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30章 羞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瑢玹,之前的身体情况,真的是非常的不好,让他备受折磨。


正是因为中了西厥的碧落霜花毒,刘瑢玹一直都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导致他的身体一直在变得更加的虚弱,几乎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即便他们一直在拜访名医,却还是一直都没有能够摆脱碧落霜花毒的折磨。


甚至于,每次尝试一些治疗的方法,没法解决碧落霜花毒,反倒是很可能会刺激到他身体里的那一些碧落霜花毒,让中毒折磨的情况变得更加的严重起来。


这,对于刘瑢玹,也是一种极大的考验了。


因为中了这样的碧落霜花毒,迟迟无法解决毒素的侵蚀破坏与折磨,在他行冠礼之后,对方也不装了。


正是对于碧落霜花毒这样的毒药极为有信心,对方暗中留了信,说明了碧落霜花毒的中毒症状,以及后续会施加给他的各种折磨,让他们更加的绝望。


之后,那些人每月到时间了,就会派人送一颗解药过来,缓解碧落霜花毒的发作情况,让他还能够继续苟延残喘,就是为了稳住他们父子两人,稳住骁王府,不让父王重新出山掌兵。


为了他,父王一直都忍辱负重,但也在帮他的过程中,被对方给下了毒,身体情况也是变得非常的糟糕了。


或许是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对方更没有了忌惮,有了新的行动计划,这才会想着对他们骁王府下最后的毒手,赶尽杀绝了。


这一次,刘瑢玹与父王刘瑾胜一起来到了余林县,是为了来这里拜访一位有名的游医老道的。


可惜的是,他们没有能够碰到那位游医老道,跟对方错过了。


对此,他们父子都很失望。


骁王刘瑾胜,到余林县城处理一些事情,而他,则是带着护卫小厮,想要到郁云山这里散散心。


结果呢,来到了这里,他却是中了那个驱蛇人的埋伏,几乎是全军覆没了。


在遭受到这一些事情之后,刘瑢玹本来还以为,他这一次已经没有退路,没有活路了。


可刘瑢玹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的事情,居然峰回路转,他竟然是遇到了这样厉害的神秘高手!


一个古埙,这人就能够轻易地压制住那个诡异的驱蛇人了,并让那一些毒蛇直接反水,反过来去攻击按个驱蛇人,将对方跟压制住,控制了起来,动弹不得,逃离不了。


而一颗解毒丸,就让他近期备受折磨的身体,恢复了这么多!


那一些几乎要让他身体沸腾起来,各处关节发炎刺痛的碧落霜花毒,就这么又被压制下去了。


这样的解毒丸,让刘瑢玹重新感受到了久违的,没有炎症疼痛折磨的轻松状态了。


这,真的是太让他震撼了。


只不过,对方似乎知道了他的身份,却是这么的,嗯,对他不以为意?


这是因为,他饱受碧落霜花毒的折磨,导致形象毁了不少,才让这个女孩子对他完全看不上眼的?


想着这一些,刘瑢玹微微地撇了一下嘴巴,对陶筱芫有些不满了。


可想到了陶筱芫给他服用了解毒丸,才让他能够恢复过来的,也借此暂时保住了性命,刘瑢玹还是对陶筱芫越发的感激。


恢复了更多的清醒了,刘瑢玹再看向了陶筱芫那边,看着她一步步走向了那个驱蛇者,刘瑢玹的眉头不由微微地皱了起来。


继续看着陶筱芫,刘瑢玹也想要看看,陶筱芫这是准备对那个驱蛇者做什么?


没有了碧落霜花毒的折磨,刘瑢玹这会儿浑身轻松,终于是有闲心来看看其他的事情了。


而陶筱芫,在把解毒丸给刘瑢玹服下之后,留意到他的身体情况很快好转了不少,那些碧落霜花毒暂时被压制住了,不会让刘瑢玹有性命之危,陶筱芫这才准备安心地去处理那个来自夷疆的驱蛇人。


至于那一些毒蛇,此时还继续受到了陶筱芫的驭蛇术控制,死死地缠绕住了那个夷疆的驱蛇人,让对方动弹不得,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反抗。


就是那个驱蛇人的嘴巴,也被毒蛇给塞了些树枝进去,塞住了,使得他就算是想要咬破毒牙,或是咬舌自尽,都完全办不到,只能够张开嘴巴,在那里绝望无助地等着,等着最终命运的降临。


这样的状况,让这个来自夷疆的驱蛇人受到了莫大的折辱,折磨。


他年纪轻轻的,就拥有了这么厉害的驱蛇术,一直未逢敌手,都是横着走的,非常的得意。


不管是在夷疆那一边,还是在来到了大延,来到了余林县这一带,他都能够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拥有这么多的毒蛇,没有人能够对他说半个不字。


如果是有人敢对他有什么异议,他可以随时解决对方。


这一些毒蛇,就是他最大的倚仗了。


但是,这一次碰到了这么强大的高手,这一位来自夷疆的驱蛇人,才会受到了这样前所未有的打击。


被自己驯养的毒蛇纠缠住,无力去反抗,就这么等着被收拾,是这一位夷疆的驱蛇人莫大的耻辱。


事情要是传扬出去,他今后都不用继续混了。


尤其是现在,被这一些毒蛇死死纠缠住,用这样屈辱的姿势倒在了地上,等着自己命运之镰的降临,等着自己的生死判决,这一位夷疆的驱蛇人,又恐惧,又愤恨,又羞耻,恨不得杀了那个敢这么对待他的恶人。


等陶筱芫终于是走到这里来的时候,这个夷疆的驱蛇人,脸上的表情都已经僵硬了,身上有好几处地方抽筋,让他更是痛苦不堪。


听到了动静,驱蛇人的视线这才重新聚焦,看到了陶筱芫的草鞋,打补丁的粗布裤子,再艰难地看到那一张陌生的,抹上了厚厚土灰的脸。


对于眼前这个女孩子,驱蛇人只觉得非常的陌生,完全没有什么印象。


可再一想到了对方那么强悍的手段,驱蛇人的视线,还是被陶筱芫手上拿着的那个古埙给吸引了过去。


这一次这么一看,能够看清楚这个古埙的样子了,驱蛇人越发的震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