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46章 别任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完了表弟刘瑢玹所说的这一些,齐瀚韬都有些无语了。


连这么重要的,最基本的问题,表弟刘瑢玹都能够疏忽掉,这也是没谁了。


当然了,从表弟刘瑢玹所说的这一些话语中,齐瀚韬已经了解到了更多的信息。


那位大师,非常的有个性,认得表弟刘瑢玹的身份,却并没有要多掺和进来的意思。


即便是对付了那个夷疆的驱蛇人,又给了一颗解毒丸,救下了表弟刘瑢玹的性命,又去追赶另一个夷疆的驱蛇人,但是,那位大师,并没有留下什么关于身份信息的话语。


很显然,表弟刘瑢玹的做法应该是得罪了那位大师,但大师依然出于大义,帮了表弟刘瑢玹一把,还愿意去对付另一个夷疆的驱蛇人,解决余林县这里的后患。


但在知道了刘瑢玹的身体状况,以及身中西厥碧落霜花毒的问题之后,那位大师只是给了那一颗解毒丸,帮着他表弟刘瑢玹暂时压制住了碧落霜花毒,保住了性命,却没有给后续继续解毒,继续治疗的方法,那位大师并没有要靠拢骁王府的打算。


当然了,能够给那一颗解毒丸,在最为危急的时候,帮着保住了刘瑢玹的性命,这已经是一份天大的人情了。


对于这一点,齐瀚韬并没有忽略掉。


或许,都是他这表弟刘瑢玹,做事时得罪了那位高人,还没有自己主动去求助,才导致了事情变成这个样子,有些麻烦的。


那样的高人,难道还要主动出手,主动来帮忙给刘瑢玹进行完全的解毒跟治疗吗?


有求于人,他们也不是这样的态度啊。


只不过,这到底是他的表弟,他不气不气。


眉头微微地皱了皱,齐瀚韬示意了一下银牙,银牙这才走到了刘瑢玹的身边,在他的身上,还有周围到处嗅了嗅。


瞧见了银牙,刘瑢玹本来是想要跟银牙打招呼的,但银牙却是嫌弃地扫了一眼,继续查找气息,确定了之后便退回到了齐瀚韬的身边,继续分辨四周围的气息,都不待怎么去理会刘瑢玹的。


被银牙这么嫌弃了,刘瑢玹也无所谓,先安静地等着银牙的反应。


反正,这都习以为常了。


银牙的个性太强,只服强者,对他可不会那么的亲昵。


并且,银牙很通人性,能够听得懂大部分的人话,知道他们刚刚的谈话吧,估摸着也是对他的做法很嫌弃很嫌弃了。


对于这样子的状况,刘瑢玹只希望这一次真的有机会解决掉身体里的碧落霜花毒,彻底地恢复过来,也能够有变强大的机会。


他,身为骁王府的世子,同样渴望着能够变得强大!


过了一会儿,银牙基本上确定了之后,看向了往郁云山山上去的方向。


注意到了银牙的反应,知道这是锁定方向了,齐瀚韬点了点头,摸了摸银牙的脑袋。


之后,齐瀚韬看向了表弟刘瑢玹,说道:“表弟,你先跟虹锋他们回去吧,我先去找一找那位大师,还有那一个夷疆的驱蛇人。”


“等找到了,我会跟大师好好地求药,并请大师专门为你医治,解毒。”


“你的身体还没有好起来,先回去等消息,也看看姨父,免得姨父为你担忧了。”


对此,刘瑢玹赶紧摇了摇手,说道:“表哥表哥,我要跟着一起过去找人,可以吗?”


“等找到了大师,我亲自跟大师赔礼,再跟大师求药,这样会更有诚意的。”


“表哥,我跟你过去,让虹锋先回去给我父王报个平安就行。”


有了机会,刘瑢玹更希望跟着过去。


除了要找那位大师求得解药之外,刘瑢玹还要亲自去对付那一个来自夷疆的驱蛇人。


杀了甲严等护卫,这一笔账,刘瑢玹可没有准备这么轻易地放过那个驱蛇人!


只不过,因为太过激动了,刘瑢玹的气息重新变得不稳,再一次咳嗽了起来。


虽然没有方才咳嗽得那么剧烈了,但依然很严重。


瞧着表弟刘瑢玹这样子,齐瀚韬赶紧给他拍背,渡入内劲,帮着他重新平稳气息。


而在这样的过程中,感受到表弟刘瑢玹的身体还是好转了不少,齐瀚韬心中越发的诧异。


那位大师,给表弟刘瑢玹服用的解毒丸,着实非常的神奇!


这,也是让齐瀚韬对于找到大师,并求得解毒丸,为表弟刘瑢玹彻底解决身体的问题,有了更大的把握了。


等到表弟刘瑢玹不再咳嗽,气息平稳了下来,齐瀚韬看着他的脸色不似过往那般的暗黄如金纸,眼底跟嘴唇的乌青也都减少了很多,气息心跳等等都有所恢复,齐瀚韬这才安心了下来。


看向了表弟刘瑢玹,齐瀚韬摇了摇头,说道:“表弟,我知道你的心思,知道你想要为甲严他们报仇,我答应你,如果是找到了那个夷疆的驱蛇人,我一定把人给绑回去,交给你来处置,这总行了吧?”


“你的身体是有所好转了,但还没有到达可以翻山越岭高强度活动的时候,你可别胡来了,免得造成不好的后果,反倒是影响了你身体的恢复。”


“有了机会了,你自己也需要好好地把握住,别浪费了这一次这么好的机会了。”


顿了一下,齐瀚韬缓了缓语气,说道:“我现在过去追人,你跟着虹锋直接回去!”


“姨父很担心你,你就别任性了,先回去,跟姨父先等着就行。”


“等找到了那位大师,我也会尽力把大师请回去,为你和姨父好好治疗身体的。”


虽然平日里,齐瀚韬的话不太多,但是,为了这个表弟,他经常破例。


这郁云山可不安全,即便是他,都需要小心谨慎才行,齐瀚韬可不希望表弟刘瑢玹跟着去冒险了。


更何况,刘瑢玹的身体状况,虽然是恢复了一些,但远没有达到能够跟着他一起行动的程度。


与其跟着去冒险,情况不可预测,他还是希望,表弟刘瑢玹能够先回去,这样更安全一些。


至于说请那位大师回去,以及抓那个夷疆驱蛇人的事情,他都会处理好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