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73章 蹲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赚钱的事情,让三哥陶瑞谦来想,确实是为难他了。


三哥陶瑞谦的力气很大,干活是一把好手,正在跟着她父亲陶全勇,以及大哥陶瑞良学习打猎的本事。


这样花力气的事情,才更加适合三哥陶瑞谦。


至于做生意嘛,回头,她找二哥陶瑞礼问问看。


在家里头,大伯家的二哥陶瑞礼是唯一一个去书院念书的人。


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是那么好,能够坚持供应二哥陶瑞礼继续上学,已经很难了。


只是,祖父陶成楷,祖母董语柔,还有大伯陶全忠等,都知道读书识字的重要程度,一直都是全力支持的。


至于大哥陶瑞良,三哥陶瑞谦,则是更加看重打猎种地,并没有去上学。


三哥陶瑞谦,是真的不喜欢坐着不动,拿着本书摇头晃脑的。


但大哥陶瑞良,其实很羡慕二哥陶瑞礼能够去书院念书。


可身为长孙,陶瑞良还是想的比较多些,一直在努力帮着家里减轻一些负担,去书院念书就更不用去想了。


至于四弟陶瑞恭,小弟陶瑞信,年龄比较小,暂时先在家里头帮忙。


等陶瑞礼从书院放假了,就会回家来,教家里的几个兄弟姐妹们识字。


这段时间,因为陶筱芫下聘成亲的事情,陶瑞礼特地从书院请假回来的。


也是因为有陶瑞礼的教导,陶筱芫也能够识得一些字。


可同样因为这般,陶筱芫越发的愧疚。


这一次,多赚钱之后,她也得让大哥跟四弟小弟,都去书院念书吧。


就是堂妹陶筱蓁,如果想要去女学院上学,她同样支持。


正想着这一些事情,他们已经来到了米面铺子这里了。


这个时候,陶瑞谦才皱着眉头,说道:“三妹,你也别想太多了。”


“赚钱的事情也急不来的,等回去之后,我们一家人商量商量,人多力量大嘛,肯定能够想到些好办法的。”


“这一些,你不用自己一个人去想,一家人一起想了,才会更容易想出来。”


嗯?


三哥陶瑞谦的话,让陶筱芫有一些意外。


同样的,想到了之前祖父陶成楷所说的那些话,陶筱芫也是有些脸红。


她又忘了,祖父说的,他们是一家人,有事情了,就一家人一起想办法解决才是。


她,不能够自己一个人决定这一些事情。


豁然开朗了,陶筱芫朝着三哥陶瑞谦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三哥说得对,等回去之后,我们一家人一起想办法。”


想通了,陶筱芫也就不纠结了。


等到母亲徐桂枝,还有三哥陶瑞谦一起去店里买粗粮粗面的时候,陶筱芫借故离开了一会儿。


进入了边上的巷子,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做好了伪装,陶筱芫直接前往钱庄去兑银子。


这一路上,看到县城里边的巡逻防备程度有所加强了,陶筱芫更是疑惑。


这,是因为刘瑢玹被偷袭的缘故?


只不过,想到应该是明天,废庸王案子的判罚决定就会下来了,陶筱芫还是有一些紧张,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一些什么变故。


那一些人,只怕不会轻易放弃温家的!


如果,这一次齐瀚韬给力一些,能够直接将温家一并送去流放,跟汪家人一起去流放,这肯定会承受不小的压力。


她当时提出的条件,对于齐瀚韬而言,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可要是让温家人同样获罪,跟着汪家一起去流放,那事情可就好玩多了。


没有了温家作为后盾,又摊上了那么坑的一个空间,温清蘅,流放路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昨天夜里,陶筱芫通过控制的玉佩空间,血虐了温清蘅,让温清蘅累得虚脱,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呢。


陶筱芫可是通过这一招,就赚了温清蘅一百多两了。


这么好的肥羊,她这两天可得抓紧时间去多薅一些羊毛才行。


事情要是顺利进行,等到温家被查抄流放,那她再去算计温清蘅,拿到好处的打算,没准就要落空了。


想着这一些,陶筱芫的眼中,快速地闪过一抹厉色。


只不过,这才走出了几步,看到汪振骐居然这个点才从烟花巷那里出来,眼眶还一片漆黑,看来是昨夜战况激烈,陶筱芫嫌恶地撇了撇嘴。


因为做好了伪装,陶筱芫倒是不怕被汪振骐认出来,靠近了一些之后,动了动手指,便继续离开。


继续走远了,看着汪振骐已经离开,陶筱芫这才看了看那一点银票,切了一声。


汪振骐,对别人吝啬得很,对自己倒是很阔绰豪爽啊!


眠花宿柳之后,还能够有这么多的银票,这一趟出来混,汪振骐可没少带钱。


摇了摇头,陶筱芫继续朝着不远处的钱庄走了过去。


走进了钱庄里边的时候,陶筱芫还是引起了好几个人的关注。


在钱庄那个高高的兑付柜台里边,此时还坐着好几个人,身上的气息有一些熟悉,陶筱芫将银票拿出去,顺道不动声色地多留意了一下。


很快,陶筱芫能够确定,这一些人,是骁王府的!


所以说,刘瑢玹这是想要在钱庄这里逮人?


想到了这一些,陶筱芫暗暗地撇嘴。


这个刘瑢玹,真的是小气。


事情都已经处理完了,刘瑢玹难道还想要拿回那一些银票?亦或者,是想要通过银票,辨认出她?


这倒也没有那么容易了,陶筱芫不会那么傻,不会直接拿那一些有特殊标记的银票出来用的。


她这一次拿过来的这些银票,并不是从刘瑢玹那里拿的,也不是从齐瀚韬那里拿的,而是温清蘅跟汪振骐的。


至于她这个时候的伪装,本来就是穿上了温家的婆子衣裳,扮成了温家的婆子来兑付的,并不太显眼。


等到换好了银两,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陶筱芫直接转身离开。


而在钱庄的伙计收了银票之后,直接递给了后边的两个护卫。


对了一下这几张银票,确定不是骁王府的,两个护卫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在那里等着。


已经走出了钱庄的陶筱芫,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一些的。


对此,陶筱芫也是有些无语了。


刘瑢玹,这是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