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89章 唯一怕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齐瀚韬走近书房的时候,骁王刘瑾胜,还有世子刘瑢玹,这父子二人,还在为着这个事情较劲。


刘瑾胜,盼了这么多年,终于是盼到有机会能够让他们父子摆脱碧落霜花毒的折磨了,那是谨慎再谨慎,只希望能够请动大师出手,顺利地帮他们解掉碧落霜花毒,让他们能够摆脱这么多年的痛苦折磨。


他还可以,但是,他希望儿子刘瑢玹能够摆脱这一切,能够有更长更好的人生。


看着儿子刘瑢玹从小就备受碧落霜花毒的折磨,刘瑾胜这心就疼了这么多年的时间了。


正是因为这般,刘瑾胜对于刘瑢玹安排人去调查那位大师,甚至还想要仗着骁王府的势力,将大师请来这里为他们解毒的做法极不赞同。


但是,刘瑢玹可不管。


上一次在郁云山的时候,他的脸面都已经丢尽了,很希望能够找到那位大师,用自己骁王府世子的身份,好好地震慑一下对方,让对方赶紧来为他们父子解毒。


即便知道事情做得并不太妥当,但是,已经丢过脸的刘瑢玹,被父王刘瑾胜一说,那倔脾气直接就上来了,更不是不愿意去承认这一切,就是在犟嘴。


反正,对上了父王刘瑾胜的时候,刘瑢玹就没有落过下风的,这也让他在面对服务那个刘瑾胜的时候,能够更加的任性。


这父子两人,谁也不让谁,谁也不服气,气氛一下子就僵住了。


只不过,在看到了表哥齐瀚韬过来的那一刻,刘瑢玹瞬间就怂了。


好吧,从小到大,他父王舍不得打他,骂都不舍得骂,他可以嚣张任性,但表哥揍他可不会手软的。


但凡他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了,表哥有时候揍他,那是真舍得下狠手。


而表哥揍他的时候,父王都不太好开口阻止。


对上了所有人,包括陛下跟太后,刘瑢玹都不带怕的,唯独害怕他的表哥,这个世上,唯一敢不给他丝毫的面子,敢直接动手教训的人!


不对,现在还多了一个,就是那不知道什么来路的大师,同样不会给他什么面子,居然敢动手抢他的腰带!


那样的做法,太不给他面子了!


他一个大男人啊,被一个女人给抢走了腰带,这事情能够说出去吗?忒丢脸了!


若不是因为不服气,很想要找回面子,刘瑢玹也不至于要直接派人去蹲点,希望能够揪出那位大师,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为了这个事,他也不好直接锁,但连父王的面子,刘瑢玹都不想要给。


可惜的是,都还没有蹲守到那位大师呢,他派出去的人手,就被表哥那边给赶回来了、


这,更是让刘瑢玹无奈。


可即便是到了现在,他都这么大了,如果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刘瑢玹敢跟父王刘瑾胜去犟嘴,去对着干,不服软,但可不敢在表哥齐瀚韬跟前放肆。


因为是表哥齐瀚韬出手干预的,刘瑢玹再不满,也只能够憋着。


这个时候,瞧见表哥齐瀚韬过来书房了,刘瑢玹条件反射般的,直接就站了起来,赶紧笑着问道:“表哥,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啊?是有什么急事吗?”


对上了表哥齐瀚韬,刘瑢玹已经想到了这一次的事情,确实是有些心虚。


做那一些事情的时候,他可没有跟表哥齐瀚韬商量,自己就出手了。


也知道事情这样处理很不稳妥,刘瑢玹还是担心表哥过来教训他。


而在书桌后边坐着的刘瑾胜,对于儿子刘瑢玹这么前后迥然不同的态度,对齐瀚韬那么规规矩矩的,这也是让刘瑾胜很是无奈。


这世上,估摸着也就只有齐瀚韬一个人能够治得了刘瑢玹了!


不过,刘瑾胜也是跟着说道:“韬儿,坐吧。”


先朝着姨父刘瑾胜行了礼,齐瀚韬直接取出了那一瓶解毒丸,送到了刘瑾胜那里,这才说道:“姨父,那位大师又送了一瓶解毒丸,送到了我那里。”


看到了那个非常熟悉的药瓶子时,刘瑾胜就已经是想到了这茬,心中也是越发的诧异。


只是,知道大师都是有本事有脾气的,直接送药给齐瀚韬,这是对他们父子这一边的做法有些意见了?


想到了这一种可能,刘瑾胜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看向了齐瀚韬,刘瑾胜急切地问道:“韬儿,这一瓶解毒丸,是什么时候送到你那里的?”


被姨父这么一问,齐瀚韬明白这里头的意思,知道姨父的担忧,摇了摇头,回道:“姨父请放心,这一瓶解毒丸,是我在府中拿到的。”


“那位大师,用特殊的手段,将这一瓶解毒丸直接送到了我跟前的,我是确认过了,知道没什么问题,才拿过来这边。”


“大师送药的那个时候,表弟所安排的人手,应该都已经被撤走了,想必是不会冒犯到大师的,或是大师已经知道了,但并没有去多计较。”


正是因为有了这一些时间差,齐瀚韬才能够安心些。


应该,表弟刘瑢玹的那一些做法,没有惹恼了大师吧。


要不然的话,大师也不会给他送来了这一瓶解毒丸。


在那个时间点,大师不但是了解了温家的事情,想必也知道了刘瑢玹在钱庄安排人手蹲点的事情了。


表弟刘瑢玹,将事情做得那么高调,好些个地方,包括了钱庄,酒楼等等,都有安排人在盯着,动静可不小。


大师既然在县城里留意温家人的判罚情况,想必也能够看到那一些的。


或许,正是以为知道了,大师才会用七步青环蛇来送药,也是给了他一个警告吧。


真要是得罪了大师,他们将会很难防守住那一些七步青环蛇的。


大师没有这么做,想必也不会为了这一次的事情而翻脸。


听到了齐瀚韬的回答,刘瑾胜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好在,一切的事情都没有出大错。


点了点头,刘瑾胜放松了一下,回道:“那就好!我和玹儿身体恢复的希望,都在大师身上了,可不能够得罪了大师。”


说完了这话,刘瑾胜看向了儿子刘瑢玹,郑重地吩咐道:“玹儿,你可不许再胡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