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45章 多带钱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那个夷疆的驱蛇人居然拥有了西厥的碧落霜花,还以此来刺激到刘瑢玹身上那一些碧落霜花毒的爆发,差点儿因此殒命,齐瀚韬非常的紧张。


只不过,又听到刘瑢玹说,是那位神秘高人好心地出手,给了刘瑢玹一颗解毒丹,这才让刘瑢玹得以压住了身上暴走的碧落霜花毒,齐瀚韬诧异地瞪大了双眼。


如果,那位神秘大师拥有了这样厉害的手段,那么,他肯定是要尽快地找到对方了。


他们骁王府跟齐王府,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想方法,找门路,希望能够解决刘瑢玹身体里的碧落霜花毒问题。


那一些碧落霜花毒,一直都在折磨摧残着刘瑢玹的身体素质,让刘瑢玹的寿数都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


这,让骁王府跟齐王府都非常的焦急,一直在想方法。


很可惜的是,他们已经找过了许多的名医,却都拿碧落霜花毒毫无办法。


也是为了让刘瑢玹能够多支撑一些时间,骁王府才会暂时跟那一些人妥协,得到了那明显带着不少问题的所谓解药。


每每看着表弟刘瑢玹毒发,忍受着剧烈的痛苦折磨的样子,齐瀚韬都非常的心疼,也更加着急,希望能够尽快找到方法,帮助表弟刘瑢玹解毒,不再受到那一些人的威胁。


这一次,终于是有希望了!


当他检查刘瑢玹的身体,为他缓解咳嗽的时候,齐瀚韬就已经是注意到了刘瑢玹这一次神奇情况的不同。


那一些越发猖獗的碧落霜花毒,居然被压制住了!


见识到了这样神奇的药效,齐瀚韬更是希望能够找到那位神秘的高人,为表弟刘瑢玹好好地求药。


想到了这里,齐瀚韬心中也是多了些急切,还是先问道:“表弟,你是说,那位神秘的高手,拥有神效的解毒丸,能够压制住你身体里的那些碧落霜花毒?”


这一点,齐瀚韬依然是有些不敢置信。


而刘瑢玹,对于自己这一次身体的恢复状况,同样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被表哥齐瀚韬问起了,刘瑢玹点了点头,说道:“表哥,确实是那位大师出手,收拾了那个本想要对付我的夷疆驱蛇人,还给了我一颗解毒丸,我才能够缓过来的。”


“那一颗解毒丸,药效非常的神奇,只是服用了一颗解毒丸,当时差点儿要了我这条命的碧落霜花毒,才得以被压制下去。”


“你看看我,现在力气都恢复了不少,能够跟你说这么多话了。”


刘瑢玹的话一说完,齐瀚韬越发的不敢置信了。


还有人,有这么强大的手段?


除了有这么厉害的解毒丸,还有对付夷疆驱蛇人的神秘手段?


这确实是高手,他一定要找到对方求药。


点了点头,齐瀚韬的眉头微微地皱着,先问道:“那人是谁,你知道吗?”


被表哥齐瀚韬这么一问,刘瑢玹不由得撇了撇嘴,垮了脸。


他,当时太过愚蠢,都忘了在第一时间就问这个最为重要的问题了!


堂堂骁王府的世子啊,他这一次的表现,属实糟糕得很。


连事关自己性命安全的大事情,他都能够因为身体的虚弱,心情的糟糕而疏忽了!


去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生气,疏忽了自己更应该去关注的关键点。


这样的他,让刘瑢玹自己都想要给几巴掌,真的太过懊恼了。


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刘瑢玹直接回道:“表哥,我当时忘了问了。”


“那位大师,拿走了我的腰带和玉佩,说是要以此来作为给了我那一颗解毒丹的报酬,就去追另一个驱蛇人了,都没有给我时间去问什么。”


“我只知道,对方是一位妇人,约摸有三旬年纪出头,穿一件藏青色的裙子,米黄色的上衣,衣裙上边的布丁不少。除此之外,对方就只事用一根木钗子扎住了头发而已,身上没什么首饰之类的。”


顿了一下,刘瑢玹又看了看银牙,跟表哥齐瀚韬说道:“表哥,你要不让银牙帮忙找一找吧。”


“银牙那么厉害,肯定是能够找到的。”


“表哥,等找到了那一位大师,我也好跟她求一求解毒丸。”


“当然了,找到了大师,很可能就找到了那第二个驱蛇人了,那可是罪魁祸首!”


对于甲严他们的死,刘瑢玹可没有准备轻易放过的。


那一个夷疆的驱蛇人,既然敢这么来算计他,下了死手,是真的想要他的性命了,那么,他这一次是不准备让那个夷疆的驱蛇人逃了!


之前的那一个夷疆的驱蛇人,并不是对甲严他们出手的那一个,也还没有给他造成更大的伤害,更是被大师直接放走了的,刘瑢玹不好去计较。


但是,对于另外的那一个夷疆的驱蛇人,既然是此次行动真正的罪魁祸首,那么,找到了对方,刘瑢玹也好报仇!


如果大师还想要把人放走,那么,有表哥齐瀚韬在,事情应该是比较可控的,他也算是有了靠山了,说话做事,自然能够更有底气一些。


尤其是表哥齐瀚韬这里,肯定是有钱的,也不怕为了钱而得罪了那位大师。


想起了刚刚陶筱芫跟他要银两时的无情样子,刘瑢玹赶紧地补充着说道:“还有啊,表哥,大师可是要求钱货两讫的那种,你得带够了银两才行。”


这一点,是刘瑢玹特地跟表哥齐瀚韬说明一下的。


做好了准备,那么,他们再去找那位大师,也能够安心不少,希望能够在求药的时候,也顺利一些。


留意到了表哥齐瀚韬有些诧异的样子,刘瑢玹继续说道:“表哥,大师对于钱可是很看重的,你别忽略了。”


“还有啊,到时候如果可以,你再帮我赎回玉佩跟腰带吧。”


“尤其是玉佩,那是我的身份玉佩,能够赎回来,也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被那位大师拿走了两块身份玉佩,还有腰带,现在有表哥齐瀚韬在这里,有银票了,那是得先赎回来为好。


至于后续的,他们再用银两去买药,希望,这样能够让那位大师满意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