受吧!


这些,倒也是让陶筱芫都有些期待了,期待着汪家人,还有温清蘅,踏上了流放之路,还要怎么来开启这一个流放剧本的?


到时候,可别把逆袭剧本,演成悲剧现实剧本了!


而听到了陶筱芫这么说,汪大贵心中恨怒不已,对陶筱芫的失控不给面子恼恨着,觉得陶筱芫这话说得有一些怪怪的。


只不过,陶家这样的乡巴佬,到时候真要过去参加成亲宴的话,也是寒碜掉面子而已,不去就不去呗,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之所以这么说,汪大贵也就是说了几句客套话来暖场而已。


按捺住了自己的怒火,汪大贵状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遗憾地说道:“芫芫,你是个好姑娘,是骐儿没有这一份福气啊。”


“不去也好吧,省得你心里不好受啊。”


“今后,如果你有什么难处了,还是可以到汪府去找我的。”


“等会儿,我跟你爹对一对账目,该给的报酬,那还是要给的。”


“包括,当年说好的谢礼,既然是遗忘了,那这一次,我也都给补上,绝对不会亏钱你们什么的。”


说完了这些,汪大贵摇了摇头,心中还是有了一种很莫名的不安失落感。


这一次,他们汪家也算是背信弃义了,选择了让三儿子汪振骐跟温家的温清蘅定亲,直接抛弃了陶筱芫。


这一件事情,在一开始的时候,汪大贵其实是全力支持的,觉得是为了汪家,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至于解决陶筱芫,解决陶家,这确实是会有些麻烦,但还是可以解决。


只要这边没有问题了,踹掉一个平头农户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今天来到了陶家之后,见到了陶筱芫,看到了陶筱芫这样的气度,这样的彪悍,汪大贵不由得对自己的决定怀疑了起来。


转头看向了陶全勇,汪大贵无奈地说道:“陶老弟,这一次,是我对不住你们了。是骐儿没有这一份福气啊!”


对此,陶全勇也是淡淡的说道:“汪员外,没有什么对不起的。”


“那都是些酒后说的玩笑话而已,当不得真,也没有什么亲事或是退亲的事情!”


“今天,把账目结清了,今后我们也不用再去汪员外那里叨扰了。”


事情既然已经是到了这样的地步了,女儿陶筱芫都已经做出了决定,把事情都搞定了,那么,陶全勇自然是站在女儿陶筱芫这边的。


没有亲事,那就是没有亲事!


汪家那样的人家,汪振骐那样混账的人,确实不是良配!


这一边,结算了野山参,天麻灵芝等药材的钱,那些野味什么的,陶家也没有跟汪大贵要了。


算下的钱,那可真的不少,汪大贵的脸色又绿了。


本来,汪大贵还想要讲价赖账的,但这个时候,村长陶仲康,跟陶瑞良一起回来了。


村长陶仲康,跟陶筱芫的祖父陶成楷是同一辈人,在靠山村的威望很高,处事也很公道。


并且,陶仲康的大儿子陶全胜也是有出息,在府衙里当差。


这一点,让绝大部分靠山村的村民,都对村长陶仲康非常的敬服。


即便是汪大贵家大业大的,也还是要给陶仲康面子的。


在过来的路上,陶仲康已经从陶瑞良这里,知道了事情的大致经过了。


对于汪家那般背信弃义的事情,陶仲康同样非常的气怒。


只不过,陶筱芫能够看清汪振骐的真面目了,而且是将当时的娃娃亲说成是酒后胡言,当不得真,那这个事情,影响还是比较可控的。


关键的一点是,陶筱芫能够自己立起来,再跟汪振骐的交锋中不落下风,这倒是让陶仲康越发的欣赏了。


来到了陶全勇家这里,稍微打了招呼之后,陶仲康直接看向了汪大贵,说道:“汪员外,既然当初的那一些话都算是笑谈而已,那这一次,大家还是把话写成文书吧。”


“只有做成文书的,那今后有什么争议的地方,大家也能够有直面的证据,不用继续去掰扯真假的问题了。”


“这一点,汪员外觉得怎么样?”


陶仲康过来这里,就是为了办成这个事的。


汪家都没有什么信誉可言,也太会算计,陶仲康明白陶筱芫他们的顾虑,自然是要给陶筱芫出这个头,并且将事情处理好。


只要是有了这一份文书,多找几个人作见证,那么,今后陶筱芫再谈亲事的时候,也不会被拿着一些事情,在明面上来做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