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44章 难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喝了水,又有了表哥齐瀚韬帮忙拍背,输入内劲,刘瑢玹的情况慢慢地缓和了下来。


这一次的剧烈咳嗽,差点儿就要了他的性命了!


刘瑢玹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的身体还是如此的糟糕。


刚刚,服用了那一颗解毒丸,又有大师在,他的身体情况明明已经好转了不少的,他还以为能够从此真的好起来,不再受到身上那一些碧落霜花毒的影响的。


可这个时候,一场久违的剧烈咳嗽,让他差点儿连命都没有了,让刘瑢玹重新回过神来,知道自己目前的身体情况,依然非常的糟糕,并不容乐观。


大师只是要了他两块玉佩,还有那根腰带,三千两的银票,其实并不算贵。


就他如今这么糟糕的身体状况,大师能够帮忙,重新把他身上的那一些碧落霜花毒给压制下去,让他得以苟延残喘,已经是非常非常的难得了。


至少,这一次对碧落霜花毒的毒素压制很有效,他的身体还是恢复了不少的。


他们每次花费不小的代价,从那些人手中换来了所谓的解药,却只能够让他的身体缓和一点点而已,远远达不到这样的程度。


大师给他服用的那一棵解毒丸,确实非常的不同寻常!


搁以前,他可是连咳嗽都没有力气的,一旦毒发,想要咳嗽的时候,根本就不行,只能够在那里不停地喘气,希望能够借此帮忙止咳而已。


那样的状况下,他依然会承受到非常大的痛苦折磨,甚至是直接气管堵塞,窒息而亡。


但是这一次,确实是有了很大的不同了。


感受到了这一些,刘瑢玹这心情变得有些急切了起来。


这该怎么去找到那位大师,求到更好的医治,这才是他眼下该好好想想办法的。


这个时候,后背传来了一阵内力输送,让刘瑢玹的气息进一步变得平缓稳定,也是让刘瑢玹得以冷静地来思考问题。


看向了表哥齐瀚韬,刘瑢玹安心了不少,赶紧说道:“表哥,我没事,不用这么担心。”


“表哥,你也看到了吧,我刚刚虽然是咳嗽得那么严重,但已经能够有力气去咳嗽了,这身体的状况,也是恢复了不少。”


“这一次的遭遇,我也算是因祸得福,福大命大!”


刘瑢玹,对于表哥齐瀚韬非常崇拜,非常信任。


他这表哥,可是大延有名的煞神,威名不下于他的父王刘瑾胜,一直都非常照顾他,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非常好。


这一次出了这么大的意外,能够再次见到表哥齐瀚韬赶过来找他,这是最让刘瑢玹安心的了。


有表哥齐瀚韬在这里,那什么来自夷疆的驱蛇人,也不会再构成威胁了。


对于表哥齐瀚韬的实力,刘瑢玹非常的信任。


而齐瀚韬,看到刘瑢玹的情况有所好转,不再那么死命地咳嗽了,这才放下手,停止了输送内劲,走到了刘瑢玹的边上,再上下打量着刘瑢玹。


确定刘瑢玹真的没有受伤,身体的状态也确实是跟着恢复了不少,齐瀚韬同样安心,这才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就好!”


知道表哥齐瀚韬向来都是话不多,刘瑢玹却是依然有一些激动,继续跟他说道:“表哥,我这一次真的非常悲催,遇到了那么多暗卫的算计,导致护卫跟小厮全都被杀。”


“这好不容易,在甲严他们的帮助下,逃进了这郁云山,却是遭遇到了两个来自夷疆的驱蛇人,甲严他们都遭受到了偷袭暗算,没了,而我也差点儿就栽在了这里。”


“表哥,你们来的路上,有找到甲严他们吗?他们还有救吗?”


甲严,是刘瑢玹非常信任的暗卫。


这一次,甲严为了保护他,牺牲在他的眼前,刘瑢玹一直记得,把事情压在了心底里。


只有表哥齐瀚韬过来了,刘瑢玹才肯说出这一些话。


虽然鼻头酸酸的,但刘瑢玹还是忍住了。


有些心伤,其实只要他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只不过,刘瑢玹的这一些异样,都难逃齐瀚韬那锐利的双眼。


他就知道,这个表弟,看着冒冒失失,大大咧咧的,其实非常的敏感。


护卫,小厮,暗卫甲严他们的死,都会让表弟刘瑢玹难受。


可从小接受的教育,又让刘瑢玹不得不学会伪装,连对身边的护卫小厮难受,都不会轻易地表现出来。


对于这一些,齐瀚韬也只是暗暗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都找到了,他们已经没了。”


“我让护卫照看好他们的遗体,到时候会一并带走,安葬,让他们入土为安的。”


“后续的那一些事情,还是等你回去之后,再看看怎么去安顿吧。”


不过,听到有夷疆的驱蛇人出现在郁云山这里了,齐瀚韬还是警惕了起来。


夷疆的驱蛇人,为什么会千里迢迢地,跑来了余林县这里的?


这,显然更加的不寻常了。


那一些人,到底还在筹谋着什么呢?


一时想不明白,齐瀚韬的眉头微微地皱了皱,问道:“表弟,你刚刚是说,有两个来自夷疆的驱蛇人对你出手的?他们现在人呢?你跟我说一下方向,我去追人,争取把人给抓回来,不放过那些驱蛇人。”


刘瑢玹,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了。


事情还没有彻底解决,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等回去之后,他再处理甲严他们的后事吧。


心情依然是很沉重,但刘瑢玹面上不显,先回道:“表哥,我跟你说的那一个高人,就是去追另外一个在幕后搞鬼的驱蛇人的。”


先看了看后边的那一些护卫,确定都留在安全距离之外了,刘瑢玹这才继续跟齐瀚韬说道:“这一次,那个驱蛇人非常的邪恶,专门搞偷袭,让我身上的碧落霜花毒发作,差点儿就没命了。”


“若不是有高人及时地出手相救,给了我一颗解毒丸来解毒,压制住了那一些躁动的碧落霜花毒的话,我这一次就彻底地栽了。”


“那个夷疆的驱蛇人,居然拥有了碧落霜花,刺激了我身体里的碧落霜花毒,这事情很不简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