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62章 晕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被堂姐陶筱芫直接塞了两只野鸡过来,感受到了那沉甸甸的重量了,陶筱蓁这才回过神来了。


这一切,是真的?!!!


她的堂姐,忽然之间就变得这么厉害了!


说起打猎的事情,村子里可没有那么多人会。


二叔陶全勇,大哥陶瑞良,却是村子里最厉害的猎人了。


每到入了深秋农闲之后,村子里会组织人手到郁云山去打猎,二叔陶全勇,大哥陶瑞良,就是其中的主力军了。


没想到,到了堂姐陶筱芫这里,这打猎的手段依然这么的厉害。


眨巴了一下眼睛,陶筱蓁还是赶紧地跟上了堂姐陶筱芫,进了灶房。


两只野鸡,她得好好收拾。


董语柔,听到了动静,回头看的时候,也是被惊了一大跳。


把手里的木柴放好,董语柔赶紧地站了起来,疑惑地开声问道:“芫芫,蓁蓁,这两只野鸡是哪来的?”


家里的男丁都还在忙,应该没有时间去打猎啊,这两只野鸡看着这么肥这么壮,怎么来的啊?


虽然心中还有一些疑惑,但董语柔还是觉着,这应该就是三孙女陶筱芫打回来的。


下意识的,董语柔看向了陶筱芫这一边。


陶筱芫,把手里的野菜放到了篮子里,这才说道:“奶奶,这是我去追那一条七步青环蛇的时候,在半道上打到的,我们晚上吃一只,另一只可以先放着。”


“打猎可不难,我本来还想要去追一只肥兔子的,但时间太晚了,我也不敢深入郁云山,便先下山回来,没有继续往山里走。”


“奶奶,我今天这运气还是很不错的,今后,没准还能够在山脚下也打到一些猎物带回来呢。”


听着陶筱芫这么说,董语柔却依然是心存疑惑。


她这三孙女,运气变得这么好?


这,算是时来运转吗?


只不过,瞧着陶筱芫在说话时双眼亮晶晶的样子,董语柔跟忍不住跟着弯起了唇角。


好吧,打猎的事情,他们家并不少见,董语柔没什么太意外的了。


陶筱芫的父亲跟大哥打猎都那么的厉害,陶筱芫小时候好玩,跟着学到了本事,也是可能的。


这些年来,多了那一桩糟糕的娃娃亲,反倒是让三孙女被约束了起来,什么事情都束手束脚的,确实是太委屈。


点了点头,董语柔回道:“好,芫芫好样的!都学到了你爹跟你大哥的打猎本事了。”


顿了顿,董语柔还是不忘叮嘱道:“不过,郁云山上非常的危险,芫芫,你可不能够自己随便进到深山去,最好是不要过了陷坑区,免得遇到大的猛兽,知道了吗?”


对于祖母董语柔的吩咐,陶筱芫赶紧点头应了下来。


这个时候,董语柔才看向了陶筱蓁这一边,问道:“蓁蓁,你自己一个人能够收拾这两只野鸡吗?”


说着话,董语柔也腾出了一口大锅,开始往里边加水烧水了。


火势很大,水烧得比较快,能够赶得上。


陶筱蓁,赶紧笑着回道:“奶奶,放心吧,我一个人就能够搞定。”


一边说这话,陶筱蓁已经拿起了刀子,开始放血。


难得有两只这么肥美的野鸡,陶筱蓁在处理的时候都非常的小心。


两只野鸡就是昏迷过去了,都还没有死,放血很容易,也没有扑腾,让陶筱蓁能够将这一些鸡血都给保留下来。


放一点盐水在碗里边,这样一来,鸡血会更好地凝固成型,方便等会儿的处理。


瞧着陶筱蓁手脚麻利地开始处理了,董语柔也放心了些,继续坐着烧火。


而陶筱芫,则是出去洗野菜。


堂妹陶筱蓁,胆子说大吧,那是能够上手杀鸡宰鹅的,可要说胆子小吧,一只蟑螂就能够把她给吓得尖叫连连。


处理野鸡的事情,交给好吃的堂妹陶筱蓁去处理,那完全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个时候,祖父陶成楷,还有大伯陶全忠,从县城赶回来了。


只不过,两人的脸色都非常的凝重。


看到祖父跟大伯他们回来,陶筱芫赶紧打水,给他们擦一擦脸。


等到擦了脸,陶成楷看向了陶筱芫这边,表情凝重地说道:“芫芫,我们没有打听到什么消息,但是,听说骁王爷出了意外,暂时不知道有没有大危险。”


这一次去县城,陶成楷跟陶全忠四处找关系探听消息。


可惜的事,这样的判罚决定,还没有公布出来,陶成楷跟陶全忠能够找到的关系也有限,无法探听到具体的消息。


但是,骁王刘瑾胜晕倒的事情,却是被一些人看到,并私下里议论纷纷,非常的担忧。


有骁王刘瑾胜在,东沥那边就不敢胡来,他们泊州一带的人,才能够有更加安稳的日子。


因此,知道骁王刘瑾胜晕倒,情况不明,众人才会那么的担心。


就是陶成楷跟陶全忠,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也是跟着忧心忡忡的。


可由于确定骁王刘瑾胜真的在余林县,陶成楷跟陶全忠,对于陶筱芫说的那些话,也都相信了。


听到了祖父陶成楷的话,陶筱芫微微地瞪大了双眼,说道:“不应该吧?我上一次无意间听到骁王爷说话,感觉中气很足,人应该没什么事,怎么会晕倒了呢?”


瞧着陶筱芫的反应,陶成楷也是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也不清楚,只知道了这个消息而已。”


“看来,事情是没错了,汪家,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一次,能够跟汪家把事情说清楚,解决好,今后毫无关系,那就最好。”


只是听说了最近好像有案子要宣判,陶成楷跟陶全忠都猜到,应该就是汪家被流放的事情了,倒也是为今天的事情感到庆幸。


跟汪家撇清了关系,他们陶家,尤其是陶筱芫,将不会受到连累了。


这一点,还是让他们都安心不少的。


这件事情,暂时就先这样吧。


很快,陶全勇等人也从地里回来,知道了这一些事情,同样为陶筱芫感到庆幸,也为骁王刘瑾胜的事情感到担忧。


太平日子过得好,他们真心不希望骁王刘瑾胜出什么意外,更不希望东沥那边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