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70章 威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知道丁松年跟丁家人被齐瀚韬给抓了,还招供了,连带着他儿子章兴峰都受到了连累,一并被齐瀚韬给抓了,章志焕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很难看。


说起了赵家庄的事情,因为这一件事情而导致他儿子章兴峰,还有他,都被齐瀚韬给拿捏住了,章志焕的底气,直接就被泄掉了一大半。


就像是齐瀚韬所说的那样子,如果,他坚持保住温家,那就是要用他的儿子章兴峰,还有他一家老小替代温家去流放!


而到头来,温家也肯定跑不掉的。


被齐瀚韬给盯上了,温家人只能够自求多福。


但是,让他用他们章家去代替温家流放,前途尽毁,章志焕可不干。、


他,没有那么傻,没有那么无私的。


抬起头来,看着齐瀚韬,章志焕咬了咬牙,还是说道:“齐将军所言极是!”


“这温家人,既然是参与到了废庸王的谋逆案件之中了,那自然是不能够错判的。”


“按照大延律例,按照陛下的旨意吩咐,虽然都会从轻发落,但温家做了那一些事情,其心当诛,应当罚抄没家财,并且与汪家等犯人一并流放!”


“如此安排,已是对温家一干人犯从轻发落了。”


说完了这一些话,章志焕再次看向了齐瀚韬这一边,继续问道:“齐将军,不知道,卑职这般改正,可行不可行?”


这样做了,章志焕心里很清楚,这对他自然是有一些风险存在的。


毕竟,温家的背景可不简单,他也没少从温家那里拿到好处,关系复杂。


真要是因为此次的判罚而跟温家闹翻了脸,温家把那一些事情给捅了出去,他自己也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只不过,在跟温家闹翻而不好交差,以及全家这个时候先出事相比较,章志焕最终还是选择了屈服于齐瀚韬。


被齐瀚韬给盯上了,这本来就已经很难了,他斗不过齐瀚韬。


就齐瀚韬的身份跟背景,以及陛下对齐瀚韬的信任程度,他根本就斗不过!


这一次,他先把齐瀚韬给打发了,过后再想想看,看有没有其他可以改变的机会,抑或是趁机先跟上边的人说一声。


事情报上去,那么,由上头的人来做决定,看看有没有什么转机,或是对付齐瀚韬的办法,他应该能够少受一些牵连吧。


只要知道是齐瀚韬强硬插手进这一次的案件判罚的,那么,他好歹能够交差吧。


而且,他还可以先去跟温家人打一声招呼,让温家早做一些准备。


到时候,如果上头也对齐瀚韬没有办法,温家真的要被流放了,那他也会吩咐押送的差役们,让他们多照顾一下温家人。


流放路途遥远,险恶,如果是有差役多照顾些,温家人也能够少受一些苦头。


这样做了,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他,是绝对不可能牺牲掉他们章家,而去保全温家的!


将齐瀚韬给直接抬出来,说是齐瀚韬强硬插手,非要整治温家的,那即便是温家人再不服气,要怪,就去怪齐瀚韬吧,他一个小小的太守而已,真的没有办法啊,干不过齐瀚韬的。


瞧着章志焕这般,真的是挺委屈的,齐瀚韬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章志焕,说道:“章大人,那我就等着看结果了。”


“反正也就这两天的时间而已,章大人明天送奏章,后天可以出最终的判罚结果了,那我这两天都会在余林县这里等着。”


“章大人,好好地按规矩办事吧,别耍什么花样!”


听到了齐瀚韬这么说,章志焕只能够恭恭敬敬地行礼,说道:“齐将军,卑职都记住了。”


虽然章志焕这么应答了,但齐瀚韬并不信任章志焕。


这一群人,即便是自身受到了威胁,依然会全力去争取自身的利益,甚至会以牺牲其他人的利益来保全自己。


牺牲掉温家,保全章家,这是章志焕的必然选择。


但在确保自身安全的情况下,保住温家,保住那一些秘密,也是章志焕会去考虑的事情。


章志焕,依然不会那么听话的。


淡淡地笑了笑,齐瀚韬继续对章志焕说道:“章大人,就算是你要把我的名头放出去,以此来为你自己开脱,那么,我会放话出去,说是从章兴峰那里知道这一些事情,知道你章大人徇私枉法,包庇犯人,才会出手干预。”


“那到时候,章大人你自己要怎么去解决这样的问题,陛下是信我的,还是信你们的,章大人可要好好地想清楚啊。”


“你们到底是怎么盘算的,温家背后站着谁,别以为我不知道!”


说到了这里,齐瀚韬危险地眯了眯双眼,继续说道:“还有啊,余林县这里的安全问题真的非常的严重了,差点儿就出了另外的大事,差点儿就血染郁云山了!”


“这一些事情呢,不知道章大人听说了没有啊?”


“我可是从丁松年那群祸害嘴里,知道了不少的秘密了。”


“这一次,也是跟章大人章太守有不小的干系呢。要是闹大了,章大人肯定要吃瓜落!”


“章大人,好好想清楚再办事,不会有错的!”


说了这一些,齐瀚韬站起身,径直走到了门口那里了,这才回过头来,最后说道:“我都忘了告诉章大人了,令郎现在在我那里呢。”


说完,齐瀚韬这才继续走了出去,没有继续停留。


而章志焕,听到齐瀚韬最后说的暗一些话,只能够暗暗地咬牙。


齐瀚韬,果然是做的够绝,都不准备给他留什么退路了!


碰到了这样的齐瀚韬,他连算计,都算计不过人家。


郁云山出事,任务已经失败,恐怕还被齐瀚韬给拿捏了不少的证据吧?


跟夷疆的驱蛇人勾结,暗害骁王刘瑾胜跟世子刘瑢玹,这真的要追究起来,他至少也是个失职的罪名,被撸掉都是轻的。


齐瀚韬这么一出手,随随便便就能够置他于死地!好几个点,他根本都逃不掉!


可是,那么厉害的夷疆驱蛇人都失败了,是齐瀚韬出手的?


要不然,齐瀚韬怎么知道丁松年的事情呢?


PS:感谢书友@阿慢76,投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