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90章 后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齐瀚韬这里知道了事情的可能情况之后,刘瑾胜才安心了不少。


那位大师,想必是比较大气的人,不会跟他们计较那一些冒犯之举。


这,应该不会影响到他们后续的解毒。


到时候,他再好好地跟大师道个歉,希望这个事情能够翻篇。


他们父子两人想要保命,想要解决身上的碧落霜花毒,想要保住骁王府,还是得依靠那位大师才行啊。


事情没有出现什么大的变故,那就好!


当然了,这一次,刘瑾胜也是再次叮嘱了儿子刘瑢玹,不希望再任性胡来了。


至于刘瑢玹,知道这一次的事情并没有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自己也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但是,在这一次的事情上,刘瑢玹依然很嘴硬,依然不会认错。


看着父王刘瑾胜,看着表哥齐瀚韬,刘瑢玹的嘴唇动了动,还是说道:“父王,表哥,你们不知道,我肯定是要找到那位大师的!”


“除了让大师为我们解毒治病,我,我,我还要讨回我的那一根腰带才行!”


“你们说,我一个大男人,腰带被一个女人给拿走了,这是什么事啊?一旦传出去,我还有脸吗?反正,这个事情,还没有完呢!”


拿回腰带,找回面子,就是此时刘瑢玹的一个执拗点了。


虽然知道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个事,不会扩大影响,但刘瑢玹还是不服气,还是想要找回自己的面子。


对于刘瑢玹这一个别扭的理由,刘瑾胜跟齐瀚韬都有些无语了。


好吧,堂堂骁王世子,腰带被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女子当成了报酬给拿走了,这确实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情。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个时候,大师看中的,是刘瑢玹藏在了腰带里边的银票!


为刘瑢玹解毒,还处理掉那一些夷疆的驱蛇人,救下了刘瑢玹的性命,这样的恩情,要一点儿报酬,有什么不对吗?


刘瑢玹这个时候正在别扭的,他们都很是无奈。


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一些状况之后,齐瀚韬也更加清楚,表弟刘瑢玹的性子,是得改改了!


等到这一次,大师为他们解决掉身上的碧落霜花毒之后,表弟刘瑢玹的身体不再受到这一些碧落霜花毒的折磨,那就得好好学着办事,学一些人情世故,而不是继续这么任性而为!


毕竟,等到表弟刘瑢玹的身体好起来,将要承担起骁王府的一些重担,不再是身体状况不佳,随时会殒命而不用理其他事情的状态了。


想到了这一些,齐瀚韬也没有再惯着刘瑢玹了,直接开声问道:“哦,那你想要拿多少银两去赎那一根腰带呢?”


“你可知道,你自己服用的解毒丸,比起你从那一些人手中拿到的那一种,效果要好了多少倍?你又准备给那位大师什么样的价位呢?”


“就算你真的找到了大师,那又如何?你能够强行命令大师来为你们解毒医治吗?”


顿了一下,齐瀚韬继续看着表弟刘瑢玹,严肃地说道:“你可以拿着解毒丸去找人问问,看看这样神效的解毒丸,价值几许?”


“当时,你遭到了追杀,情况是个什么样的,你自己肯定还记得。”


“大师救了你,为你压制住了毒素,还同意再来为你和姨父彻底解毒,那你现在继续那样做,惹恼了大师了,大师完全可以袖手不管,那你又该怎么办呢?”


瞧着表弟刘瑢玹的脸色变了,齐瀚韬却没有给面子,又接着说道:“那位大师,既然能够轻松解决掉那两位夷疆的驱蛇人,你不会以为,靠着你派出去的那几个护卫,就能够奈何得了大师吧?”


“如果,大师直接给你下了毒,你能够察觉得到吗?”


“你可别忘了,大师能够解掉你身上的那些碧落霜花毒,难道就没有其他的手段来对付你,让你中其他更狠的毒药吗?”


“你自己当时可是亲眼看到的,大师在对付那个夷疆的驱蛇人时,手段那么的凶残,你自己亲身去尝试,你觉得,你受得了吗?”


这一次,齐瀚韬没有留什么情面,直接将这一些都说了出来,就是要让表弟刘瑢玹好好地衡量一下事情的后果。


不管做什么事情,总是会有因为选择决定而带来些后果的。


如果是无法去承担那样的后果,那为什么要去做这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呢?


任性,要面子,但也得有相对应的实力,能够去处理各样的后果才行。


要不然的话,随随便便去做什么,招惹了可怕的后果,那可能会导致整个骁王府的覆灭。


这一些,齐瀚韬希望表弟刘瑢玹能够好好地想清楚。


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地冷静了下来,齐瀚韬最后说道:“表弟,我可是亲眼见识了大师不少的手段的,不比你当时经历过的要少。”


“那样厉害的大师,不是我们能够轻易招惹得起的。”


“说一句不好听的话,除了解除碧落霜花毒需要靠着大师,现如今,大师已经掌控了那么多的毒蛇,包括了七步青环蛇,如果大师用那一些毒蛇来偷袭,你以为,王府能够完全防得住吗?”


被表哥齐瀚韬这么一说,刘瑢玹顿时有些语塞,也有些后怕了。


他之前是在气头上,越想越不甘心,才会以此为借口,准备去找到大师的,以便能够挽回自己的颜面。


然而,他一直都没有能够成功。


那位大师就在这余林县城里,估摸着还一直在看他搞事情,也在看他的笑话吧。


只不过,找到了大师,他又该说什么?又该做什么呢?直接让大师还腰带?


好吧,他就是一时不平,直接就这么做了,确实是没有去想到那么多的严重后果。


真要是得罪了那位厉害狠辣的大师,他恐怕是招架不住了。


大师要是不给他跟父王解掉碧落霜花毒,他们父子还得继续受到那一些人的控制,问题只会变得越来越严重。


那样的后果,他承担不起的!


表哥所说的那一些,他确实是需要好好地考虑好,而不是随着自己的心意,想要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现在想起来,事情确实是不太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