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74章 赶紧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刘瑢玹的这一些做法,陶筱芫对他的印象差了不少。


只不过,刚出门没多久,陶筱芫又看到了齐王世子齐瀚韬的几个护卫,正一脸严肃地朝着这里大步赶了过来。


这几个护卫,陶筱芫之前在郁云山那里的时候有见过,对他们都有印象,这才能够第一时间就认出来。


而这几个护卫的出现,也是让陶筱芫更加的好奇,一边慢慢地走着,一边看看,这些护卫来这里是要干嘛的?


等看到这几个齐王府的护卫进入了这一家钱庄里边了,陶筱芫竖着耳朵,小心翼翼地偷听正在钱庄里边发生的事情。


听了一会儿,知道是齐瀚韬知道了刘瑢玹的这一些做法之后,第一时间就安排护卫赶到各个钱庄,将盯梢的人都给带回去的,不许他们继续盯梢找人,陶筱芫微微地挑了一下眉头。


这齐瀚韬,倒是有些意思,比刘瑢玹想事情周全多了。


她当时那样的做法,敢要了齐瀚韬,还有刘瑢玹那么多的银票,她自然是有所准备的。


更何况,惹急了,她拖一拖时间,等到刘瑢玹跟刘瑾胜的解毒丸都吃完了,再次受到碧落霜花毒折磨的时候再过去,又能够奈她如何呢?


若不是考虑到了前线的战事,以及东沥的阴谋算计,陶筱芫都准备撒手不管骁王府的事情了。


只不过,齐瀚韬的做法,还是让陶筱芫满意了不少的。


齐瀚韬做事情,考虑得要更加的周全。


这齐瀚韬跟刘瑢玹,两人的年纪差不多,但为人处事却差了太多。


齐瀚韬,如果都已经是大延鼎鼎有名的齐勇将军,威震释放的煞神了吗,年少有为!


而刘瑢玹,至今还像是温室里的娇弱花朵儿,脾性还不小。


但是,想到了刘瑢玹身中西厥的碧落霜花毒的事情,又是从小体弱的,动不动就受到毒药的各样折磨,生不如死,还要因为中了西厥的碧落霜花毒,导致受到了那一些人的威胁跟利用,陶筱芫倒是有所理解,也就没有去多介意了。


刘瑢玹,其实更像是一个被噩运击中,坏事连连而不得解,又被惯坏了,捧着纵着的,背负了太多太多,却又没有真正长大,无法面对并解决自身问题的人。


受到了碧落霜花毒这么多年的折磨,刘瑢玹的本性还没有完全黑化扭曲掉,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调查她,或许是为了尽快摆脱碧落霜花毒的折磨,亦或是对那天的事情有所不服气吧?


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她去跟刘瑢玹去多计较,也没什么意思。


各人有各人的喜怒哀乐,人间悲欢各不相同,她不去多费心就可以了。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陶筱芫看着那些护卫离开了钱庄,只是暗暗地摇了摇头。


继续赶路离开了这里,陶筱芫先回米铺那一边,免得母亲跟三哥担心。


途中,经过了一个酒楼,陶筱芫稍微查看了一下里边的菜式,却更是让她失望了。


余林县这里,有钱人还是有不少,过路的客商也很多,在九楼客栈吃饭打尖的一直人来客往,看着就很热闹。


只不过,在这样的住宿餐饮服务上边,余林县的这一些酒楼客栈,还有不小的提升空间。


就余林县酒楼的烹饪水准,真的,太没有技巧了!


虽然酒楼里边的菜式比较一般,但却仍然有不少的顾客光临,一个个对着白水煮肉蘸辣椒,清水煮菜泡豉油的吃法都能够狼吞虎咽的。


当然了,食材新鲜品质好,就是这样水煮的,都能够吃成美味。


但是,菜式的单一,有时候也容易腻。


就像是那一些所谓的卤煮,就是放了豉油加冰糖,这味道,让陶筱芫很不敢恭维。


这,也是让陶筱芫不由得多了一些主意,准备等到回去之后,趁着做饭的机会,把想法给实现出来。


靠着手里头的配方,她随随便便甩出来两张,都够家里人赚上一笔了。


那么,钱有了明路来源,后边的事情,才好安排。


卤煮的方子,她回去之后就能够先给配上!


有这样在明面上赚钱的方法了,那么,后续她多赚钱,多搞事业,也就没有什么太过稀奇的了。


从这一笔小生意开始做大,也能够让一切稍微合理化一点。


毕竟,跟骁王府齐王府接触的事情,陶筱芫暂时还不准备让家里人知道。


等陶筱芫回到了米铺这一边,三哥陶瑞谦正扛着一袋粗粮,以及半袋子粗面,放到了手推车上。


而母亲徐桂枝,在门口那里焦急地等着。


看到陶筱芫终于是回来了,徐桂枝跟陶瑞谦两人才稍微地安心了些。


注意到了母亲徐桂枝那担忧的样子,陶筱芫有些心虚。


她这一次离开的时间有些长,让母亲跟着担忧了。


徐桂枝在看到陶筱芫回来的时候,直接照着陶筱芫的胳膊就打了一巴掌。


虽然是有些生气了,但徐桂枝打的力道可不大。


知道女儿陶筱芫对于县城很是熟悉,但是,看到了街上那么多巡逻的士兵,猜想县城里可能出了什么大事了,徐桂枝还是非常的担心。


看着陶筱芫,徐桂枝压低了声音,有些生气地说道:“你个妮子,来到了县城,也敢到处乱跑了!”


“你看看,这可能又出事了,你还到处跑,真的是不消停了啊!”


“你又是再这样子,下次就不让你到县城来了!”


被母亲徐桂枝给拍了一下,陶筱芫忙揉了揉胳膊。


瞧见母亲徐桂枝都有些心软了,陶筱芫这才赶紧回道:“娘,三哥,对不起,我走的有点远,耽误了时间了。”


“不过,我真的没有惹事,看到了那些军爷,我都是绕开走的,这才会走得远了些。”


“娘,我这不是赶紧跑回来了吗?我没事,娘,你别担心了。”


顿了顿,陶筱芫准备过去帮三哥陶瑞谦推车子了,又接着说道:“娘,三哥,我们先回家吧!今天这县城有些乱,我们赶紧走,赶紧走。”


陶筱芫这么主动喊走的架势,让徐桂枝跟陶瑞谦也没有反对。


县城这里确实是有些乱,他们还是赶紧离开为好。(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