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23章 阴谋布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了陷入毒蛇包围的刘瑢玹,注意到刘瑢玹已经中了毒,受了伤,形势不是很妙,陶筱芫的脸色一片肃然。


也是在初步了解了刘瑢玹的情况之后,陶筱芫不由得想到了更多的方面,想到了更多的阴谋算计。


联系到后续可能会发生的那一些大变故,陶筱芫越发的警惕了起来。


继续看了看那个夷疆的驱蛇人,确定对方还没有察觉到异常,陶筱芫才稍微安心了些。


这一次,在看到了那一条七步青环蛇的时候,知道有夷疆的驱蛇人参与其中,陶筱芫很是担心,已经是提前做好了一些伪装隐匿处理,销声匿迹,不让那个夷疆的驱蛇人,以及那一些毒蛇轻易发现到她的踪迹。


也是有了这一些处理,陶筱芫在靠近你这里的时候,并没有被察觉到。


视线挪开,陶筱芫继续看向了刘瑢玹那一边。


刘瑢玹,是骁王刘瑾胜唯一的儿子。


骁王刘瑾胜,一生最爱的就是王妃杨芸淑。


为了王妃杨芸淑,刘瑾胜更是敢于违背那一些皇室的规矩,一直都没有纳妾,没有抬侧妃或是续弦,什么都没有。


骁王刘瑾胜的骁王妃位置,就只有杨芸淑一个人而已!


为了这个事情,即便皇帝太后想要插手干预,刘瑾胜都完全不会犹豫,不会答应的。


其实,也不单单是刘瑾胜了,历任的骁王,一直都只有一个王妃,完全不会去顾及皇室需要正妃侧妃等等的规矩。


这,与三宫六院的皇帝,以及其余频频纳妾纳歌姬舞姬的王爷,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


因为有高祖皇帝留下的旨意,骁王府的亲事,是不受皇帝控制的,连皇帝都没有办法,只能够听着任着。


当然了,只有王妃一个人,骁王府一直人丁不茂,也是让皇帝能够安心不少。


对于能征善战的骁王府,皇帝是又得倚重,又得防范,确实是挺头痛的一个存在。


当然了,骁王府不参与朝堂的党争,只会在有需要的时候领兵打仗,战事结束就卸甲,不会贪恋兵权这一些,还算是让皇帝能够放心不少。


可即便是如此,对于骁王府的防范手段,一直都没有少过。


但这一代,世子刘瑢玹的身体不佳,却让皇帝没少操心。


甚至于,皇帝还想要让骁王刘瑾胜赶紧续弦的,但刘瑾胜想都不想就直接拒绝,也是将皇帝给气得不轻,索性不管了,只希望世子刘瑢玹能够早日完婚,早日诞下子嗣。


只不过,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当初,骁王妃杨芸淑临盆的时候,骁王刘瑾胜正在跟东沥大军打仗,处正在外,没能够陪在王妃的身边。


因为种种的变故,骁王妃难产大出血,在生下了刘瑢玹之后,就撒手西去了。


也是因为这一系列的变故,世子刘瑢玹自从出生的时候起,身体就一直很不好,常年都是药不离手的。


爱妻的离世,对骁王刘瑾胜的打击非常的大,在收到了消息的那一天,只是一夜之间,骁王刘瑾胜的头发就花白了。


虽然在悲愤之下,骁王刘瑾胜带着将士们大发神威,最终彻底地击败了东沥的大军,守住了大延,让东沥就此俯首称臣,但骁王刘瑾胜也是因为王妃杨芸淑的过世,受到了太大的打击,一病不起,且一直都没办法完全恢复过来,也没法再回军队。


外加东沥这些年来都是萎靡不振,俯首称臣了,这一带的边境没有了战事,骁王刘瑾胜也能够安心地卸甲归园,留在了骁王府,缅怀爱妻杨芸淑,很少外出露面。


这一次,骁王刘瑾胜是去了杨家,正好路过了余林县,陶筱芫之前说的那一些消息来源时,借助了骁王刘瑾胜的名头,也不怕祖父他们去县城打听消息会露馅。


但是,在王妃杨芸淑过世之后,骁王府的事情,并没有就此平静下来。


骁王府世子刘瑢玹,一出生身体就不好,却还是被很多人盯着,暗潮汹涌。


这个时候,看到刘瑢玹被那一些毒蛇包围着,还是被那个夷疆的驱蛇人所操控的毒蛇给包围起来的,陶筱芫的眉头紧紧地皱着。


她已经看出了刘瑢玹身体的一些问题了,确实是中了毒,且很有可能,是打从娘胎里就已经中毒,受到影响的,才会导致了刘瑢玹的身体情况一直都很不好,看着也寿数不长。


可刘瑢玹所中的,是碧落霜花毒,是西厥那地方才会有的!


中了这样的碧落霜花毒,刘瑢玹的身体才会一直受到的侵蚀,情况越来越糟糕。


能够坚持活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已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奇迹了。


这期间,刘瑢玹会承受到诸多的痛苦折磨,却还能够坚持了下来,没有被折磨到崩溃,这就更加的难得了。


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一些状况,陶筱芫对刘瑢玹倒是很佩服,也有心要帮一把。


虽然要帮刘瑢玹彻底摆脱那一些碧落霜花毒的伤害,治疗的过程会比较的复杂,但陶筱芫这会儿正好就有一些能够派得上用场的方法。


当然了,对付那个夷疆的驱蛇人,也是重中之重。


这一个来自夷疆的驱蛇人,驱蛇的手段已经是很不简单了,却还是不远千里,跑到余林县这里来,就为了对付一个将死的刘瑢玹,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置刘瑢玹于死地了,肯定是有具体的计划安排的。


从山脚下凤彩花那里的驯蛇开始,到这个时候操纵着这么多的毒蛇去对付刘瑢玹,这一个夷疆的驱蛇人,行动计划很周全,还有其他人的配合,这事情本来就不简单。


来自夷疆的驱蛇人,外加刘瑢玹身上那些来自西厥的碧落霜花毒,已经是受到刺激而被激发爆发了,对方安排了多重的计划,就是为了彻底解决掉刘瑢玹。


把事情做到了这样的地步,对方所图不小。


在空间里边查找了一下,找到了需用的东西之后,陶筱芫继续看向了那个夷疆的驱蛇人,看向了那一大群正蠢蠢欲动的毒蛇,动了动嘴唇,开始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