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07章 到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村长陶仲康所说的这一些,汪大贵下意识的就想要反对。


真的是写了文书,事情彻底落定了,那他们汪家,真的是要跟陶家变成陌路了。


而且,写了文书之后,他也要给银两结账的!


这一点,是汪大贵最不愿意的。


除了这一点,汪大贵也觉得今天这事的处理已经失控了,并没有按照他们预计好的方向走,让他们汪家很是不利。


对于这些,汪大贵还想不太明白,但确实是不希望事情做到这样的地步。


只是,看到了陶仲康那不容置疑的脸色,还有周围靠山村的村民们那愤慨的样子,汪大贵还是先怂了。


不管怎么说,这里是陶家的主场,他们汪家做的事情不够地道,确实是没有那一份硬刚的底气。


一个搞不好的话,他们引起了这一些靠山村村民的怒火,他们所有人被揍都是轻的。


见识过靠山村村民民风的彪悍,汪大贵可不想要在这里吃更大的亏。


衡量过后,汪大贵汪振骐还是答应了写文书做明证,将事情彻底地解决好。


汪振骐,看了看全程漠然,但拽住了暴脾气的陶瑞良和陶瑞礼,没有让事情进一步爆发,汪振骐这心情越发的复杂。


可都已经走到了这样的程度,他们还是断了吧。


温家,更加值得他去努力!


温清蘅,此时已经是退到了角落里,手中紧紧地抓着那一块玉佩,神色却是晦暗莫名。


她也是非常的意外,不知道这一件事情,怎么就变成了如今这样子了?


事情的发展情况非常的不对头!


写了文书,还了欠账,一刀两断,从此陌路!


这一些,全都不像是陶筱芫会干出来的事情啊!


但是,看陶筱芫那般一片漠然的样子,再想到陶筱芫今后跟汪振骐没有任何是关系了,不会跟着汪家去流放,不会干扰汪振骐跟汪家人的心情,没有那种愧疚了,温清蘅还是先松出了一口气。


只要陶筱芫不掺和,她就能够继续拿捏住汪振骐的心,拿捏住整个汪家,等着今后翻盘!


陶筱芫已经错过了这样的机会,今后看着汪振骐得势了,看着汪家重新拥有了荣华富贵了,那不要后悔就好!


可是,温清蘅还是多了一些疑惑,不知道陶筱芫是不是已经得到了消息,知道汪家会被流放,所以才会这么利落地退亲?


不然的话,陶筱芫那么在意名声的人,肯定会继续坚持跟着汪振骐的。


陶筱芫要是知情了,会放弃汪振骐这样厉害的人物吗?


而经过了今天这样的处理,娃娃亲变成了玩笑话,对于陶筱芫名声的影响,也是变得更有限了。


这一拨操作,陶筱芫倒也是不怎么吃亏啊。


考虑到了这一些,温清蘅虽然很疑惑,倒也安心了些,不担心陶筱芫是跟她一样知晓剧情的变数。


这天下,有她一个能够知晓前情,能够掌控一切的变数就够了!


而等到汪大贵父子两人都在文书上签了名,摁了手印了,确定之前的娃娃亲是酒后胡言的,汪家跟陶家之间,没有任何的亲事,并且结清了之前所欠药材款项等等的事宜,汪大贵给了银两,这才带着一行人匆匆地离开了陶家。


这里的人都不欢迎他们,汪大贵可不希望继续留下来。


一旦再闹出点儿什么矛盾,被揍可不好。


在远离了陶家之后,汪大贵倒是很想要直接扇汪振骐一巴掌的。


这一次的事情,明明很简单,但汪振骐的处理,却是留下了太大的麻烦,让他们汪家吃了大亏!、


那么多的银两啊,就这么给了陶家这样的人家了,本来是可以一分不给的!


想着这一些,汪大贵这心都在痛痛地滴血。


只不过,瞧着温清蘅也在,汪大贵还是忍住了,给汪振骐留了点面子,自己先坐马车离开,省得气不过,他真的要揍汪振骐这个坑爹的玩意儿。


至于汪振骐,想到真的跟陶筱芫断了亲事了,这心中也是有一种莫名的不得劲,眉头一直都在微微地皱着,有些恍惚。


温清蘅,本来还为拿到了玉佩而高兴的,可看着这样的汪振骐,直到汪振骐这是犯贱了,温清蘅的心中很是不满。


可想到了汪振骐的逆袭,想到了汪振骐后来的高位和权势,温清蘅还是按捺住了脾气。


如今,汪振骐还是太嫩了,该怎么教导,她得多花一些心思才行。


凑近了汪振骐,温清蘅也不理会后边那些家奴护卫隐晦的窥探目光了,直接伸手,摩挲了一下汪振骐的手臂内侧。


被温清蘅这么温柔地摩挲着手臂内侧,汪振骐忍不住浑身打颤,回过神来了。


转头看向了温清蘅这一边,汪振骐不好意思地说道:“蘅蘅,对不起,今天带你过来,让你见笑了。”


“那都是些乡下农户,没什么见识,没什么教养,就会撒泼颠倒黑白而已。”


“事情已经解决,我们这就回去,我会很快去府上求亲的。”


瞧着汪振骐的目光重新变得迷恋起来,还带着些隐忍的躁动火气,温清蘅轻轻地笑了笑,温柔地说道:“阿骐,我没什么关系。”


“我都看过了,那确实是些没有教养的,以为说话大声就有理的货色,不值得多费心。”


“既然事情都解决好了,我们还是不要再去提及这些了。”


“不过,你的那块玉佩,我看得很喜欢,阿骐,能够直接送给我吗?”


说着这话,温清蘅继续去摸索汪振骐的手臂内侧,希望能够让汪振骐心软答应。


被温清蘅这么招呼着,汪振骐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不过就是一块不值钱的玉佩而已,温清蘅想要,他给就是了。


赶紧按捺住自己的躁动,免得唐突了温清蘅,汪振骐点了点头,说道:“蘅蘅,那有什么啊,你想要,直接拿去就是了。”


从汪振骐这里得到允许了,温清蘅笑得灿烂了些,再次摩挲了一下汪振骐的手臂内侧,这才把那一块玉佩收进了袖袋里边,心中雀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