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 > 拒绝流放剧本,我只想种田 > 第0097章 捆起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 http://www.28g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苗青青这么摆谱,开始跟她端婆母的架子,温清蘅也没有多理会。


谁压谁,现在还说不定呢,真正的考验还没有开始,就先让汪家人慢慢适应,慢慢接受她能够拿捏他们生死的这个事实吧。


现在口嗨几句而已,去计较就太累了。


这一次,因为温家也被连累,导致她也要以囚犯的身份跟着被流放,温清蘅已经压了不少的怒火。


刚刚那会儿,她已经拿芝麻糕初步搞定了汪梦蝶跟汪梦莹,计划的进展很是不错。


为了大家明面上好看,她才给了苗青青一些面子。


结果,苗青青还是看不清如今的形势啊!


搁以前,她确实是希望靠着汪振骐来实现逆袭,自己前期投资,后期享受,当一个诰命夫人当家主母就行了,也愿意顺着苗青青她们,把关系给处好。


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温清蘅不得不考虑到更多的方面。


因为衡量过各样的状况,温清蘅更愿意在这一路上更加主动。


拿捏住汪家人,控制住温家人,她才是老大!


即便是她之前很是看好的汪振骐,如果没有了价值,她也不介意踹掉,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的!


她现在是连汪振骐都不太放在眼里的,又岂会真的去看重苗青青的态度?


呵呵呵……


这汪家人,想要拿她当曾经的陶筱芫那样来对待?


那,可就打错算盘了!


虽然内心看不上苗青青这样眼高手低,不知道现实残酷的糊涂恶毒老虔婆,但温清蘅也只是恭顺地点头应了一声而已,暂时没有浪费时间去跟苗青青掰扯什么。


送了芝麻糕,温清蘅也没有在苗青青这里多待,没有继续听苗青青不知道死活的话,很快就回了母亲许雅倩那一边。


对于温清蘅的反应跟做法,苗青青还是有一些意见的。


她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准备好好训一训温清蘅,挽回一下面子的,结果,温清蘅的态度看似恭敬,其实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了。


都是多年媳妇熬成婆,温清蘅在态度上的变化,苗青青完全看得出来。


这,让苗青青心中有很不好的预感。


汪家刚刚出事,温清蘅这就想要反水了吗?


连对她这个婆母都是这么的不耐烦了,今后,她还能够拿捏住温清蘅吗?


对于这一些,苗青青是不太抱希望。


再看看两个女儿如今的变化,苗青青更是有些心寒。


这才多长时间啊,两个女儿就为了一口吃的,乖乖听温清蘅的话,连她这个当母亲的都不再理会了?


温清蘅这么做,是故意的?


意识到了情况不太对劲,可在此时此刻,苗青青对此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靠着墙壁,闭上了双眼休息,不去看,不去想,就当一切都还好,也在调整着自己的心态,尽快适应如今糟糕的现状。


而在温清蘅的身边,吃了芝麻糕之后,汪梦蝶跟汪梦莹,两人可没有继续去理会母亲苗青青了,一直都跟在了温清蘅的身边,各样的拍马屁奉承,好嫂子好嫂子地叫着,只希望能够从温清蘅这里拿到更多吃的。


突然被下狱,要被流放北榛,变故就这么发生了,让汪梦蝶跟汪梦莹都很难以接受。


而排解压力的方法,汪梦蝶跟汪梦莹最习惯的,就是吃东西,吃好吃的!


心慌不已的她们,目前想要吃东西来解压,来缓解噗通噗通跳得飞快的心,只有靠着温清蘅了。


刚刚吃了那一块芝麻糕,她们两人心慌气短的症状好转了许多,也对于现状能够更好地去接受了。


再怎么不甘心,她们都是要被流放到北榛,逃不掉的!


与其在这里自怨自艾,无助喊冤,她们还是接受这一些现实,想想该怎么在这一次的流放中,好好地活下去吧。


温清蘅这里能够带吃的东西进来大牢,显然关系比他们汪家硬多了。


她们即便是嫉妒着温清蘅,想要对付温清蘅,但她们先要搞清楚这里的状况,摸清楚温清蘅的底。


只有这样子,她们先要做什么才有可能。


纵然她们对于这样来讨好温清蘅的做法非常的不满,却又不得不先妥协。


囚牢里,因着温清蘅这样来处理,气氛倒是变了。


这样的变化,让那些狱卒都有些意外。


但是,他们都得到了指示,不能够为难温家,那么,汪家不闹事,他们也省事,没有去干涉这一切。


温家既然是有人护着,将来没准还有翻身的可能,他们也不会去为难温家,免得将来不好收场。


有温清蘅处理这一些关系,有了吃的,这些女眷都安静了下来,不再鬼哭狼嚎的。


一夜无事,到了第二天一大早,汪家跟温家的这一些人,全部都被喊了起来,要赶早上路,流放前往北榛。


这一刻终于到来了,温家人跟汪家人,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全都垂头丧气的,了无生气。


因为犯人比较多,负责押送的官差,将囚犯都用绳索给捆成了一串,一个接着一个,一步一步地离开了余林县。


真的要开始流放,前往北榛,残酷的现实来临,他们还被捆成了这个样子,被那么多人看着,这还是给温家和汪家人,不得不直面这一些颜面尽失的窘境。


就算是温清蘅,表面看着还淡定,其实,心里也是开始慌了。


这一次,她毕竟是以囚犯的身份被流放了,很多的事情是不一样的。


该怎么去处理好这一些,她也需要重新适应这些。


虽然谌王还没有放弃他们温家,可他们也得把握住机会。


流放路上,那一些危机不知道还会不会照常发生,温清蘅有一些不安。


一开始的时候,温清蘅还能够有底气,以为一切都会很顺利,她能够开展自己的计划。


但真的开始流放,自己也被捆起来,真的成了流放的囚犯,温清蘅心中的底气开始流失。


事情确实是发生了些变化,这一路上,只怕是不会那么太平了。


微微地垂着头,温清蘅留意着两边的一切,留意着那些看热闹的人,不知道,她今后是否还有回来余林县的机会了。