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51章 所图不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了噬血魔蛇蛊,荼荟荸萳的双眼瞬间瞪得圆圆的,充满了惊恐。


他不知道,这样恐怖的嗜血魔蛇蛊,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


而且,这一条嗜血魔蛇蛊,比起他在夷疆时见识到,用于执行蛇蛊之刑的那一条,还要更加的强大!


这是怎么一回事,荼荟荸萳想不明白。


然而,荼荟荸萳想要逃避,想要挣扎闪躲开这一条嗜血魔蛇蛊,却是完全没有办法。


身上已经没有了力气,嘴里又被塞了土,荼荟荸萳连想要尖叫求饶都没有办法,更不用说是挣脱开陶筱芫的这一些禁锢压制了。


此时的荼荟荸萳,只能够继续瘫在了原地,一双眼睛不停地动着,无助地看着这一条噬血魔蛇蛊,从他的头顶那里,又爬到了他的眼前,在他惊恐的注视之下,直接从他的眼角那里,钻入了他的身体里去。


蛇蛊之刑!


没想到,他居然会在大延的余林县这里,见识到了蛇蛊之刑,见识到了这么恐怖的噬血魔蛇蛊,还亲身来尝试效果了!


这真的是太可怕了,荼荟荸萳想要挣扎逃避掉,不想要承受蛇蛊之刑,不想要受到这一条嗜血魔蛇蛊的折磨,却是完全无能为力,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荼荟荸萳,本来还以为,他这一次从夷疆来到了大延,来到了余林县这里了,将不会有人是他的对手了,一切的事情都是他说了算的。


除了那个傻子沙钶摩之外,没有其他人能够打败他,他可以在余林县这里,毫无顾忌地干他自己喜欢的事情。


即便是沙钶摩,那就是一个小傻子而已,非常的好忽悠,脾气又暴躁,阅历不足,有实力却没有心机,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拿捏。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荼荟荸萳非常的自信,行事越发的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不会害怕。


可结果,还不待他多享受享受,他这一次却是在郁云山这里,看到了噬血魔蛇蛊,看到这一种他们夷疆的驱蛇人最为害怕的蛇蛊之刑了!


他诱哄着沙钶摩出手去对付刘瑢玹,就等着清点完财物,就去捡现成的,顺道把沙钶摩也给对付了的。


有这么多的七步青环蛇,利用其他人去对付沙钶摩,他在找机会下黑手的话,事情还是有机会搞定。


没有想到的事,这一次的事情,竟然变成了这样,让他落到了这样的境地!


对此,荼荟荸萳真的后悔了,却已经是太晚了。


这般中了蛇蛊之刑,被噬血魔蛇蛊入侵到了身体里边,感受到了嗜血魔蛇蛊在他的身体快速游走的样子,荼荟荸萳满心都是恐惧。


然而,不用多长的时间,噬血魔蛇蛊就已经是入侵到了荼荟荸萳的心口,开始控制住荼荟荸萳的身体血液流转,以此来达到控制荼荟荸萳身体的目的。


遭受到了这样的蛇蛊之刑,荼荟荸萳开始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


虽然仍然能够有意识,能够感知到自己身体情况的变化,然而,他却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就这么继续趴在了地上,什么都做不了。


这样的状况,让荼荟荸萳越发的绝望。


更让荼荟荸萳感到恐惧的是,他的脑袋似乎是受到了针扎,非常的痛苦,让他几乎要昏厥过去,却又因为这般剧烈的痛苦而无法昏倒,只能够硬生生地忍着,连痛苦闷哼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样的状况,正是陶筱芫通过这一条噬血魔蛇蛊,在读取着荼荟荸萳的记忆信息。


对付荼荟荸萳,陶筱芫的行动很干脆,直接就对荼荟荸萳动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这一次的蛇蛊之刑,配合着读取荼荟荸萳的记忆信息,这样多重的手段组合,让荼荟荸萳遭受到了翻倍强烈的痛苦折磨,让荼荟荸萳生不如死,想要自戕,减轻痛苦都做不到。


可惜的是,身体已经被噬血魔蛇蛊给控制了,荼荟荸萳无法再有什么挣扎的举动,只能够躺平,任由痛苦折磨着他,任由噬血魔蛇蛊读取他的那一些记忆信息。


陶筱芫,通过那一条嗜血魔蛇蛊,从中读取了荼荟荸萳许多的记忆信息。


看到了荼荟荸萳在郁云山的山脚下那里,肆意训练七步青环蛇的场景,以及喃喃着要得到整个靠山村,以此来把郁云山的这一带,全部变成七步青环蛇的驯养场的这一幕,陶筱芫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了一抹嗜血的弧度。


果然,正是这个荼荟荸萳,为了一己之私,想要毁了整个靠山村,想要让那些人出手,栽赃陷害之后,对付靠山村的村民们!


为了自己的私欲,荼荟荸萳,完全不在意靠山村那么多村民的性命,只想要彻底地解决掉麻烦,通过七步青环蛇,全部屠戮干净,不留后患。


至于跟荼荟荸萳合作的那一些势力,确实也会选择默许的。


只要保密工作做得足够好,那么,即便是整个靠山村覆灭掉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凡县令等人不配合,他们也有的是办法去对付。


荼荟荸萳的七步青环蛇,正是能够在这其中发挥出重要作用的关键所在。


七步青环蛇,确实是杀人越货的顶好选择。


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一些信息,陶筱芫再继续去对付荼荟荸萳的时候,那更是不用留手了。


从荼荟荸萳的记忆信息中,陶筱芫还看到了丁松年那一些人的相关信息,进一步地了解了荼荟荸萳他们来到了余林县这里的那些计划任务,期间所接触到的那一些人,那一些势力,以及荼荟荸萳他们部落,加上丁松年那一些人的不少盘算。


了解的越多,陶筱芫的脸色就愈发的凝重起来。


这一次,荼荟荸萳跟丁松年他们的阴谋算计,涉及到的范围非常的广。


然而,即便是荼荟荸萳,也无法得到丁松年他们的彻底信任,还无法接触到丁松年以上的其他重要人物。


陶筱芫从荼荟荸萳这里了解到的内容,结合她自己的那一些经历,倒是让陶筱芫能够有了些猜测怀疑的方向。


可要真的是如此了,事情确实是会更加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