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68章 好大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另一边,襄云郡太守府。


在太守府府衙的书房之中,襄云郡太守章志焕,身为主人的他,此时却是恭恭敬敬地站在了书桌的边上,等着齐王世子齐瀚韬翻看卷宗。


这一次,齐瀚韬突然就直接过来太守府府衙这里,着实是将章志焕给吓了一大跳。


章志焕自然是知道齐瀚韬的,知道齐瀚韬身份尊贵,实力强大,在陛下那里又是很受信任的,章志焕不敢小看而得罪了章志焕,还是在全力配合着章志焕的要求。


毕竟,齐王世子齐瀚韬,有陛下的信任重用,只要不是什么太过分的事情,齐瀚韬想要做什么,都还是能够跟陛下交代的。


反过来,他如果是干拦着不让看,那么,得罪了齐瀚韬,齐瀚韬只需要一份奏疏或是信件送到陛下那里,他这得罪了齐瀚韬的人,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实在是没有办法,章志焕只能够全力配合。


听到齐瀚韬这一次是为了废庸王的那个案件而来的,章志焕更加的忐忑,不知道齐瀚韬这究竟想要干什么。


齐王世子的身份,章志焕还能够严词拒绝齐瀚韬参与进来。


然而,齐瀚韬这齐勇将军,当今陛下最为信任的表哥,这两重身份,才是让章志焕不敢得罪的。


奏疏直达的权利,也让齐瀚韬能够随时将事情禀报给陛下,引起陛下的重视。


这样的人,属实不好去得罪!


既然齐瀚韬爱看卷宗,看就看呗,没什么大不了的。


齐瀚韬有权参与这一桩案件的判定事宜,章志焕更不敢去拦着。


只要齐瀚韬不要把他给牵扯进去了,章志焕也没什么所谓。


就算是今后要跟那些人交代,他也能够用齐王世子齐瀚韬的名义来回复,不至于受到太严重的惩罚。


心中盘算着这一些事情,章志焕还是继续看着齐瀚韬,免得齐瀚韬看出什么不该看的内容。


这个时候,章志焕只希望,齐瀚韬不要做什么让他太为难的事情就好。


等到齐瀚韬翻看了案卷,知道了章志焕这是想要放过温家,将温家从这一次废庸王的谋逆案件中给摘出来,齐瀚韬用手指敲着案卷,似笑非笑地看着章志焕。


被齐瀚韬这么看着,章志焕内心不由突突突地直跳,猜到可能是案卷里边,有哪里让齐瀚韬感到不满意了,也赶紧地低下头,等着齐瀚韬发话吩咐。


没有确定情况之前,章志焕也不会傻乎乎地自己上钩撞上去。


能够蒙混过关了,那自然更好。


瞧着章志焕的反应,看来是想要糊弄过去,齐瀚韬淡淡地笑着说道:“章大人,你这事办得可真有意思啊。”


“温家,当真是无辜的吗?当真是丝毫都么有掺和到废庸王的案件中吗?”


“还是说,章大人是故意要这么做的?章大人想要庇护温家?你这是收了他们温家多少的好处了,才会这么来为温家遮掩,从中调节并牟利的呢?”


一听到齐瀚韬这么说,章志焕吓得浑身一哆嗦,赶紧跪下,战战兢兢地说道:“世子殿下,卑职若是在这一次的案件中,有哪里处理得还是不够妥当的,有失偏颇的,卑职愚钝,请世子殿下明示。”


“世子殿下有话但请直说,卑职洗耳恭听!”


“卑职忠于陛下,断然不敢做什么明知故犯,牟利贪污的事情!如果不妥之处,请世子殿下告知卑职,卑职愿意认,愿意改。”


瞧着章志焕恭恭敬敬,却又暗耍心眼的做法,齐瀚韬轻轻地弯起了唇角。


在这个时候喊他世子殿下,而不是齐将军?


呵……


用齐王世子的身份来称呼他,定义他,这是在告诉他,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惹祸上身吗?


那些人,如今都强大到了这样的地步了,赶来威胁他齐瀚韬了?


就是这章志焕,也敢这么来跟他说话,暗暗引靠山来给他造成威胁影响?


这章志焕,看来是知道案件的判罚上有些问题,对他这样的插手很是不满啊。


对此,齐瀚韬冷冷地笑了笑,继续对章志焕说道:“哦,那不知道,章大人从温家拿了多少的好处呢?”


“陛下的旨意,是对废庸王谋逆案一事查清楚,但凡是牵涉到其中的家族,按照获罪的严重程度来进行判罚吧?”


“既然是这样子,那么,汪家跟温家这样与废庸王有金钱来往的,汪家都被判流放了,温家却能够从中独善其身?”


说到了这里,注意到章志焕脸色终于是真的变了,双腿有些打颤,是真的担心了,齐瀚韬再次嗤笑了一声。


章志焕,看来还知道怕的!


在他的跟前耍滑头,章志焕,可真大胆!


不过,若不是大师提了这一个要求,他没有来插手这一次的案件判罚,那么,温家还真的会被摘出来了。


在余林县这样的地方,不少人都不会怎么关注到,外加有章志焕,以及那一些人的帮忙掩护,事情可能还真的就这么过去了。


这一些人,真的是够大胆!


可既然是插手进来,齐瀚韬就不会让事情这么轻易过去。


看向了章志焕,看着他跪得更认真了,齐瀚韬继续漠然地说道:“据我所知,温家在废庸王那一些事情上出的钱,可不比汪家的少吧?”


“既然是在赌运道,那么,输了就别怂,该付出代价的,也别想逃脱!”


“温家,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跟废庸王来往密切,这可是罪证确凿的吧?”


留意到章志焕浑身微不可查地颤抖了起来,齐瀚韬依然冷笑着,但在战场上厮杀时的那种煞气释放了出来,直接就让章志焕浑身冒冷汗,差点儿趴下了。


对于开始怂了的章志焕,齐瀚韬继续说道:“所以,章大人这般明目张胆地遮掩,想要抹掉温家干的那一些事情,是已经收了温家的好处了?”


“要不然,你倒是胆子大啊,自己就想要把案情篡改掉?”


“如果是这样的判罚决定,那么,我是得将这一切都上书陛下,也免得陛下还被蒙在了鼓里,对此完全不知情。”


“章大人,你觉得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