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09章 由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处理好了亲事的问题,陶家的氛围,依然是一片凝重。


外边的村民们都已经散去了,村长陶仲康,宽慰了几句,也是跟着离开。


事情虽然算是解决好了,但也是一场不小的变故,需要陶家人自己去调整好才行。


没有了外人了,陶家人也都稍微地安静了下来。


陶筱芫,看了一下担忧心疼的家人们,不由得暗暗叹出了一口气。


走了过来,看着家人们,陶筱芫轻轻地摇了摇头。


看到祖母董语葇还在伤心抹眼泪,陶筱芫走到了她的身边,轻声说道:“奶奶,别哭,这一次能够跟汪家退亲,其实也算是好事了,你不用太担心,我没事的。”


“奶奶,你们刚刚也是看到了,汪振骐并不是良配。如果硬是要说成这一桩亲事,我今后嫁到汪家那里去,也只有吃苦的份。”


“汪振骐并不在意我,就算是勉强成了亲,也只会成为怨偶,那才是一辈子的苦日子。”


“现在,能够及时地看清楚事情真相,看清楚汪振骐,还有汪家的为人,我们把事情给解决掉,我可就不用去汪家受苦了。”


听着陶筱芫这么说,董语葇只觉得这话好像有些不太对,但一时只顾着心疼三孙女陶筱芫了,脑袋有些浆糊,分不太清楚了。


但是,陶筱芫所说的这一些话,听着太大逆不道了,却也是有道理的。


汪振骐,还有汪大贵,确实是不重视他们陶家,也不看重三孙女陶筱芫。


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是坚持这一门亲事,让孙女陶筱芫嫁过去,将来成为了怨偶,那更是不得了。


想到了这样的一种状况,想着三孙女陶筱芫嫁到了汪家去,每日以泪洗面的那种场景,董语葇这心又忍不住难受了起来,眼泪还是继续往下滑落。


瞧着祖母这样子,陶筱芫只能够再一次暗暗地叹气。


扶着祖母先坐下了,陶筱芫这才看了看四周围,压低了声音,说道:“而且,我上一次去县城卖药材的时候,除了看到汪振骐跟温清蘅的事情之外,还听到了另外一个大事情。”


“汪家,好像是犯了事,而且事情还不小。”


“我也不知道,汪家这一次这么嚣张地做事,会不会导致更加严重的后果?”


听到陶筱芫这么说,陶家人也是被惊到了。


陶成楷,直接放下了旱烟,看向了陶筱芫这边,严肃地问道:“芫芫,你说的这一个消息是真的?”


如果真的是这般,他也就能够了解三孙女陶筱芫刚刚的那一些强势做法了。


汪家犯了事,那么,汪家不将他们陶家放在眼里,这本该来下聘的大喜日子,汪振骐倒是给闹成了退亲的难看局面了。


就汪振骐刚刚的那一些表现,还有汪大贵明里暗里想要打压强逼的态度,陶成楷对他们的印象非常的糟糕。


那样的人家,三孙女陶筱芫嫁过去了,确实是只有吃苦的份。


到时候,他们陶家虽然是娘家,却也是难以出力。


那么,三孙女陶筱芫的日子,确实是不会好过。


汪振骐的那一些做法,陶成楷看不顺眼,自然是暂时直接退亲的。


只不过,之前还顾忌着三孙女陶筱芫的感想,又看到三孙女陶筱芫自己能够去处理这一些事情,处理得还算不错,陶成楷这才没有多插手进去。


现在,如果汪家是犯了事的,那他们跟汪家直接借着这一次的事情撇开关系,确实是很有必要。


要是汪家被流放什么的,他们可不舍得让陶筱芫跟着去受苦,他们自己,同样不愿意被流放到边远苦寒之地去受那一份苦。


只不过,三孙女陶筱芫的那一些做法,还是让陶成楷有些看不太清晰,多了些疑惑。


而听到了祖父陶成楷的话,猜到祖父陶成楷这是看出些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了,陶筱芫直接点了点头,说道:“爷爷,这件事情还不确定,但大概率是真的。”


“我当时去庆林药堂卖草药,等待过程的时间里,听到那人说的话,这才能够知道这么严重的事情。”


“那个在庆林药堂说话的,好像是骁王殿下!”


提及骁王刘瑾胜,陶筱芫是为了增加这一个消息的可信度。


至于说骁王刘瑾胜最近的行踪,倒是真的在余林县这里,


因为想到了这一茬,陶筱芫正好扯上了骁王刘瑾胜。


当然了,偷听到骁王的谈话,这总不能够当面去求证吧?


果不其然,听到了陶筱芫这么一说,陶成楷等人,全都被惊到了。


如果说,这样的消息,是陶筱芫从骁王刘瑾胜那里听到的,可就八九不离十了。


留意着家里人的这些反应,陶筱芫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好吧,说一个谎言,就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谎。


只不过,这一次借用了骁王刘瑾胜的名头,那这一个谎言,应该就是到此打住了吧。


撒谎,圆谎,真心累啊!


但事情还没有解决完,陶筱芫只能够继续说道:“而且,汪家人这一次,很大概率是要被流放。”


“汪振骐,好像还不知道这一些事情,那天在县城里的时候,汪振骐为了温清蘅,可是跟余家人都敢对着干的。”


“为了温清蘅,汪振骐变得那么的疯狂,我也是看到了那一些,被吓到了,才会幡然醒悟过来的。”


“所以,事情这么处理,对我们其实更好吧。我,我,我真的怕嫁到汪家去,今后会受到他们的嫌弃,一辈子都过不好。”


说到了这里了,陶筱芫忍不住抿了抿唇,确实是有些难过了。


毕竟,上一辈子的时候,他们坚持那一门亲事,随后发生的那一些事情,确实是很苦涩。


回想起来,陶筱芫依然难以释怀。


而从陶筱芫这里知道了这一些事情,陶全勇陶瑞良等人,都越发的后怕了。


如果他们坚持,今天的亲事照旧,那到时候,陶筱芫需要跟着汪家人一起去流放,那可怎么是好?


他们可舍不得让陶筱芫去受那样的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